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夙婴:转世灵童》班禅转世灵童不解之谜 在线阅读 夙婴:转世灵童年上攻

更新时间:2019-11-22 20:03:28

《夙婴:转世灵童》班禅转世灵童不解之谜 在线阅读 夙婴:转世灵童年上攻 已完结

《夙婴:转世灵童》

来源:作者:湛泸泸分类:都市主角:莱蒂,楚科奇

《夙婴:转世灵童》由网络作家湛泸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莱蒂,楚科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入夜,南茜放学回家睡了一觉,这才醒来。穿着条纹睡衣套装走出房间,在二楼游荡一圈知道柯莱蒂和楚科奇出去了,“你们觉得柯莱蒂和楚科奇...展开

《夙婴:转世灵童》免费试读

入夜,南茜放学回家睡了一觉,这才醒来。穿着条纹睡衣套装走出房间,在二楼游荡一圈知道柯莱蒂和楚科奇出去了,“你们觉得柯莱蒂和楚科奇有可能吗?唰的一下她就长大了。”南茜看了看其他人的房门,坐到栏杆上。

“不知道。”路易开着房门,他的房间以黑白灰为主,也有一个半圆形的小阳台。房里还有一只清代黑漆描金多宝格,正面开有大小相错的孔洞,上部镶透雕花牙,多宝格中上部的右边有一个单门柜。

他不怎么爱惜古董,在柜门上钉了一个靶子,现在躺在床上掷飞镖,身边散落着几盒果冻,中红心就吃苹果味的,不中就吃芒果味的。

“不好说。”阿奎那踩着今天买的人字夹拖,手背在身后来回踱步,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穿着黑红格纹衬衫,蓝色沙滩裤,对温度太不敏感,他在家里是一年四季随意变换。

今天柯莱蒂穿了一条半袖长裙出门,理由是“暑假不这么穿对得起它吗”?阿奎那说:“这是英国的九月份,不比你在中国南方的九月份啊。”柯莱蒂才不听,阿奎那想起来,柯莱蒂也是几乎不怕冷的,还常以自己不怕冷为傲。不过她的穿衣风格真是......太朴素了,喜欢浅蓝色,打开衣柜却会让人误以为天黑了。

简单描述一下,她是一个光把黑色裙子放进塑料袋,抽成真空,都能塞满一个大衣柜的十九岁女生,其余的单品就不说了。最近用的睡衣睡裙和拖鞋是蓝色,全家能穿着睡衣跑到花园草坪上打滚,滚完回房间把睡衣往角落一扔,换套衣服就上床睡觉的只有她了。但有一次刚从花园回来在楼梯上被路易揪到,要她换下衣服拿去洗衣机,在哥哥的全程监督后柯莱蒂改掉了这个坏习惯。

“楚科奇不想再失望了。”阿奎那补充到。

南茜说:“既然不想失望,那应该通过放过惜川来放过柯莱蒂,长痛不如短痛。”在中国生活过不短时间,做高中语文试卷能过一百分的南茜很熟悉这类俗语。“能理解我半夜去阳台吹风,突然看见黑夜中飘出一个蓝影子的心情吗?惜川不是和秋千有仇一样的在哪儿晃一个小时,就是木桩一样在钉那儿盯着这边,”这个吸血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有点怕。”

“那晚上就好好睡觉,人非木石皆有情。”路易中肯的评价柯莱蒂:“虽然离倾城色还有那么一点距离,但楚科奇需要时间。”路易明白,只要楚科奇不能彻底忘记尹惜川,后者就不会消失。

话有道理,但说了等于没说。

南茜撅了撅嘴,坐到护栏上,整个身体后仰倒下去,脚勾着栏杆倒吊在空中,像一只蝙蝠。

阿奎那看见南茜倒吊的全过程,摇了摇头继续踱步,继续无穷无尽的思考。路易觉得好玩,放下果冻出了房间,身体悬到栏杆外时伊凡正端着托盘从楼下经过,“咚”的一声什么东西掉进其中一个杯子,是路易裤子口袋里掉出来的果冻勺,天知道他为什么要把果冻勺放在口袋里。伊凡的面部表情微微变化,把托盘放到客厅茶几上,然后端起有勺子的那杯去了餐厅。

弗吉尼亚“咯咯咯”的大笑,拿一条粉色蝴蝶结发带追着辛巴,从客厅跑到院子里,没过多久传来外面塑料矮凳被撞翻的声音。KK独占一只小沙发,趴在正中间,偶尔抬起它懒惰的头看看电视,偶尔盯着客厅的某处静静思考猫生,它不像普通的猫会摇尾巴,因为曼恩岛猫是世界上唯一不长尾巴的猫种。汤姆刚洗完澡,穿好衣服盖着毛巾,走到客厅坐在妈妈沙伊达旁边看电视,沙伊达叫他去吹头发,汤姆说没找到吹风机,然后沙伊达起身和汤姆一起去找吹风机。

救死扶伤的医生萨蒂尔去了伦敦开研讨会。孟小芝在医院给一个得了绝症的九岁孤儿念童话故事,并送了他一个帕丁顿熊娃娃。

今天下午柯莱蒂还带着弟弟妹妹去叔叔的医院玩,有闲暇的护士带着两个小孩去了花园,汤姆蹲在花坛边看花看虫子,弗吉尼亚牵着护士的手和护士聊天。孟小芝没上班,带着柯莱蒂在医院里走走,经过一个病房门口时她们停了下来,孟小芝说她觉得那个绝症孤儿活不过一个星期,但柯莱蒂看了那个小孩一眼,就确认他撑得过今晚但熬不过明天中午。

