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猎女农妇下堂妻》猎女农妇下堂妻免费 LOLI 猎女农妇下堂妻傲娇受

更新时间:2019-12-01 08:02:30

《猎女农妇下堂妻》猎女农妇下堂妻免费 LOLI 猎女农妇下堂妻傲娇受 连载中

《猎女农妇下堂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纳兰心玥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楚魁兵,楚家

主角叫楚魁兵,楚家的小说是《猎女农妇下堂妻》,它的作者是纳兰心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大舌头虽然是带着三个儿子一同改嫁到了楚家,但她在楚家的地位却并不低下。相反,自从楚家老大赴京赶考死在了半路上以及楚家大媳妇跟人...展开

《猎女农妇下堂妻》免费试读

李大舌头虽然是带着三个儿子一同改嫁到了楚家,但她在楚家的地位却并不低下。相反,自从楚家老大赴京赶考死在了半路上以及楚家大媳妇跟人家跑了以后她就成了家里的霸王,再无敌手。

家中的母老虎村里儿有名的长舌妇外加泼妇,一看到自己的大儿子不动了,她当即就牛眼一瞪冲过去惊恐万状的干嚎道:“大熊,大熊,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要吓死为娘啊。来人,快来人啊,快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大熊啊。”

想把儿子扶起来,无奈他真是太胖了,加上她自己本身也不瘦,试了好几下都没有成功。心急如焚惊慌失措,一抬头看秋老大还在墙头上趴着看她的笑话,她怒急攻心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就打了过去。

怒火冲天一发不可收拾,李无双犹如杀神一般怒容满面歇斯底里的大吼道:“秋启明,你个畜生狗娘养的王八羔子,你黑了心肝烂了肠子,你竟敢放狗咬我儿子,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

秋启明看她披头散发面容扭曲犹如恶鬼出世,大惊失色,缩头就要逃。可谁知梯子太晃了,一下没有站稳他就大叫着摇晃着两条手臂向后倒去了。

嘭的一声响秋启明痛死了,头碰到家里放在墙根儿下的咸菜缸,他眼冒金星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晕了过去。

秋启明媳妇儿刘翠枝也不是个善茬,十分泼辣,一看丈夫被打并且摔到地上都爬不起来了,她抄起先前秋老爹扔下的铁铲隔着墙头就跟李大舌头打了起来。

正面交锋火力十足,你一下我一下边打边骂,打着骂着李大舌头就把满身是血还躺在地上的儿子给忘了。

这边打的激烈,哪儿边楚二熊和楚三熊也出来了,一看自家大哥双眼紧闭浑身是血马上就叫了起来。与此同时被吵的实在是睡不下去的楚魁兵也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他极其不耐烦的吼道:“叫什么叫,一个个嚎丧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吵什么吵,吵什么吵。”

话音未落他就吓的直蹦,只见在墙上灯笼的映照之下大儿子浑身是血面色惨白恍若死了一般。

“爹,爹,大哥,大哥他……他死了。”浑身一哆嗦已经十四岁的楚三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吓的哇哇大哭了起来。

楚二熊也害怕,整个人跟发羊癫疯似的打摆子,指着楚大熊打着哆嗦,半天半天硬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吓懵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请郎中来。”隔壁小石头翻墙进来给大家伙打开了门,秋老爹率先走了进来。一看楚大熊果真是不行了,他赶紧上前给他捂住伤口不让血再继续往外流。

跟着进来的人有样学样,各自找了东西赶紧帮他捂住伤口堵住血。

楚魁兵虽然吓的厉害但到底是个大男人,被秋老爹这么一喊就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家门。

土郎中并不姓土而是姓涂,大家伙也不知是为了方便还是故意为之一直叫他土郎中。一传十,十传百,时间久了大家都叫他土郎中,完全不记得他姓涂而非土。

土郎中家住在村东头距离此处有些远,再加上天黑路不好走,楚魁兵前脚刚走小石头后脚就挑着灯笼追了上来:“叔,走小路,小路快!”

九岁的小石头十分机灵,说完就跑到前面带路。

楚魁兵被吓的六神无主,一看自己竟往大路上跑十分懊恼,马上改道说:“好,好,走小路,走小路,快。”

话音未落跑在前面的小石头就急刹住脚,脱口而出十分好奇的问道:“咦,钟大哥?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你衣服呢?”

得亏他眼神好,胆子大也认识他,要不然还以为路上站着个鬼呢。

披头散发赤着脚,全身上下只着白色里衣的钟离也想知道。

他不是死了吗,刚刚咽的气儿,被人杀死了,怎么转眼间就到了这儿?

这儿是哪儿?

“钟秀才,你有病啊,大晚上的披头散发穿白衣到处飘,你扮鬼是想吓唬谁啊?”要不是小石头在前并且出声认出了他,楚魁兵保准自己看他第一眼就得吓的尖叫,魂飞天外。

一脸迷茫满眼疑惑,出身世家大族的钟离侯爷彻底蒙圈了。钟秀才?

那不是他未回京前的称呼吗,可是他已经离开虎头村儿十几年了。况且,他早就中举乃是朝中重臣国之栋梁,怎么还有人叫他钟秀才呢?

看他双眼发直跟中邪了似的,跟不认识自己一样,小石头跳起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有些担心的问道:“钟大哥,你没事儿吧,你……”

话未说完楚魁兵就急了,一把揪住他的后领拽住他就跑,一边儿跑一边儿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管他死活,赶紧带路,大熊还等着大夫救命呢。”

被提的脚不沾地小石头很不舒服,双腿一勾借着他的手劲儿就跟猴子似的攀上了他的胳膊说:“你腿长跑的快,背着走吧。”

也就是周里正发了话,要不然他才不跟来呢。

若是平常楚魁兵肯定肩膀一抖就把他撂下来,可这会儿急的火上房哪儿有功夫跟他打嘴仗,双腿加足马力驮着他飞奔而去。

随着大门的打开楚家的院子里很快就人满为患,住在楚家另一边的牛氏王桂芝看到楚大熊被咬的很惨,幸灾乐祸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这可怎么得了,这狗怎么把人咬成这样啊?大家伙都快瞧瞧,这浑身上下给咬的一块好地方都没有,这是要死人啊。秋大伯,你们也是,大半夜的怎么能放狗呢?而且谁不知道你家黑子凶恶,这连人肉都敢吃可是养不得了,赶紧杀了下锅炖肉吃吧。”

狗肉香,她馋黑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咬的好,咬死了就没有人欺负她儿子和女儿了,咬死了这虎头村就没有祸害了。

大黑狗是秋老二从隔壁村抱回来养着的,养了好几年了也有了深厚的感情,而且黑子除了这次以外从来没有伤过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