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奉旨宠妻:太子殿下么么哒》太子殿下宠妻日常 Twink 奉旨宠妻:太子殿下么么哒百度云

更新时间:2019-11-29 08:02:24

《奉旨宠妻:太子殿下么么哒》太子殿下宠妻日常 Twink 奉旨宠妻:太子殿下么么哒百度云 连载中

《奉旨宠妻:太子殿下么么哒》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公主嘟嘟分类:架空主角:素剑伊,素府

经典小说《奉旨宠妻:太子殿下么么哒》由公主嘟嘟所编写的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素剑伊,素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没有本宫允许,谁敢动她?”北冥诀一把掐住素剑伊的肩膀,“你若再阻止,休怪本宫不讲情面!” 肩膀嘎吱做响,素剑伊知道太子动了真怒...展开

《奉旨宠妻:太子殿下么么哒》免费试读

“没有本宫允许,谁敢动她?”北冥诀一把掐住素剑伊的肩膀,“你若再阻止,休怪本宫不讲情面!”

肩膀嘎吱做响,素剑伊知道太子动了真怒,立时冷汗涔涔,“臣--”

“带走!”

北冥诀一声令下,侍卫怎敢怠慢,即刻上前,拖了素绾衣就走。

“放开!”素绾衣刚刚被封了Xue道,根本就反抗不得,到底还是被带了下去。

“绾衣!”素剑伊追上半步,又生生被北冥诀给拽了回来,右边肩膀疼得都快没了知觉,“太子殿下,绾衣她--”

“本宫自有主张!”北冥诀松手,甩袖道,“素剑伊,你若敢擅自前去天牢劫人,休怪本宫出手无情!”

素剑伊身心狂震,“臣不敢!”他不是一个人,素王府上下百十口人的Xing命,他不敢乱来的。

“很好,你先出去。”北冥诀这才语气稍缓,“若查明素绾衣并非行刺本宫之人,本宫自会放她回去。”

如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素剑伊就算再不放心,也不得不施礼,“臣告退。”

枫慕亦转身出去,北冥诀只剩太子一人,半晌,他森然一笑,凛冽的气势,令人心惊……

第二日一早,一国储君被素府三小姐行刺之事即传遍皇宫,无人不知。自然,为了不至于引起京城子民非议,今上宣景帝严命不得将此事泄漏出去,以防不测。

本来宣景帝一怒之下,是想要问罪于素家的,北冥诀却说要先行查个明白,不要冤枉了忠臣。何况素府三小姐时不时犯病疯癫痴傻之事,宣景帝也有耳闻,她的所做所为,也不该算在一向对国忠心耿耿的素远威头上,是该好好但个清楚,也就准了太子所奏。

天牢内阴气森森,潮湿而脏乱,素绾衣抱着膝盖,蜷缩在一个相对来说干净一点的角落,坐了一夜。

可恶的太子,明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刺客,还得关她一夜,这是要磨她的Xing子是怎么的?

看看天牢这些狱卒,一个一个眼睛长在头顶上,连口水都不让喝,想方便也不准出去,摆明就是在羞辱她!

枫慕冷着脸进来,对狱卒吩咐道,“太子殿下要提审人犯素绾衣。”

“你才是人犯!”素绾衣大叫,“腾”一下就跳了起来,“你再胡说试试!”

枫慕上下看她一眼,这女人是真傻还是装傻,敢这么大呼小叫?关了一夜还这么有精神,倒真不愧是灵力在身之人。“少废话,快走!”

素绾衣恨恨瞪他一眼,跟着他出去。

昨晚她试着用内力冲Xue,结果真气一到胸口,就疼得想打滚,看来太子的话并非虚言,她没敢硬来。

虽说这次枫慕没有让人押着她,可她半点内力也使不出来,身边又没带自己那套家伙,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

看来出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造好自己的武器,以免像这次一样,被人欺负而没有还手之力。

走到半路,一名锦衣华服的男子迎面过来,大概十七、八岁上下,生的倒也很俊逸,就是神情傲慢,斜眼看人,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主。

枫慕施礼,“参见三殿下。”

哦?素绾衣微怔,这人就是传说中指使自己来行刺太子的三殿下?

北冥陵看了素绾衣一眼,脸上有明显的厌恶之色,“素绾衣,你知道自己犯病,还跑进宫来,胆子还真大。”

对,我是傻的。素绾衣心中有气,加上也想试一试北冥陵到底是何许人,就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来,一把逮住他的袖子,“三殿下,救我,救我!”

北冥陵立刻像是被蛇咬到一般,猛地甩开了她,“本宫救不了你!谁让你胆大包天,敢行刺太子哥哥,这可是死罪,你自己想死,别拖上本宫,听到没有?!”

昨晚他听说此事,自然大吃一惊,素绾衣与他之间的事,朝中不少人知道,太子哥哥更不可能不清楚,若他指自己就是幕后主使,他岂不是解释不清?

