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木有尾巴滴小蝌蚪》 最新章节 木有尾巴滴小蝌蚪娘受

更新时间:2020-04-21 12:04:47

《木有尾巴滴小蝌蚪》  最新章节 木有尾巴滴小蝌蚪娘受 连载中

《木有尾巴滴小蝌蚪》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牛逗逗分类:短篇主角:李启阳,启阳

完结小说《木有尾巴滴小蝌蚪》是牛逗逗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启阳,启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烦恼突降 1 这晚,李启阳又站在大桥边远眺。夜已深,但整座城市灯火通明,到江畔消夏的人流如织,兜售各种小物件的商贩,四处拉客的船...展开

《木有尾巴滴小蝌蚪》免费试读

烦恼突降

1

这晚,李启阳又站在大桥边远眺。夜已深,但整座城市灯火通明,到江畔消夏的人流如织,兜售各种小物件的商贩,四处拉客的船家更是增添了一份热闹。但很显然,李启阳不喜欢这些。他习惯性地把车停在路边,打开双闪和爆闪。这里虽然是禁停路段,但他那挂着公安牌照的破捷达车,不怕电子眼抓拍和罚单。

李启阳喜欢江水缓缓流动的声音和那股土腥味,这是一种生于斯长于斯的习惯。宽阔的江面能使人心情愉悦,每每遇到烦心事的时候,李启阳就愿意来这里站着,梳理心绪。

这回是工作上的事。

一转眼李启阳参加工作快6个年头了,在省电台做着一档非主流的校园节目,收听率很一般,领导也不重视。自己两年前就已经是中级职称了,但一直没有什么行政级别,连个副科都不是,眼看着比自己晚进台的人有的都是正科了,李启阳心里真是又愁又急啊。

此刻李启阳想跟她聊聊,但一想已经下班了,不方便,还是算了吧。平时,李启阳工作上一有什么心事总愿意先跟她商量下,他现在把这个曾经的恋人当作了知己。这时候电话响了,从铃声就知道是自己媳妇,李启阳心想怎么这么巧,刚想了一下别的女人,自己女人就来了电话,也算是心有灵犀了吧!

“在哪鬼混呢又?”

“在江北溜达溜达,透透气,想想国家大事”李启阳赶紧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岔开话题,好像自己真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哦,跟sei(谁)啊?我告诉你啊,找女人行,可别***别找男人哈!”李启阳的媳妇张馨予是个活泼开朗的女人,有股男人的泼实劲,虽说比自己小三岁,但李启阳处处都听她的。他们刚结婚不到两年,还处于比较恩爱的“蜜月期”。

“切,小样的,爷儿马上回去了,不说了,我开车了”李启阳匆匆挂了电话,开车回家。

李启阳发动车子,顺着大桥往家走,没想到到了桥下,就被交警拦了下来,他知道这是晚上夜查出大勤,李启阳心想,不好,又有麻烦了。他的这台破捷达是台正宗的无路权车,没有保险不说,还安装了警灯警报,使用的是省厅的公安牌照。他知道这是大桥上新投入使用的“鹰眼”把自己这台黑车揪了出来。这破玩意还真他妈好使,李启阳心里骂道,最近他在网上经常看到多少多少“问题车”哪天哪天又被“鹰眼”识破了的新闻,没想到今天让自己摊上了。

“你好,请出示驾驶证行驶证。”执勤交警过来,敬了个礼。

“没有,”李启阳淡定的说,“先靠边吧,咱们再说吧。”

“没有,你怎么上道?”交警吼道,“扣车。”

“不至于吧,你先处理别的,我不走,咱们一会说,”李启阳努力保持着平静,他知道今天碰到艮的了。

这时候凑过来了好几个交警,李启阳一样就看出来谁是带头的了,“我跟你们队长说吧?”李启阳跟截住他的交警说。

带班的队长过来了,李启阳一看眼熟,电视上见过,开口便说,“怎么着领导,不认识了?”

这个队长突然一愣,怎么上来就这样套近乎,“怎么回事?啥手续没有就敢上道?”

“呵呵,咱们关系单位,我们台‘第一民生’的记者采访过你,你这当领导的日理万机,不记得了?”李启阳把省电视台最火的民生新闻栏目搬出来说事了。“第一民生”是省台最著名的新闻节目,在全国都很有名,收视率很高,经常与一些职权部门联合检查,也算是为他们做宣传,所以,只要一提这个栏目,一般各部门都会给面子。

说话的同时,李启阳拿出了自己的记者证,“我跟你们宣传处的都认识!”

“哦,这牌子谁给你的?”队长问。

“省厅宣传处的大伟给的。”

“真是大伟给你的?”

