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宫深豆蔻梢》豆蔻连梢释义 调教 宫深豆蔻梢强受

更新时间:2019-11-05 08:03:41

《宫深豆蔻梢》豆蔻连梢释义 调教 宫深豆蔻梢强受 连载中

《宫深豆蔻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慧平方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田帼,郭正

火爆新书《宫深豆蔻梢》是慧平方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田帼,郭正,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晚了,准备安寝了,宫女们整理着珂王送来的礼物。 三个红色的托盘,赤金饰一套、白玉腰带一根、银镶珍珠首饰一套。 苻屹送来的银镶珍...展开

《宫深豆蔻梢》免费试读

天晚了,准备安寝了,宫女们整理着珂王送来的礼物。

三个红色的托盘,赤金饰一套、白玉腰带一根、银镶珍珠首饰一套。

苻屹送来的银镶珍珠首饰在这暖黄的烛光下,也不那么清冷了,和雪舞冷莹莹的眼眸,相得益彰。

宫娘拿起了首饰,这是一套雀鸟玉兰首饰套装,首饰中镶嵌的珍珠,无瑕莹润、光泽明亮、大小一致的水滴形,很是别致。

银制的玉兰花花形优美,叶脉清晰;鸟雀身上羽毛的细节都栩栩如生。

“南方的工艺就是细致。公主,这位珂王真是有心,这套首饰特别的适合您。”

隐隐的听着似有歌声传来,渺渺袅袅,不甚真切,似这春日的多思与善感。

“是珂亲王送来的歌姬吧?”宫女推开了窗,歌声更加清晰,却仍是缠绵而飘渺:“公主,歌声与我们扶余的果然不同。”

“珂亲王”三字让雪舞不禁的集中了注意力,仔细听着那歌声。

清丽的女声,是倩音的声音,咿咿呀呀唱着什么: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倩音婉转清丽的歌声,还有那恰到好处的一丝丝柔媚,将男子对女子求而不得的心情,唱得温柔而情深,在这春日乍暖的夜中,伴着那低回萦转的春风,调和得让人心弦撩拨轻颤。

雪舞拿起一支乌木钗,简洁的乌木琢磨成流畅的树枝形状,打磨得光滑,上裹着银色的叶,顶端是银打造的一朵玉兰花,花蕊是一颗指肚大小的水滴形珍珠,搭配雅致。

雪舞轻轻的转着,烛光在银、珍珠上流转,印在她的眼中。

两个近身宫娥过来,接过钗,籫在雪舞发髻侧;就着宫女手持的铜镜,雪舞俏丽的侧头欣赏,唇畔若春风凝于其上,轻浅而柔情。

“公主,还有耳环呢。”宫女也看出了雪舞的喜悦。

一对玉兰花形的耳环,同样的银裹水滴珍珠。

雪舞接过一支耳环,在耳侧比着,柔和的烛光,在她光滑的脸上打上了温暖的色彩,更现出银与珍珠的清冷,象扶余国宫殿倒垂的冰棱。

雪舞唇畔的一丝笑意还没来得及染上眼眸,就消失了,如同一盏烛光被吹灭。

雪舞拔下钗和耳环一并重重的扔在了盒中。

吓得所有的宫娘、宫娥、宫女,低着头跪倒一片,不敢动、不敢说话。

屋中一片安静,珍珠在盒中碰撞轻跳的声音异常清晰。

雪舞起身回了寝房中。

四个宫娘赶紧招呼宫娥准备公主就寝,宫女们收拾着屋子里的东西。

寝房中门关上,月亮门上月光纱缦放下。

雪舞躺好,烛火被吹灭,独留了两支,室内昏暗了下来。

透过床幔,烛光微黄的光象是清如水的月光,朦胧中一团光跳动着,化作清冷的珍珠光芒,入了雪舞的梦乡,化作了扶余宫中,母妃宫中屋檐上那晶莹的冰棱柱。

冬天的扶余白雪皑皑持续近半年,空中的雪花清冷的一直下,一直下,每片雪花旋转轻舞,折射着清冷的光,清冷的光……

“雪舞,女人的年轻美貌是男人爱慕追求的,他们用钱、用权热切得能融化你,只为了得到那年轻的美貌,可男人想要的也仅仅是年轻的美貌。不想付出他的心,却想要你的心……”

