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春归路》春归 总受 春归路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2-05 00:04:12

《春归路》春归 总受 春归路小说完结版 连载中

《春归路》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扫叶斋主人分类:仙侠奇缘主角:楚天瑶,李南歌

独家完整版小说《春归路》是扫叶斋主人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天瑶,李南歌,书中主要讲述了: 不去理会喋喋不休的李南歌,楚天瑶当先带路,蛊虫告诉她那赵散人藏在密室里,因是机密事情,周围并没有人,那个僵尸脸仆人老赵处理了林大...展开

《春归路》免费试读

不去理会喋喋不休的李南歌,楚天瑶当先带路,蛊虫告诉她那赵散人藏在密室里,因是机密事情,周围并没有人,那个僵尸脸仆人老赵处理了林大壮的尸体后,也离开了,大概是因为那赵散人并不放心他在身边吧。

“丫头,你一个人怎么走出十万大山的,师傅说过苗岭有很多危险地方,即使是真人都不能平安走出,你又不曾修行。”李南歌啧啧有声,不过脚上速度也不慢,紧紧跟随着踏着流沙步法的楚天瑶,“看来这五毒教确实有独到之处!”

听到李南歌这总结,楚天瑶心中有点小骄傲,不过嘴上还是打击他道:“我圣教就是圣教,别老说什么五毒教,都是你们这些中原人把圣教的名声败坏了。我圣教的厉害之处,却不是你这等小人能够知道的。”

李南歌也不恼,笑嘻嘻地又说了几句。待两人来到正堂之后,他才安静下来,用眼示意楚天瑶开启密室机关,自己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寒意森森地宝剑,警惕地守护在楚天瑶身边。到底这小子知道自己不是仙人的对手,他顶在前头更让楚天瑶放心。

闭目沟通了下蛊虫,楚天瑶走到一处花瓶,用力朝左一拧,眼前出现一条仅容一人同行的地道。李南歌立刻握着剑,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头。

奇怪地是两人一路走来却是半点陷阱和机关也无,对于出乎意料的事情,楚天瑶还是担心的,她悄悄偷看李南歌的脸色,却发现他并无一丝忧惧,反而充满了信心。

随即耳中传来一阵声音,“君子不妄动,动必有道,我坚信自己的行为是对的,所以不用担心,不用回头,这里的事我一定能完美解决!”有些不敢苟同他的信心,到底楚天瑶还是继续跟着李南歌继续走了下去。

不一会儿,两人便走到了地道的终点,这个房间不大,赵散人一脸苍白盘坐在一个蒲团上,身周散发着真真黑气,整个房间让人感觉阴森。即使不懂修行,楚天瑶也知道这赵散人的行事不像正道,当然她可从来没有觉得圣教有问题。

没等两人开口,那赵散人到先说话了,“原来是李公子,不知道上清宗的高足有何事要来找我。”他没有睁开眼睛,却仿佛能看清楚天瑶与李南歌一般,不过显然人家没把楚天瑶这小姑娘当成一回事,重点全在李南歌身上。

也不管李南歌怎么想,楚天瑶当即丢了一个夺命蛊过去,出乎她意料,那夺命蛊居然真的飞进了赵散人的身体,看来他的情况确实不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赶紧将紫竹笛放在唇畔,追魂曲响起在众人耳畔。一只硕大的,瞪着四只灯笼大的眼睛的双生蛇便出现在这房间里,一下占据了赵散人与两人中间的位置。

“居然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还是五毒教的弟子,难怪敢跟着李公子下来,不过你们也太小看老祖了,老祖即使实力退步,也不是你们两人可以对付的。”那赵散人此时的声音愈发尖厉。

“老祖?你居然是元婴修士,难怪敢行这夺舍之事,可是夺舍伤天害理,你居然不怕心魔缠身?”李南歌眉头一皱,他没想到这赵散人如此棘手,若只是筑基修士,他怎么说都有一搏之力,可是面对元婴修士,两人哪里有还手之力?

“别信他的话,就算是元婴修士,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你赶紧动手,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楚天瑶却不想废话,这李南歌或许是大派弟子,可是行事总有些婆妈,这种时候还废话什么,赶紧动手才是正理,别忘了外面还有个仆人呢。

李南歌回过神来,心中又坚定了几分,难怪师傅要自己出来历练,果然若是没有一颗坚定的心,他又怎么能在任何时候都相信自己手中长剑?

楚天瑶只见一道寒芒飞过,长剑“当”地一声便砸在那赵散人的身上,可是剑芒飞过那赵散人的身体顿时化为飞灰,而眼前只有一小团和赵散人眉目相似的小人,他邪笑一声,大笑道:“哈哈哈哈,还要多谢你这小二帮我解脱这身体的束缚,老祖我今日终于得了自由,再也不用装什么筑基小辈了。”

李南歌有些吃惊,不过手上长剑继续舞动,对着那赵散人的元婴劈去,楚天瑶也不敢松气,各种毒蛊都对着元婴丢去,配合灵蛇蛊的攻击。

那元婴全然不惧,两手一招,李南歌的长剑便落入了他的手里,轻轻一折,便随意将断剑丢在一旁,而楚天瑶的毒蛊也全然无用,还未靠近那元婴三尺便纷纷跌落在地上。

赵散人见李南歌手指一动,仿佛露出什么,他知道这些大派弟子都有压箱底的东西,也不想真的杀人,眉头一皱两手便对着李南歌的胸口按了过去。便见李南歌噗地一下,吐出了大口鲜血,整个人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这时楚天瑶见势不妙,心中已是想跑了,可是脚底下却万分沉重,根本动弹不得,她有些绝望,原来这就是仙人,自己根本就不能反抗,只是自己还没有找到亲人,还没有把教主的信带到西河剑器坊,还真是遗憾。

“没想到老祖居然要落在一个女娃娃的身体里,不过看在你是金系天灵根的份上,老祖就勉为其难吧。”说到这里那赵散人又是大笑起来,他的元婴离楚天瑶越来越近,刷得一下便不见了踪影。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周围一片混沌,难道自己已经是到地府了吗,楚天瑶苦笑一声,慢慢往前飘去。前面仿佛是地头,有些发亮,似乎还有人声,她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是的,反正是用飘的,身体使劲往前就会觉得自己速度快了。

“原来你这小姑娘在这里,害得老祖我找了半天,还不赶紧给我过来?”啊,怎么回事,这赵散人怎么也在这里,他怎么会来到地府,难道是那个臭小子用了什么方法吗?

赵散人看见楚天瑶,一下便高兴地扑了上来,看到他那副样子,楚天瑶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立马转身就跑,反正都是鬼,看谁跑得过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