虽说他是皇后亲生,可太子在朝中亦是有数位重臣一力扶持,加上父皇对太子的偏爱,若真要翻了脸,他怕是讨不到好。

所以,这般时候,跟素绾衣撇清关系,不要引火烧身,才是明智的选择。

素绾衣被甩了个踉跄,接着暗暗冷笑:原来是个缩头乌龟,这具身体的前世还真是有眼无珠,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混帐!

“三殿下,你一定要救我啊,不然太子殿下会杀了我的!”反正已经玩上了,素绾衣所幸就玩得大一点,又喊又叫,“我不想死啊,我不想离开你!你不是说要跟我双宿双栖吗,只要你当上太子,就封我当太子妃,你忘了吗?”

北冥陵悚然变了脸色,又惊又怒,“素绾衣,你胡说什么,本宫何时说过这种话?!”

这么一说,倒真像他要太子死,自己当太子了--虽说他的确有此念想,但万不能当众说出来,这不找死吗?

“你就是说过,就是说过!”素绾衣不依不饶,拽着他的衣角不放。

“滚开!”北冥陵猛地甩开她,一脸嫌恶,“素绾衣,你离本王远点,本王跟你什么都没有,也从来没说过那些话,你听到没有?!”

可恶的白痴,死都要拉上他做垫背,她配吗?

“白痴。”素绾衣低低骂一句,眼神嘲讽。

枫慕眼中有隐隐的杀气,原来三殿下对太子殿下果真存有杀心,半点也大意不得。

“三殿下恕罪,属下要带素绾衣去见太子殿下,先行告退。”

北冥陵冷冷道,“枫慕,这个疯女人胡说八道,分明就是居心叵测,想要挑拨本宫与太子哥哥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向太子哥哥回话,不用本宫教你,是吗?”

他眼神一利,右手紧握成拳,做了个灭口的动作。枫慕虽是太子的人,可他想要枫慕的命,也易如反掌。

枫慕吸气,淡然道,“属下知道。”

“很好,”北冥陵很是满意,“去吧。”

“属下告退。”

枫慕扯了素绾衣就走,她还不肯消停,不停地跳脚大叫,“三殿下救我!三殿下,救命啊!”边叫边不挣扎地被枫慕带走,一脸诡异的笑容。

北冥陵站在原地,气得脸色发青。

身旁的侍卫高阳皱眉道,“三殿下,素三小姐是犯病吗?怎么看起来……不太正常?”

跟以往她犯病之后,痴痴傻傻不认人,还会流口水的样子比起来,似乎并不一样。

“她就是个疯女人,什么时候正常过!”北冥陵气不打一处来,“本宫是在担心,她若在太子哥哥面前胡说八道,会对本宫不利。”

“那……”高阳目光闪烁,其意不言自明。

北冥陵沉思片刻,略一颔首,“做事利索点,东宫暗卫不是白给的,别留下把柄。”

“属下明白。”

耍了北冥陵这一回,素绾衣心情大好,被带到北冥诀房中时,神情很轻松。

北冥诀白衣束腰,多了几分儒雅之气,如果不是他脸容太冰冷,气质太决绝,还真像个文士。

此时他正侧卧在软榻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投下一排扇形阴影,很是耐看。

“太子殿下,素绾衣带到。”枫慕轻声回禀过后,退到一边站立。

少顷,北冥诀缓缓睁开眼睛,姿态优雅地坐起身,冷如刀刃的目光在素绾衣身上转了一圈,北冥诀缓缓开口,“素绾衣,关了一夜天牢,你好像很高兴?”果然是傻的么,反应不跟正常人一样。

“太子殿下的意思,我应该怎样?”

不知道怎么的,素绾衣突然觉得太子一点都不讨厌,比起那个没有担当的三殿下,这才是真男人。

太子似乎在皱眉,枫慕上前两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他眼中随即释然,嘲讽道,“你是在跟三弟唱红白脸吗?”

当着枫慕的面假装反目,好撇清关系,而后笃定他不敢真的动素王府的人,最终还是得放她出宫,彼此皆大欢喜,是不是?

这如意算盘,打的真响。

“谁要跟他唱,他唱得了主角吗?”素绾衣满眼不屑,冷下脸来,“太子殿下,你那么聪明,怎么就看不出来,我根本没想要行刺你,你还不放我走?”

太子以手支颐,似乎在思考。

看他似乎有所松动,素绾衣稍稍松一口气。

结果太子思虑了一会,摇头,“不行,不能放。”

“……”素绾衣怒火三千丈,“为什么?你真当我是刺客?”

“你是不是刺客,本宫会继续追查,不过,”他突然起身,一步一步过来,“在行宫之时,你确实袭击过本宫,你还想赖不成?”

“我没有,”素绾衣坦然承认,“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那时候要……”

尽管她Xing子一向冷酷,做为外科医生,男人的身体她也不是第一次,但不知道怎么的,北冥诀那漂亮而有力的身躯,某个令人想想就很**的部位,让她只要一想起来,脸上就有些发热,跟花痴一样。

这个男人,果然是天生的妖孽,专门生来媚惑女人的,连一向冷静内敛的她,也差点把持不住,真是枉称“赛罗刹”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