雪舞母妃忧怨的声音在雪舞的梦中回荡。

“雪舞,你要幸福,你要幸福……”

在沉暗的宫院中,雪花不停的下着,雪舞看到了自己在宫院中心,一片雪白中枯立。

如此的迷茫,找不到方向,只有黑沉的宫殿与寒冷无尽的雪。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那高大的身影,在空阔而积雪的宫殿中大跨步的走来,风吹着他的衣摆舒展,各方的风又让衣摆揉出灵动的纹理,阳光被他完全挡住了,在他的身后散发着含蓄的金红色光,衬托如同太阳神,在他身体的周身镶上了金边,放射着光芒,令人移不开目光。

这光芒也普照着雪舞枯立的积雪宫院,宫院中的雪花一片金光熠熠。

雪舞觉得心安而温暖。

一直在床上翻身,睡不安稳的雪舞,沉沉的睡着了。

日子过得很快,临近先皇的七七之期了,七七当日将先皇灵柩运入陵寝,各种事务需要处理,宫中一片忙碌。苻屹与苻峻连轴转着,大事小事接踵而来;田帼更是展现了一国国母的坚韧、大气与能干,主持大局,后宫中井井有条;朝中之事,也多亏了田文主持大局,使一切正常动作,有条不紊。

苻屹掌控着整个丧礼,用心处理着先皇的丧事,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连吃饭都只能抽空扒几口,期间还会遇到几拨事情来打断,林固跟着一并忙碌得很。

苻屹心中一直挂念着雪舞,总是抽不出时间去看她;特别繁忙时倒没觉得什么,稍一停歇,哪怕是吃饭那会,脑子空一点,雪舞就强势的占据在他的脑中、他的心中……

今个下午,他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才出西宫门,就被叫了回来,留下来忙到现在。

离七七还有三天,苻屹总算是找着空稍歇了会。

这段时间巨大的对先皇离世的悲伤、无尽的对雪舞的思念、紊乱而繁杂的琐事、没有休止的葬礼礼仪中,苻屹累得脑子都麻木了。

在超度的音乐停歇的那一瞬间,所有的疲累袭来,苻屹觉得自己头痛欲裂,身体几乎站不住了。

林固赶紧扶住他:“王爷脸色不太好。”

苻屹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林固已招来辇轿,苻屹坐上后,闭目养神。

心中强烈的想要见到雪舞,只想要见她,这是唯一的念头,唯一的念头……

苻屹直奔世华殿,准备向母后田帼说明,更衣后就准备出宫。

到世华殿门前,听见里面是母后与人交谈的声音。

林固问了门前小太监,是郭正将军求见,正与太后田帼在殿中说着话。

郭正是皇戚,郭正的儿子郭守儒是源公主苻宝儿的附马,虽郭守儒因病过世,但公主未提出和离,郭正仍是源公主的家翁。

苻屹进屋中,郭正与太后田帼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交谈。

郭正与苻屹互相见礼毕,郭正与太后也没有马上开始交谈。

苻屹知自己不方便留下,便告辞去了偏殿,让宫女从小厨房中拿了些粳米粥和小菜,先垫垫肠胃。

粥喝了小半碗,太后田帼面有愠色的走了进来。

“母后,怎么了?”苻屹盛了碗粥,递给了自己的母后。

“没事。”

“郭将军说什么了?”

“没什么。”田帼平息了一下怒气:“屹儿,想吃什么?今天陪我吃个饭,早点休息吧。”

“好。”看到田帼心情不好,苻屹乖巧的答应了。

要出宫去见雪舞的话又没说出口。

《宫深豆蔻梢》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