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啥意思 男妃文 桃之夭夭猎奇

更新时间:2020-03-25 04:03:32

《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啥意思 男妃文 桃之夭夭猎奇 已完结

《桃之夭夭》

来源:作者:秋二秋分类:武侠主角:方墨,丰歌

独家完整版小说《桃之夭夭》是秋二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方墨,丰歌,书中主要讲述了: 见方墨气得全身发抖,丰歌继续冷笑道:"你就是一个鸟人,就是一鸟人,鸟人 " "死狐狸!"方墨颤抖,终于忍不住弓着爪子就要往丰歌身上扑过...展开

《桃之夭夭》免费试读

见方墨气得全身发抖,丰歌继续冷笑道:"你就是一个鸟人,就是一鸟人,鸟人......"

"死狐狸!"方墨颤抖,终于忍不住弓着爪子就要往丰歌身上扑过去.

"方墨师傅,你又要做什么?"

"哎呀,大师,淡定,淡定......"

见方墨横眉竖眼的伸手就要把丰歌的脖子掐着的时候,暮子言和小白同时一个身形一晃,快速的移步到两人中间,一左一右便把方墨给挡住了.

"魂淡,你两个臭小子快点放开我!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个四个蹄子的家伙打得没有蹄子!"被两人一左一右驾着的方墨气得额头青筋暴露.

丰歌慢慢地后退两小步,看着被子言和小白死死拉住的方墨,一脸笑的得瑟的不说,还慢悠悠的添醋加油的说道:"好呀,你来打我呀,有本事你就来打我呀,反正你打不过我,不等你打掉我蹄子,我先把你一身的鸟毛给拔了,然后做一件千羽衣,没事的时候给你穿穿,把你拴着放养......"

"你......"被扯着的方墨气得毛发倒竖,他恶狠狠的说道:"你,死狐狸不要太过分,不然就别想着要回你的真身!"

"哎呀,吓死我了,我还差点忘了我的真身还在你那里呢!"丰歌徜徉着很害怕的样子走了过来,突然伸出手抓住方墨的肩头死命的摇晃起来,并阴测测说道:"你要是不把我的真身还给我,我就马上招呼骷髅头把你这张并不好看的脸弄得更不好看去!"

"你你你......"方墨对丰歌死死地瞪着眼珠,哀嚎道:"死狐狸你太不要脸了,你竟然敢打我的脸的主意,你太歹毒了......"

哀嚎完扭过过头可怜兮兮的跟子言投诉:"子言啊,子言,你看看,丰歌死狐狸欺负我!她竟然说要毁我容!"

子言原本拦着他的双手一松,然后目无表情的站在一旁说到:"也好,反正你这脸长的又不是很好看,原本就比不过我这张,如今更是比不得小白的,这真是长的跟没长一样,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了,所以毁了也好."

说完还歪个头问小白:"你也是这么认为的,是吧,小白."

小白点点头,松开挡着方墨的手,说到:"诚然,是这样的."

方墨气结,颤抖着手指指着面前的三个说不出话来,什么时候丰歌跟他们俩个是一伙了?

丰歌倒是指了指前面的拱门,一脸正经的说到:"好了好了,大家出了这个门就可以走出这个林子了,赶紧上路吧."

丰歌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方墨身形一闪,急急地朝着拱门奔去.

"臭鸟,又想溜走!"丰歌眼疾手快,没等方墨走上几步便把丰歌一把的捉住.

只见丰歌拎着方墨的后领阴测测地说道:"毕方,你又想去哪?"

被丰歌死死地拽着,方墨讨好般的扭过头谄笑着:"哎呀呀,丰姐姐你这么热情的拉我衣服作甚?"

丰歌丝毫没有松手的意识,睥睨着他道:"做什么,你以为我很喜欢拉着你么?老实说,你是不是又想着鞋底麻抹油了?"

方墨连连摆手摇头狗腿的说到:"不不不,丰姐姐你误会我了,我其实是急迫的想去看看那门外的风景的,你看那山那村庄,多美呀,难道你不想先睹为快么?"

说完还一边暗自向小白和子言投来求救的眼神.

子言和小白徜徉着没看到,只顾着掩着嘴巴在一旁偷偷乐着.

丰歌依旧没有放手,而是目视远方,神情肃穆,一副感慨万千的神情说道:"毕方你知道么,三百年前我魂归此处的时候,除了养点窟窿头,我的人生再也没有任何可作为,也无法与任何人接触,每次飘荡在这片林子的上空,望着林子外面的四季更迭,在漫漫长夜中孤寂放旁观人间百年一世远,就越发的怀念以前的日子......"

方墨低头沉思了一会,方才缓缓抬头,目光含水,出声温柔道:"我知道,我都明白,自从你两一个轮回去了,一个魂飞这里,只留下我一个人,我也很煎熬的说,这几百年不是我不来看你,只是你的真身还在我那滕洞中修补,不过你放心,现在也补的差不多了."

丰歌听到这眉头一跳,复又挂出一副哀哀怨怨的神情:"都三百多年了,早就是时候也差不多了让我回去了,你现在就把我魂魄带回去吧."

方墨一听连连摆手道:"不不不,还是在等一段时间吧,真的,前不久你那壳子我在修补中稍微出了点差错,一不小心把你那九条尾巴中的一条烧掉了点毛......"

"你说什么?你竟然把我尾巴给烧了!"丰歌一听说方墨把她的尾巴给烧坏了,立马又是一副横眉竖眼的模样,抓着他后颈衣领的手又是一紧,几乎是变成掐着方便的脖子.

