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深雾》深雾霾蓝搭什么颜色 章节目录 深雾出柜

更新时间:2020-04-03 04:02:46

《深雾》深雾霾蓝搭什么颜色 章节目录 深雾出柜 已完结

《深雾》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林西卡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林霁,林小姐

林西卡新书《深雾》由林西卡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霁,林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见林霁只是一味静默,他怕冷场,开始寻找话题,不外乎都是他留学日本时的所见所闻。林霁虽然听着新鲜,却始终有些心思不属。 “林小姐,...展开

《深雾》免费试读

见林霁只是一味静默,他怕冷场,开始寻找话题,不外乎都是他留学日本时的所见所闻。林霁虽然听着新鲜,却始终有些心思不属。

“林小姐,喜欢这曲子吗?”康少爷终于转了话题。

林霁下意识静听了一会,才晓得此时演奏是德彪西的另一首名曲《美丽夜晚》,她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对不住,我对这些素无研究,听着倒是热闹。

那康少爷倒是愣了一下,心里不禁失望。自从留学归来后,被逼着每日去父亲的厂里上班,他在日本学的是法律,对那些缫丝机器厌恶至极。那一日下午便找了一个理由溜出游荡,没有想到却在那个弄堂里遇见了林霁,自从便心心念念打听她,好不容易求了母亲,七拐八拐地托了人才说得林家答应。他本来对这次约会满心雀跃,现在看出林霁对他的态度一味的敷衍冷淡,一腔热忱被人兜头浇了凉水,说不出的难受。

可是他抬头看了林霁一眼,水晶吊灯在她的脸上投射着柔和光线,直映着她眸中清辉,熠熠生光。刚才虽是敷衍一笑,唇角轻扬,却如上弦月一样,引人心折。不禁又想这样的女子,即便腹中空空,就是当一个插枝梅瓶也是好的,况且他听得介绍的人说,林家祖上虽然也有些来历,可是现今却已经沦落得成样子了,使些手段,还怕事情不成吗?

当下把失落得表情收了收,看着侍者把开胃的菜摆上,重新殷勤问道:“那林小姐喜欢什么样的消遣?”看着林霁有些意态阑珊,忙急急的加上一句,“过几日,越剧名旦戚雅兰献唱《盘夫索夫》,我这里有几张票,要不然一起请了林小姐和家里人同去?”

林霁看他表面上一味伏低做小,殷勤备至,可实际上再乖滑不过,知道去撞舅***金钟,算计好了只要舅妈出面,这戏是一定去看的。

她只好回答:“我这几日,要考试了,时间上会很紧张。”

果然他极失望地喃了一句:“这样啊!”眼神空茫地望了她很久,仿佛下了极大决心说道:“林小姐,那一****偶然遇见你,就——就对你一见倾心,我今天大胆说出来,我也知道是唐突林小姐了,可是希望林小姐能给我一个机会。”

林霁万万想不到这人如此急切大胆,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直白。她吓了一跳,脸色绯红,急忙说:“康先生——”

那康少爷并不给她反驳的余地,说:“林小姐,你放心就是,我不会逼你。如果你此刻不愿意,我们可以做普通朋友,只盼林小姐不要拒绝。”

林霁心乱如麻,沉默了一下,说:“对不起,请容我考虑一下。”

“好,好,我不是逼你,只是仰慕林小姐。”他嘴上客气,脸上却显出十二分的喜气来。

林霁枯坐着,一盘一盘的菜端了上来,她无心品尝,听得康公子似乎心情大好,话题转到别的上面去,滔滔不绝,话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像是咂密的雨丝,叫人透不过气来。

她无心敷衍下去,站起身来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去松一口气。问了侍者,那洗手间却在楼上,她只得沿着楼梯迤逦而上,才知道二楼专设着许多包厢,走廊上倒是安静的很,木制地板踩上去“咚咚”作响。

从洗手间出来后,她并没有沿原路返回,而是折到另一处的一个过道上,发现过道也是通的,且一边的墙壁上开着几扇窗子,正对着江景,水上星火点点,传来“呜呜”汽笛声。

她临窗而立,站了好一会,才觉胸腔中一团郁气消失殆尽,恍然自己站得时间过长了,忙转了身想离开。却不知道自己身边什么时候,站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穿了件墨色的丝绒旗袍,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清瘦面容,干净和善。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踉跄了一下,急忙扶住一边的窗子,另一只手攥着白色帕子按左胸口。灯光下,一张脸瞬间变得蜡黄,整个身体摇摇欲坠。

林霁大惊,她急忙搀出那位夫人,惊问:“太太,你这是怎么了?太太,太太,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她无力地靠在林霁的怀里,额头上沁出细密汗珠,林霁拿了手绢在她脸上拭了一下,她略略抬起手指,示意她手腕上的手袋,颤巍巍说道:“……药……”

林霁急忙拿下她的黑色皮质的手袋,打开了才发现里面有一个精巧的锡制药盒,连忙递到她的手里,她抖着手按了一下,那药盒自动弹出两粒白色药丸来。林霁赶紧拿了药放到她嘴里,再看着她略一仰头,咽了下去。

“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林霁轻声问道,扶她靠着墙壁。

那妇人犹自闭着眼睛,脸色却是渐渐缓过来了,她轻轻点了一下头。

“那你的位子在哪里,我扶你回去。”林霁还是有些担心她。

“我没事,”她终于睁开眼睛,笑了笑,那笑容温和而虚弱,“不过是心悸,老毛病了。小姐,刚才谢谢你了。”

林霁答:“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换做别人也是一样的。

“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她又礼貌问道。

“我姓林——”林霁回答,还未说完,一阵醇厚男音传来,“母亲,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林霁抬眼望去,却见得一位男人走了过来,似乎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穿了一身黑色西装,身材颀长,面容出色,上唇上修剪整齐的胡须,添了老成严厉之气。眼睛狭长,十分有神,正眯着眼睛打量林霁,眼神锐利。林霁不自在起来,直觉这人目光能刺穿人心像窗外黑夜,幽深不可测。

她不觉放开了握着妇人的那双手,轻轻点头:“既然您已经没事了,我还有朋友在,那就先走一步了。”

“唉,林小姐——”那妇人急急唤她,谁料她已经脚步匆匆穿到另一边的走廊上去。

“怎么了?母亲认识这位小姐?”那年轻人走上前扶住了那妇人。

那位母亲握了儿子的手,嗔怪道:“杨铮,你看你这一副样子,多鲁莽,吓得人家小姐走了。都没有好好谢谢人家,刚才幸得是她,要不然我的药都拿不出来了——”

杨铮大惊:“母亲您刚才老毛病又犯了吗?”

他母亲却不在意地挥了一下手,“已经没事了,你不要担心,我一时半会死不了的,还要看着你娶妻生子呢。”

杨铮沉下脸来,“不能再由着您的性子,明天去医院吧。”

“我没事,上一次检查完到现在还不到半年,能有什么事?刚才我就是闷的,是谁想出来这主意,过个生日在家里也就罢了,非得闹到这西餐厅里来?”杨母非常不满,指指走廊一边的包厢,“杨铮,虽然我盼着你早一点成婚,可是里面那一个却是不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