柯莱蒂在这方面的预测总是很准,而且平常表达感情略显夸张的她在谈到生命消失时会异常平静,就像地狱判官。

柯莱蒂和楚科奇走在哈罗盖特雨后湿润的路上。

明天就要去利兹,租好了房子,她和路易的行李已经搬过去了。

柯莱蒂还和初来乍到一样好奇的看着周围,时而脱离本来笔直向前走的路蹦跶到路边的店里看看。有一次跳上长木椅,捡起掉落在椅子扶手上的一片树叶,转了个圈放到另一侧扶手上。

他们经过小巷看见废弃的花盆里长出野草,走过街道看见年轻人走进酒吧,喷泉旁有人投币许愿,一个老人在街边拉小提琴他们驻足听了一会儿,咖啡馆里一对男女面对面坐,女人抱着一只猫,几个少年踩着滑板在灯光明亮的地方比赛,卖花的年轻女孩经过他们身边,女童一手牵着老妇人一手捏着气球的线。他们经过一处公园,公园有一条下坡路,楚科奇走在路上,柯莱蒂走在草地边缘窄窄的砖上,慢慢的她所走到的地方越来越高,在楚科奇身侧出现一道墙。

不能再往前走了,柯莱蒂的面前是铁栅栏。

楚科奇看着她,恍惚以为是另一个人站在高处,“下来吧。”

柯莱蒂犹豫了,可能是突然想做一回淑女,思考着既然穿了裙子,怎么跳才得体。他张开双臂,接住柯莱蒂把她放到地上,本来松开手,柯莱蒂却抱住楚科奇。

柯莱蒂想起了动漫《犬夜叉》里的片段,夕阳光照着两岸生长芦苇的小溪,身着红白服饰的巫女走上半妖的木筏,她被绊到,摔了一跤扑到犬夜叉的怀里,犬夜叉抱住了她。

楚科奇能感受到怀里女孩的体温,温暖中透着兵戈肃杀的馨香,就像满园的向日葵下藏着一柄沾血利剑。

这和他所希望的不一样,印象中的这种温暖也带血腥气,却不是这样。

楚科奇身上透着清凉草本和纯棉织物的气息,就像打开冰封的山洞发现里面的书纸,衣服,木柴和尸体保存得完好如初,仿佛被冰封的那一刻发生在昨天。没有腐烂的气息,也没有血腥味。

柯莱蒂以为楚科奇会说些什么,他只是松开手,说的是她没有预想的:“我们回去。”

“你不能逃避。”柯莱蒂松手,看着楚科奇。

她变了,还是巴托利家女儿的身体,但表情语气都变了。

尹惜川连实体都已不存在,但影响她人意志的技术越发娴熟。

楚科奇眼前有两个人的身影分离又重合,更像一个人在分化成两个,一个活泼可爱,一个活泼可怕。那个人比柯莱蒂多了些弱不禁风的秀气和善良,看上去不堪绫罗眼神却坚定。他又仿佛看到小时候的柯莱蒂,在第一次看见他后露出的奇怪表情。

“你等了那么多年,现在我来了。”她说。

楚科奇像一个亲切而冷静的兄长:“李山泽不是惜川,就像你们不是李屏玚。”

女生面露无奈又不耐烦的神色,早该预料到是这个结果,只是发生时想接受还需要一段时间。“对,我不是她,也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李山泽需要活自己的。”这个俄罗斯人的中文倒是字正腔圆。

女生记得第一次见到楚科奇的情形。在被监视了六个月后第一次走出那扇铁门,人类温暖的手牵她出房间,然后交到伊凡冰冷的手里。楚科奇还是现在的模样,他站在巴托利家队伍的第一个,迎接新成员,那时候她还没有改名为李山泽,没有习惯Clytie这个英文名,她还太矮,原本因火灾烧毁而修剪的短发长长了一点,骨折的右胳膊也恢复得能活动自如。

楚科奇蹲下微笑着,用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将她抱起,向她一个一个的介绍新的家人,她还记得那时孟小芝说“长大了一定和惜川长得一模一样。”当时没明白意思,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你认识他,有一天会想起来的”。于是小女孩看了看抱着自己的人,年纪尚小也完全肯定他好看得过分了。

那时她才刚认识吕檬,离她的死也还有八年。吕檬死后她终于知道了声音的来源,楚科奇曾经的爱人尹惜川的记忆。

又想起十三岁时的比武,白辰吕檬刚去世,高阶弟子的位置空缺,需要选拔新的。那段时间她沮丧却易怒,对手违规她就非常生气,等裁判拦下时她已经挑断了对手的手筋。比武结束后师父罚她到悬泉瀑布静坐,违规本来就是要惩罚的,但不至于是李山泽施行。

第二天楚科奇就到了谛青山,等惩罚结束带她散心,去了挪威的特罗姆瑟看极光。楚科奇第一次向李山泽讲尹惜川的事,说尹惜川喜欢看极光,那时的李山泽已滋生戾气,她冷哼一声,说她喜欢看雨。

楚科奇说:“惜川说希望还能遇到我,她的愿望实现了,你依然成为了巴托利家的一员,可是我没法说服自己,你不是她。”

“因为你不抱有希望,觉得会重蹈覆辙,害怕看到有这张脸的人再次死去的时候你会重复同样的难过。”她一语道破真相,盯着楚科奇的眼睛,简直生出怒意,接着又恍然大悟似的笑起来,边说边往前走,“呵,明明长得一模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