"咳咳咳......姐姐饶命,饶命,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稍微会有点影响美观度,不过很快就好了!"方墨连连求饶.

"不行,你现在,立刻,马上就必须带我回去!"丰歌继续怒气冲冲的掐着方墨的脖子.

小白见方墨涨红着脸不断的求饶着,于是在一旁很是悠闲的拿着扇柄点了点子言,笑着说道:"子言,你家方墨师傅好可爱呀!"

子言见方墨一副没有骨气的样子,抽了抽嘴角,没看到一般别过头.

小白继续笑着调侃道:"大师,你就从了丰歌公主吧?"

方墨差点口吐白沫,狠狠地瞪他一眼:"你个小梨树崽子,难道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么!"

小白点头:"诚然,是不大好吃,不过丰歌公主铁定了心要扭,你也没办法不是?"

方墨低头默不作声,思量着回去丰歌看到那烧坏的尾巴自己该怎么先溜之大吉的好.

丰歌继续抖了抖爪子,厉声道:"快动手!"

方墨见不能再推诿下去,只得慢腾腾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玉葫芦,握在手上表情肃穆的说到:"丰歌你确定现在就要回去,滕洞的灵气比不得这边的纯净,我是怕......"

"少废话,快点,我都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了,功力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丰歌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方墨仍是很郁结的说到:"好吧,你做好准备,我要开始了."

"等一下......"子言和小白双双一同站出来阻止方墨.

子言望了望小白一眼,情绪也平静了下来,自觉的后退一步.

小白也看了一眼子言,然后继续说到:"我想问一下丰歌公主和方墨大师,如果现在就将丰歌公主的魂魄提出来,阿夭会怎样?"

方墨看了一眼丰歌,然后对着小白说到:"其他的倒没什么,就是丰歌出来之后,阿夭要在几个时辰之后才能苏醒过来."

小白继续问:"那么,不会有什么损伤吧."

"不会不会,苏醒后一贯的神清气爽."方墨连连摇头道.

"哦,这样,那你就动手吧."小白总算放下心来,点点头后退一步,又补充一句道:"大师,阿夭么,她本来就很笨的,等一下你手脚麻利点,不要留下给她后遗症什么的."

方墨嘴角抽了抽,拿着玉葫芦说到:"小白,我真的很想很想抽你啊......"

"鸟人,还在墨迹什么,快点动手啊!"一旁的丰歌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进玉葫芦去了.

方墨继续很是委屈的撇了撇丰歌,然后慢慢的拔开玉葫芦的盖子.

方墨瞬间弹指,一道青光划过,一声轻咒从方墨口出吐出,便看见一缕白蒙蒙地类似影子的东西从阿夭的天灵盖出慢慢升起,方墨修长的手指一勾,这缕影子便汇集成一团进入了方墨手中的玉葫芦.

随着方墨塞瓶盖的那会,我的身子也软绵绵的着地了.

好在小白手疾眼快接住了我的壳子,要不然我真的是要脸先着地了.

看着昏迷的我,子言有些不知所措的问小白:"这,怎么处理?"

小白一把将扇子塞进怀里,拍拍手笑着说道:"这不是好办,这不是有法力强大方墨大师在么."说完,眸子一转,望着方墨笑着说:"大师啊,如今阿夭她昏迷不醒,若是我们背着她走路,必然会拖个后腿,我原想是将她变成一方帕子的,只是小白我法力尚浅,心有余而力不足......"

方墨抽了抽嘴角,连连摆手道:"别说了别说了,不就是变个帕子么,小白你真啰嗦......我这就变,这就变......"

说完食指一捏,指尖划过一道青光,便将我变成了一方罗帕.

小白但笑不语,拾起罗帕,抚平,折好,再小心翼翼地放入袖中.

这一系列动作一旁的子言看到甚是仔细,倒也没说话,见小白已经将我放好,便催促着方墨和小白赶紧出了那道拱门.

出这道圆形拱门,三人发现正处于一座山的半山腰中,身后的景物全然消失,竟然成为一块虚无的小小平地,周围树木葱茏,而山下的城镇正好是先前在相思林看见的屋宇.

道路逶迤蛇行在山脚,蜿蜒绕过各处树木、土地、农舍,慢慢的走向一座城,一座不大不小的城,站在高处俯视,依稀可见城内的城墙布局,城内蚂蚁大小的人来人往,繁华尽收.

看了一会,方墨摇头感慨:"不错的一座城,不过东南角处,我倒是望见一片污浊之气蔓延,怕是有什么妖孽作怪."

小白点点头,转过头对着子言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何物,但是应该是个大麻烦."

子言心里神会,也笑了笑,"方墨,要不先跟我在这城里住上几天,我好久没见你捉几个妖来玩玩了......"

方墨原本正在愁着就这么急着回腾洞的话,丰歌要是看到自己那烧坏毛的尾巴,估计是几百年都不会放过他的,如今听子言这么一说,立马从怀里掏出一道符纸,捏个法诀变成一只纸鹤,说一声:"去雉岳山找我那末寒贤弟,让他速速来我的腾洞照看一下丰歌的真身......"

说完方墨突然捂着胸口拧着眉头,子言见状忙问怎么了,方墨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说:"刚才那话被丰歌那只死狐狸听到了,在玉葫芦里踢了我胸口几下."

"噗......"子言好小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时,三人沿着山道而下,三人一青一白一玄色,身子飘然,俊朗神秀,在青山绿意从中飘然而下,犹如仙人降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