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皇帝传说》皇帝传说书包 弱受 皇帝传说娘受

更新时间:2019-12-31 16:03:14

《皇帝传说》皇帝传说书包 弱受 皇帝传说娘受 连载中

《皇帝传说》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潇夜狼分类:历史主角:刘清,冰菱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潇夜狼原创小说《皇帝传说》,主角是刘清,冰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天色已暗,秦风回到殿中。乾清宫中服侍的太监宫女因以前的年轻皇帝要安心读书被遣走,只剩下贴身的小太监小卓子。随着秦风回殿的还有太后...展开

《皇帝传说》免费试读

天色已暗,秦风回到殿中。乾清宫中服侍的太监宫女因以前的年轻皇帝要安心读书被遣走,只剩下贴身的小太监小卓子。随着秦风回殿的还有太后派来服侍秦风的两个小宫女。这两个小宫女原是太后身边的贴身宫女,被秦风要了来,不单是她们才十五六岁便生得美貌清丽,还因为太后说这两人身手都不错,至少他自己基础的武功问题应该可以从两人身上解决了。

秦风有些疲倦地躺在床上,这个身体秦风现在还没完全适应,在那殿顶上吹了寒风,虽然有真气护体,秦风还是感觉有些吃不消,大概是因为练功时间太少,应用的也不那么熟练。

“这是何物?”秦风见两女端来一碗气味奇怪黑呼呼的汤水,皱起眉头。

端碗的小宫女道:“回皇上,这是十全大补汤,是太后吩咐下来为皇上熬的。”

秦风接过来喝了一口,一股甜味直冲味蕾,秦风疑惑道:“甜的?”

这小宫女道:“是的,太后特意吩咐御膳房放多些糖进去。”

秦风皱起眉头道:“太后还说什么了么?”

小宫女听得秦风的语气,心中一惊,小心翼翼地道:“回皇上,太后没说其他的了。”

“嗯。”秦风将这十全大补汤一口气喝完,打了个嗝,把碗递给小宫女,淡然道:“太后有说过要你们听朕的话么?”

小宫女伸出双手接过碗,恭敬地道:“回皇上,太后说,奴婢两人现在是皇上的贴身侍女,要听皇上的吩咐。”

一股热浪从胸口中升起来,秦风只感觉头有些发昏,“朕有些发热,你们把窗户打开。”

小宫女应是,把窗户打开后,轻声道:“皇上,可能是补药生效了,要奴婢帮皇上运气顺脉吗?”

“不必了,朕过一会就好。”秦风暗运第五重行功路线,庞大的真气将这些补药散在经脉中的能量吸得干干净净。运完功后,秦风感觉真气又有了一点增长,只是还远远达不到突破第五重需要的功力。

秦风睁开眼睛,见两女担心地看着自己,笑道:“你们看着朕做什么?”

刚才那小宫女忧心问道:“皇上,没事了?”

“朕没事了。”

这小宫女舒了口气,拍了拍胸口道:“吓死奴婢了,奴婢适才见皇上脸色发红,以为。。。”

“以为什么?”秦风失笑道,“小小的补药而已。朕的体质特异,这点大补汤恰好让朕暖暖身子提提神。”秦风精神得这十全大补汤一刺激,振奋了不少,也不躺下,起身下地,小宫女忙拿来袍子为秦风披上。

“嗯。。。”秦风本想叫两人名字,又发觉自己好像没问过两人,“太后是怎么称呼你们?”

这小宫女忙道:“太后唤奴婢为风铃,唤她冰菱。”

秦风点点头,见两女脸色紧张地看着自己,笑道:“你们不用这么拘谨,和伺候太后时一样就好。”

“奴婢遵命。”风铃甜甜一笑,见秦风诧异地看着冰菱,风铃忙道:“皇上,冰菱自小就不爱说话,可是手脚利索,很会伺候人的。”

“朕知晓了。嗯。。。朕问你们一件事,你们轻功好吗?”

慈庆宫。

太后独自坐于房中,卸下盛装后一个人对着镜子发呆。

五年,十年,还是十五年了,似乎从无这般放松过,这般宽心过呢。。。

这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太后眼神模糊起来,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气,那样的身影,那样的一举一动,不断在脑中变幻,“他,却是敢如此大胆。”

太后摸着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心中重重地叹了口气。

两人之间距离,怕是太遥远了。。。。。。。

“娘娘。”房外轻声的叫喊声拉回了太后的思绪。

“进来。”太后收了收心神道。

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中年宫女,“娘娘,有信来。”

“讲。”

刘清坐在太师椅上,双手捧着茶杯,眯眼听着堂下一个脸色苍白的老太监报到。“这么说来,皇上确实是有变化了?”

老太监脸上堆着笑,道:“老奴确定皇上与以前不同了。”他思索了一下,继续道:“皇上的面相变了,言语举止不同于往常。。。与太后之间也很奇怪。”

刘清喝完最后一口茶,把茶杯放到桌上,起身来回踱了几圈。

“皇上生病期间,你可曾离开。”

“您吩咐过老奴,老奴怎敢离开。”

刘清暗忖道:没听说过吃了朱果、七叶香后骨骼和脸型起变化的,可刘公公不见皇上在床上移动过,况且。。。看来可以确定是那个皇上了,只是太后和皇上,能商量什么?

“好。刘公公,麻烦你再去看紧一点,一有消息马上回报。”

“老奴明白。”刘公公哈个腰退了出去。

刘清沉思片刻,来到书房中,亲手关上门后,低声开始念一串古怪的词语。忽然,蜡烛的火焰向后拖起,昏暗的房间更显阴森,待火焰恢复如初,刘清也停住了口。

“天公有何吩咐?”刘清身后响起一句话,这声音虽轻,在寂静的房间中也显得突兀。

刘清皱了皱眉头,只觉得那声音太刺耳了。 如果一个声音尖厉得不像人发出的声音,那么无论这声音怎么细微,听的人,大抵都觉得不舒服的了。

刘清冷声道:“本公好似说过了,在本公面前禁止开口,难道你记不起了?还是说,你不服本公?”

刘清身后的黑衣人身体一震,低下头去,左手出现一把匕首,刺向自己的胸膛。

那匕首刃面上的寒光显露着它的锋利,这一刺若是刺实,黑衣人只怕是没命了。

黑衣人出手很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匕首就到了胸前,可是还有一只手比他更快,所以匕首刚刺破他外面的黑衣就停了下来。

这只手竟是属于头发胡子半百的刘清。

因为他比他快,所以他抓住了他的手腕,本是很简单的事情,但黑衣人眼中却写满惊讶。他自然不是惊讶刘清阻止他自罚,否则他会马上痛哭流涕地表示谢意的忠心。

他是原以为他不会武功,可是他会,更让没想到的是他的武功竟比他高。

所以,他惊讶了。

刘清哼了一声,收回手道:“你的命是本公的,你无权处置。”

这次的声音少了些许的严厉,黑衣人也回过神来。他没有答话,不是他不懂,只是刚才刘清已经说了禁言了,所以他只是双膝跪下,匍匐在刘清的脚下,用身体表达了他的意思。

“起身。”

黑衣人收回匕首,身体恢复挺直,垂下头,静听吩咐。

半柱香过后。

烛火再次拖长,待恢复后,房中只剩下刘清负手静立。

“是对,还是错?”刘清喃喃自语。

烛光下,他的面容似乎苍老了许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