“那当然了,您看我有必要撒这个谎嘛!”李启阳这几年“锻炼”地也是够可以的,瞎话张口就来,眼都不眨。其他他这个破牌子,是找自己当交警的同学压的。

“走吧,以后看出大勤的绕着点,让别人看到不好!”队长把记者证递了回来,小声说道。

“知道,知道,那谢谢领导了,咱们友情后补,友情候补,哪里我到队里感谢你去。”李启阳忽悠道。

“不用了,走吧,慢点开,”临走前,队长还敬了个礼。

李启阳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还是一线的好使。李启阳自己实习的时候也当过记者,跑过政法线。新闻媒体所谓的“战线”就是指具体的记者专门负责相关部门的新闻宣传工作,如有的负责医疗“战线”,有的负责教育“战线”。李启阳当年的政法战线,主要就是与公检法打交道,做的都是案件和一些维权之类的报道。虽然他只做了一年政法记者,但是在圈子里混的还算不错,做了幕后几年,曾经的采访对象有事还会想起来给他打电话。李启阳是个做媒体的好材料。他现在很后悔当初为了贪图清闲,选择了到电台做个这不入流的节目。

到了家吃过饭,已经很晚了,李启阳直接躺在了床上开始看报纸。读报一般是他每天的最后一项工作,虽然自己不做新闻工作,但是多年的习惯改不了了,每天他都有意无意的尽量接触大量的信息,李启阳知道这都是积累,没准哪天就能用到。

这几天李启阳总寻思单位改革的事儿,没心思看报,报纸压了一大堆,他觉得买了不读浪费,于是见缝插针的有空就看几版。

这时候他那可爱的小媳妇洗的干干净净的蹭了过来,贱斯斯地说,“Hi,老板晚上有没有时间啊?”

“嘿嘿,不的了,这几天太累了,”李启阳应付说。

“靠,你丫是不是又看A片自己释放了?”

“哪有?!真挺累的,你看我都没洗澡就躺着了。”

“那好吧,今天姐姐暂且饶过你了。”媳妇悻悻地躺倒了一边。

李启阳一晚几近无眠,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改革的事,我得动动了,他对自己说。

2

李启阳所在的省台对于这个北方经济弱省来说自然是最有实力的媒体了,这从他们的办公大楼就看得出来——东江省广播电视局大厦是一个由六座高楼组成的建筑群,这几栋楼错落有致,相互连接,在当地也算是一个地标性的建筑。

李启阳工作的频率是前几年新开办的,主要面向广大在校学生和青年人。李启阳的节目做起来很简单,不累,不像别的编辑记者那样天天忙得不可开交似的,自然也没有什么压力。但弊端是这个节目太边缘化了,可有可无,领导不在乎,听众更是寥寥无几。可能就因为是台里少有的双语节目,台领导觉得它的存在能体现省级媒体的实力,才一直没被取消。于是李启阳也就是靠在这混日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家里人都让他趁着工作清闲,赶紧要个小孩。

其实李启阳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错,省属高校最好的英语系毕业的高材生,凭一己之力考入了省电台,之后不久,又公费读了个新闻研究生,这下子他在这个省级新闻媒体单位也算是“对口”了。但是,也可能是这几年自己太顺了,李启阳有点不思进取,平时也没想过混个一官半职什么的,而且他一贯是鄙夷那种**习气、官僚作风的。但是这回李启阳真的着急了。

新来的台长是出了名的改革派,去年刚一履新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人事制度改革。李启阳心里是支持改革的,因为他明白对这个极具中国特色的“事业单位”的改革势所必然,但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下手这么狠。

首先改的是单位的处一级领导。50周岁以上的现任正处级干部,除非背景特别硬的统统退了二线;副处级的任职资格调整到了40周岁。处级干部调整完,各个频率做了相应调整。

一时间人心惶惶,李启阳感觉整个单位一下子变成了80年代的东欧国家——处处窃窃私语,人人拉帮结派——因为这些混迹在这个不发达省份的正厅级事业单位工作的人们从来都是吃着大锅饭,每月享受着公务员待遇的工资,拿着相对不菲的奖金,怎么说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收入跟同样是垄断行业的石油、电力、通信没法比,但也算是衣食无忧,李启阳每月的收入几倍于那些忙碌在普通企事业单位的人们,他常常“鄙视”自己媳妇单位的那些男同志,每月区区2000多元钱可咋养家糊口!

对于这突然起来的改革,大多数人无所适从,因为他们不明确改革的方向,但有一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改后最后必定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于是很多人开始行动起来了——基层员工“投亲靠友”似的四处活动,希望更傍上个好领导;中层领导们则到处“招兵买马”,希望能把自己最信任的或最能干的人招至旗下。

这些一开始李启**本不“感冒”,他当时还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在一旁观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双语节目有较强的专业性,而且自己是这个节目的元老,只要节目还在就不存在别人来抢饭碗的问题。但是改革进行到最后,李启阳发现了问题,心里开始不是滋味了。

配合人事改革的是绩效改革。在业务部门传统的大锅饭被打破了。按岗定编,绩效工资向一线采编部门倾斜。这一倾斜不要紧,像李启阳这样的非主流节目,没有什么收听率,更没有广告收入,虽然他也算中级职称的老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