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之家简诚厨》穿越种田之福满堂 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之家简诚厨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2-20 12:06:45

《穿越之家简诚厨》穿越种田之福满堂 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之家简诚厨全文免费阅读 连载中

《穿越之家简诚厨》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落枕鱼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宁娘,安雪

新书《穿越之家简诚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落枕鱼,主角宁娘,安雪,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养病的时光虽然枯燥些,可浸润在久违的亲情氛围中,安宁娘并不觉得难熬。有了新的家人,有了新的生活目标,又拥有了穿越女必备的神器之一...展开

《穿越之家简诚厨》免费试读

养病的时光虽然枯燥些,可浸润在久违的亲情氛围中,安宁娘并不觉得难熬。有了新的家人,有了新的生活目标,又拥有了穿越女必备的神器之一——兼烹饪淘宝功能于一体的随身空间,可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安宁娘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健朗。

终于被大夫肯诺,可以告别难喝的药汤,安宁娘兴奋的抱着安雪用力地啃了一口。

身体痊愈后,安宁娘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居住的屋子里里外外做了一次彻底的大扫除。

安武带着个六岁的孩子,又要照顾她这个病人,既没心思也不懂得收拾屋子,宁娘狠狠地收拾了一上午,倒出去几大盆的脏水才算满意。

在院子里的水井旁汲水时,跟新邻居们也都碰了面,伸手不打笑脸人,宁娘落落大方的同带有好奇的神色的邻居们闲聊了几句,说自己由于身子不爽利,今日才出得屋子,跟大家打招呼。

通过短暂的交谈,宁娘对大家的性情秉性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孙大娘如安武二哥所言,说话爽快干脆,宁娘感谢她这几日对自家小妹的照顾,孙大娘便回说邻里之间,这点小事谢什么。

孙大娘的儿媳妇金氏却带着一股小家子气,总喜欢用眼角偷瞄,说话声音略带尖刻,不过却很是畏惧婆婆,做事拖沓了被婆婆训斥了几句,红了脸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孙大娘的女儿孙娟却没见到,据说在屋子里绣嫁妆呢。孙娟前年已经许配了人家,现在基本上就呆在家中绣嫁妆,很少出门子,偶尔天晴的时候会坐在院子里绣活。

秀才娘子面相温柔,说话轻柔,有条理,是个外柔内刚有主见的女人。劝告宁娘大病初愈的人要注意调理好身子,不要落下病根。

幸运的是竟然同鲜少出门的姜氏也打了个碰面。姜氏看起来性格非常内向,大家说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洗衣裳,不说话。宁娘同她打招呼也只是微微的点头。

在宁娘进了屋后,四合院里的几个邻居对她也有了新的感观。听金氏嚼舌,说是个克死了丈夫被赶出家门的弃妇——安武对孙大娘一家说自己的妹子是死了丈夫后回来投奔娘家的——是个不详的人。

不过,这年头对女子本就不公,安宁娘带着还育有一女还被赶出家门,谁知道是不是又是一个夫家为了争夺家产逼迫孤儿寡母的惨事呢。

因此,大院里的人提到安宁娘,大多还是持着同情的态度。

今日见了大病初愈的宁娘,虽然身子单薄的仿佛迎风就倒,精神头却很足,说话清脆,笑容干净,五官清秀却不单薄,看不出哪儿里有克夫的长相。说到底,不过是命运不济罢了。

安武被孙志刚介绍着到镇上一家米行打零工,安雪在家里拿着一方抹布像模像样的帮忙,一直忙到了日头快到当空安武都回来了才算完。

安武拎着桶将最后一桶脏水倒掉,回来一进屋,肚皮便发出咕噜噜的响声。

安宁娘正在给安雪洗手,安雪的小肚子也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似乎在回应安武。

安宁娘摸了摸她咕咕叫的小肚子,温柔的问:“我们雪儿的肚子在叫哦,让娘亲听听它在叫什么?”说完,便将脑袋要凑到安雪的肚子上。

安雪咯咯笑着往一旁躲,一边躲一边不依的说:“娘亲坏坏,我都饿了,娘亲,还,还欺负我。”

“噢哦,那我们去厨房看看中午做点什么吃好不好?二哥你也先在椅子上歪会儿,我现在就去做饭。”

今早吃的是推车串巷的小贩卖的包子。花了四十文买了八个荤包子——就是菜馅儿里依稀能找到一两块小到看不清的肉沫。包子不小,但馅儿做的干巴巴,味道又淡,宁娘勉强吃下去了一个,安雪皱着眉吃了半个。

从前在苏府,虽然两人都是不受宠的主子,苏郑氏没必要在吃食上亏待她们,因此这种粗糙的外食安雪真的有些吃不惯,不过她一向懂事,没有将嫌弃说出口。

安武可没那么多讲究,在家里,百米白面都是不常吃的,荤包子于他已经是很好的吃食,一口气吃了五个才停口。

夏朝一般人家如农户是早晚两餐,上午九点左右吃第一顿,下午四点左右吃第二顿。条件好的人家则是早中晚三餐,甚至还带有夜宵。清风镇上的一般人家都是三餐制。

宁娘从前习惯了每日三餐,到了中午腹内便觉得饥饿,再加之早上又没有吃饱,因此更加饥饿难耐,她可是三餐制的坚决支持者。

安宁娘去了厨房里忙活做些可口的吃食填祭五脏庙,安武便靠在椅子上打会盹,扛大包是体力活,一包一文钱,他干了一上午赚了二三十文,也累得够呛。

安雪体贴的给安武倒了一杯清水,安武咕嘟咕嘟的都灌了下去,闭上眼就睡过去了。

安宁娘如同上战场的将军,正站在厨房中间点兵点将。

厨房里现有两斗米,二斗面,都是二哥昨日买回的,想着安宁娘大病初愈,买的都是三等的米面,比家里平日吃的要精细的多,价格自然也贵得多。一斗米面的价格能买家里米面的两斗。

一同买回的还有四两油,四两盐,一只不到两斤重的童子鸡,五个鸡蛋并几把青菜,还有常用的调味品以及柴火,林林总总加起来花去了近一贯钱。当然花费多少这些是没有告诉宁娘。

宁娘虽然住在深宅院子,每月的例份子钱有限,为了能既节省又能让雪儿不时吃些外面的小食,对物价也算是有一些了解,二哥虽然不说,她大致也能估算出价格。

算上之前付给孙志刚的一个月房租,这还是因为熟人,不仅便宜了一百个钱,又免去了一个月的押金,否则花费更多。

还有昨日才停了的汤药,一副副都是银钱。

估计二哥这些年偷偷攒下的私房钱已经被自己花去了大半。要不然二哥也不会前日开始就出去打零工。

自己那个可怜的小包裹里除了几件随身衣服外,就只剩下了二两碎银子,这还是苏知安送给自己的盘缠,一路上省吃俭用才能余下这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