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捕丹心》神捕铁飞花 总攻 神捕丹心娘受

更新时间:2019-12-09 04:02:50

《神捕丹心》神捕铁飞花 总攻 神捕丹心娘受 连载中

《神捕丹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沂蒙土特产分类:武侠主角:刘奇,陈秀

完结小说《神捕丹心》是沂蒙土特产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奇,陈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陈秀说完便要转身回去,可转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掩面半回首:“少侠大恩,陈秀永生难忘。”说罢又要盈盈下拜。刘奇见状,赶忙再上前扶住...展开

《神捕丹心》免费试读

陈秀说完便要转身回去,可转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掩面半回首:“少侠大恩,陈秀永生难忘。”说罢又要盈盈下拜。刘奇见状,赶忙再上前扶住,只是肩膀一疼,身子一个咧歪,反倒被陈秀扶住了,两人这时四目相对,鼻尖相交,顿时又生出些异样之感来。

刘奇略带尴尬的推开陈秀的手,笑道:“二位侠士肯在危急之时出手相助,为救他人,陷自己于危险之地,应该是我向你们行礼才是。这些皮外伤与你们的义举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陈林提醒道:“少侠刚刚只拔出了十五根银针,或许还有其它的挂在肩上,要赶紧救治才是。”

月灵赶忙上前,有意无意的用胳膊肘顶开陈秀,然后一脸心疼的给刘奇擦了擦汗,焦虑的说道:“奇哥赶快坐下疗伤吧。”

陈林二人就近找了个板凳交予刘奇坐下,陈秀找来些工具,细心的在刘奇肩上的仔细寻找了一阵,将余下的三根银针一一拔出,又将金疮药敷了上去,包扎结实。

金疮药呈黄膏状,开盒后有一股浓重的清香之气。这东西用手插入后剜出一块,可牵出丝来,当为尚品。

刘奇擦着自己的额头上的汗,叹道:“用了‘分光捉影’竟还中了十八根,看来这暗器非比寻常。”

“少侠要少说些话,尽量屏气疗伤才是,”陈秀轻轻的在刘奇的背上拍打了一下,又将刘奇肩上的绷带缠了一圈,继续道“这药初用之时可能会有些疼,你要忍住。”

刘奇苦笑到:“贱命一条,劳姑娘挂心,心中有愧。”

女人都有第六感,这种感觉好像是天生的,有时候它会突然跳出来,告诉你应该担心些什么,有时是好事,而更多的是坏事,月灵的第六感就这样跳出来了,其实这也不怪它,因为傻子都能看出来陈秀有些殷勤的过分了。

月灵也跟着靠了过来,用胳膊将刘奇与陈秀挤开,右手按着刘奇的伤肩暗暗用劲,疼的刘奇脸上直冒汗。“金疮药不错吧,还疼不疼了呀?看看这汗,怎么冒的如此之多!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月灵说话时,满脸的天真烂漫。

“不疼……无碍……”刘奇咬着牙,对月灵投以哀求的目光,豆大的汗珠早已滚落到了地上。

黑袍双枪客躺在地上,右臂上流血不止,可能由于失血过多的原因,脸色隐隐有些发白,他粗气喘了半天,却一直说不出话来。

“果然是快剑,佩服佩服……今日能死在你剑下,我已无憾了!”黑袍枪客手握成拳顶在胸口上,一口深一口浅的喘着,说话有些有气无力。

“你伤未入骨,只要及时包扎,还能……还能恢复。”刘奇说话时也是喘着粗气,像是两个病人在交流心得。

黑袍男子却完全没有将自己的伤势当回事,更没有心思跟刘奇讨论伤情,只是说着自己说的话;“剑法不差分毫,果然是用剑名家。”

“你的双枪也很不凡,只是乃军中武艺,不适合武林打斗,你若骑在马上,今日恐怕胜负难料。”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你刚刚只用了五、六成的功力。”黑衣男子粗气越喘越厉害,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双目逐渐开始涣散,又好像是在权衡些什么,不多时吐出一口鲜血,忽然满面红光,双目炯炯当地看着刘奇:“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小兄弟,我托你一件事,若是有缘,请把我这柄断刀送还给一个人。”黑袍男子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柄用布包着的短刀,刀柄从一边露了出来,隐约可见上刻一“龙”字。

刘奇附身接过,见此物平平常常,乃是寻常军士的随身刀器,并无特异,打开布包后又见刀身上下锈迹斑斑,下半截早已不知去向,却是把残破的断刀。遂心下好奇,问道,“不知却要我将此物送还于什么人?”

黑衣男子苦笑着看着刘奇,道:“你可知道江湖上流传的一句话,‘遥望关上龙飞将,一挂孤灯照明城’。”

刘奇听后大惊,满目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人,问道:“难道是居庸关守将顾全?”

“请你转告他,”黑袍男子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只是从眼眶里涌出两行泪来:“我们七人走到今日,从未后悔过,他的救命之恩我们今生无以为报,只求来世结草衔环再做报答。只是可惜,不能在有生之年再回边塞与他把酒言欢,荡尽贼寇。”

刘奇越听越吃惊,失声问道:“你是边塞将军?你们怎么会沦落如此?”

“天意弄人,天意弄人!”

黑衣贼寇大笑不止,半柱香放歇,众人皆不敢近前,不多时,归天已久。其余刺客看罢尽皆垂泪大笑,饮毒而死,死前面北,大骂不绝,未有活口。

——《六扇门年鉴•正德三年卷》

“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刘奇说话时心里有股莫名的感觉,好像很是难过,却又不知道哪里难过,只是继续道:“月灵你引附近六扇门捕快前来将这几人葬下,告诉他们不要验尸了。”

“好!”月灵回到马旁,从马鞍上掏出一块竹筒,用火折子点了一张纸扔将进去,只听“嗖”的一声,竹筒里窜出三团闪着蓝光的火焰,火焰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冲云霄,几十里外都清晰可见。

刘奇抬头望着天空,许久未发一言,不知在想些什么,双手摸着断刀上的铁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待一切妥当,众人归到一处,等待六扇门来人。

刘奇走到陈林、陈秀两人身前,先行了一礼,道:“还未与两位通报姓名,在下六扇门刘奇,这是六扇门姚月灵。”刘奇说着指着旁边在溪边洗嘴的白虎,“这是条叫做白虎的蠢狗。”

陈林、陈秀赶忙回礼道:“原来是六扇门中的两位神捕,现在江湖中人谁人不知‘四神捕’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少年才俊,佩服!佩服!在下华山派陈林,这位是我的胞妹陈秀。”陈林说着指了指站在身后的陈秀,陈秀目含波光,也半低着头偷偷地望向刘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