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一个销售员 激H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父子文

更新时间:2019-11-10 20:02:49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一个销售员 激H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父子文 连载中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陈少维分类:婚恋主角:老冯,林老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陈少维原创的婚恋小说《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老冯,林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28号一早,我和林老就到了盈科门口,门卫出奇地拦住了我们,我下了车递给保安一支烟,这保安我没见过,保安不接,叫我先把车停一旁,然后...展开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免费试读

28号一早,我和林老就到了盈科门口,门卫出奇地拦住了我们,我下了车递给保安一支烟,这保安我没见过,保安不接,叫我先把车停一旁,然后再填单子。我刚想去和林老说声,林老从车上下来了,递给我支烟,然后点上,倚着车不动。我明白林老的意思,就没动,也没去填单子。早上送货的车,发货的车很多,因为我们一辆车堵得厉害,大车不停地按着喇叭,却没司机敢过来质问我们。我其实都想好了,为了4万多块,命我都敢拼,谁敢惹我,谁就倒霉,只是非常感激林老。这时,保安坐不住了,电话响了,那保安连连点头,很客气地和我说,让我们进去。

我用力地握了握林老的手,以示感激,林老丢了我一句,我们开车进去了。

进去后,上了二楼,平时忙绿的办公楼,今天显得特别安静,我透过玻璃观察车间,到是生产的十分火热。

一包烟差不多被我抽了一半,才看到雪姐一身粉色超短裙,蹬着白色高跟鞋慵懒地走了上来。看到我在走廊里,好像很惊讶的样子,热情地说:“阿飞,来都唔打声招呼,等好耐了吧?快D入来!(来之前怎么不打个招呼,等很久了吧?快进来!)”说完,开了办公室门,把我让了进来。

进门我没好气地说:“雪姐,我的款少了400万,是怎么回事?”

雪姐假装毫不知情地说:“冇可能吧?我打电话问下!(没可能吧)”

我就看你怎么演,点了支烟,坐着看戏。看她在电话里噢了几声后,对我说:“最近公司资金有点紧张,可能得晚几天,你回公司帮我说说情!”

我心想,你这人情能值4万块,就没客气说:“雪姐,我就能代表公司,我在这儿肯定答复你,晚一天都不行,现在已经晚两天了。“

雪姐看出我的不善了,也没客气地说:“你能代表你们公司吗?你算嘅乜啊?(你算什么?)”

我从包里拿出了一份供货合同,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拍,狠狠地说:“钱今天不打,我就让你睇下我算乜!”

看到桌子上的合同,雪姐语气缓和了点,说道:“拿合同出来吓我啊,我打电话给老冯,现在下面的人怎么做事越来越不懂礼数了!”

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老冯的电话,电话那头根本没接。我直接拿起我的手机出来,拨了过去,听到老冯的声音,递给了雪姐,雪姐有些尴尬对着老冯说:“冯哥,这么久也不来看看妹妹啊!”刚想说些什么,脸色就变了,显然老冯在手机那头也没对她客气。手机还给我时,老冯已经挂断了。

雪姐气的半天没说话,可我却要发飙了:“现在既然知道我可以代表我们公司,就把你们公司说的算的人叫出来吧,我不想和你在这儿风花雪夜了,女人当家,房倒屋塌!”

然后,我要再点上一支烟的时候,那个那天晚上的男人推门进来了。气势的确很足,气场逼人,我礼貌地站了起来,迎了过去。他当没看见我似的,在沙发坐下了。我悻悻地坐了下来,点起了刚刚要点的烟,也没看他,直接对着雪姐说:“雪姐,几点给答复,公司还等着呢!”

雪姐有点无奈地望了望沙发上的哥哥,然后没说话。

看到没答复,我拿起了手机,打通了部门的电话,小华接了电话,我和小华说:“帮我找公司法务部,把我的合同给他们,然后正式做份催款单,传真一份到盈科。”小华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我不是在做戏,我们公司对于欠款客户本就有着严格的手续,一系列的办法,在来之前,我就已经问的一清二白了。一份催款单的传真,起到了一次警告作用,三次警告,将直接起诉。

没过十分钟,一个秘书样子的人,拿着一份传真敲门进来递给沙发上的人,看过传真后,气愤地把传真团成一团纸扔到了地上。这时才站起来,走到雪姐的座位,雪姐站起来让开,站在他后边。

仔细看看他,不过是个中年油腻大叔,胡子邋遢,衣着随便,只是那对眼睛却是十分有神,就好像一眼就能把人看穿,看透。坐下后,也开始仔细打量我起来,我并没有惧怕他的眼神,甚至开始和他对视起来。最终还是他败下阵来,到不是我有多厉害,主要是我有点近视,还散光。

然后还是他先开了口:“我是盈科电子的董事长,我姓林,你是陈飞吧?”

我点了点头,没接话。

林总继续说:“直接说,你们老冯那点手段,我早就知道,老朴我已经炒他鱿鱼了,之前的事,我也不追究了,下个月开始,我就会调整你们公司供货的配额,你们做好准备吧!”

我早已经料到了他会说这些,但还是问道:“林总,你有配额调整可以提前一个月通知我们内勤,也可以传真给我更改订单,你这样口头通知我,我很难接的。”

林总面色难看说道:“好,我会正式通知你们公司的!”

我没管他生不生气,拿着合同说:“我今天来是因为款期超过了两天的事,根据合同每天超过款期,将支付我司全部欠款的1%,现在是400万,一天4万,两天就是8万,我司将严格按着合同的每一条执行。”

林总仿佛多年没受过这么大的气一样,有点要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说:“你们以为你们谁啊?赚着我们的钱,贿赂着我们公司员工,现在要账还跟个大爷一样,老子空手打天下这么多年,还真怕你们不成!”说完重重地拍了桌子。

我不想再和一个没理智的人说话了,所以,我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走出了办公室的门,我知道我走出去,我将永远失去这个大客户,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能听天命尽人事了。

上了车给老冯挂了个电话,把事情和他说了一下,其实我的情绪波动也很大,只要老冯骂我,我肯定会顶回去。老冯什么也没说,就和我说,他两天后回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