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倾天下:王爷乖乖宠》爆宠王爷王爷乖乖就擒 Twink 妃倾天下:王爷乖乖宠出柜

更新时间:2020-04-22 16:02:29

《妃倾天下:王爷乖乖宠》爆宠王爷王爷乖乖就擒 Twink 妃倾天下:王爷乖乖宠出柜 连载中

《妃倾天下:王爷乖乖宠》

来源:作者:风殇月夜分类:架空主角:雪儿,皇商风

主角叫雪儿,皇商风的小说是《妃倾天下:王爷乖乖宠》,它的作者是风殇月夜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风萁朝千雪儿摇摇头,突然狠狠地一掌劈在木门上。来自北海岛屿的珍稀铁木被他汹涌的掌力劈中,登时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缝。 之前被燃月郡主...展开

《妃倾天下:王爷乖乖宠》免费试读

风萁朝千雪儿摇摇头,突然狠狠地一掌劈在木门上。来自北海岛屿的珍稀铁木被他汹涌的掌力劈中,登时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缝。

之前被燃月郡主死死纠葛的时候,风萁数次出掌,却对北海铁木制造的木门毫无作用。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

千雪儿狐疑地盯着风萁,却见风萁强自忍下胸口翻涌的气血。

这一掌,他几乎耗费了平生一大半的内力。

既然千雪儿想要伪造现场,那他自然要帮着她来干。

无论怎样,风萁不会将千雪儿暴露出来,将她置身于危险之中。

然而千雪儿并不是那种寻常女子,她的观察力超乎寻常的敏锐尖刻。她立即死死揪住风萁的手阻止道:“就算被人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

她也是不愿意叫风萁去冒险。只是她晚了一步。风萁终究还是一掌劈碎了木门。

风萁哇地喷出一口鲜血,脚底一个踉跄,幸好被千雪儿稳稳地扶到怀里。

“怎么样!你没事吧?”千雪儿摸了摸怀中的药囊。

能够迅速治疗内伤的就数无伤玄乳了。幸好她早有防备,从来不敢懈怠。她赶紧取出一瓶无伤玄乳小心翼翼地喂给风萁。

风萁忍着胸口的剧痛,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美人温柔的拥抱。

在千雪儿看不见的地方,风萁桃花眸子里骤然闪过一丝狡诈与欢喜。

若是此生得你相伴,唯余欢喜二字。

那探子将丫鬟的尸体丢弃在后院的废井中,然后回到小郡主居住的院子里,准备将千雪儿安全地带走。

岂料,风萁突然拉住千雪儿的手,桃花眸子里凝着一抹狠厉。

“不行!等燃月郡主醒过来,她必会污蔑于你,去皇帝跟前告状!”

千雪儿微微一愣,风萁口中的称呼不再是亲密的小师妹,而是透着深深疏离感的燃月郡主,如此说来,燃月郡主在他心目中,已经不再是胜似亲人的同门师妹了么?

不知何故,千雪儿心中又是感慨又是担忧。

生怕这样的风萁会得罪了药圣师父,甚至会遭受暮月山师门的背弃!

没等千雪儿反应过来,风萁就将她推到门外,然后他自己一个疾步踩着轻功飞到燃月郡主身边,就见小郡主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和千雪儿。

方才他和千雪儿之间的拥抱亲昵俱都落在小郡主眼里。

看着燃月郡主露出那种恨毒了千雪儿的眼神,那般嫉恨如狂,像是轻易就能将千雪儿撕碎,风萁登时神色一凛,犹豫了几个瞬息的功夫,终是下定决心。

“小师妹,我知道你很想杀死千雪儿,可惜她不能死。”风萁俯身凑到燃月郡主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念在你我同门十六年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燃月郡主的呼吸顿时乱了,她不敢置信地抬起头,费力地挣扎道:“呜呜!”

她的嘴唇被布条牢牢地绑住了,所以发不出半个清晰的字眼。

风萁冷酷地盯着她,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她坐在景泰帝特地派人遣造的软轿上一路来到神秘的北境暮月山,她一时好奇心作祟,便掀起轿帘朝路边看去。

那一抹瑰丽的红色点缀在葱茏郁郁的山林中,瞬间就惊艳了她。

那一眼的沉沦,整整蛊惑了她十六年。

直到她此行回京碰到另外一个女子,师兄口中的小狐狸,亦是让他欢喜让他忧的相府三小姐。她以为自己天潢贵胄的身份足以压制住情敌,只可惜,一步错步步难。

此时,望着风萁冷酷决绝的桃花眸子,燃月郡主恍惚间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坐在暮月山半山腰一株巨大的老桃花树上。

天光晴好,桃花烂漫。再漂亮的桃花都抵不上那红衣少年偶尔的一记回眸。

那时候风萁手中执着雪亮锋利的匕首,正在一刀刀剥去刺猬的尖刺和外壳。

燃月郡主突然想起来,当时风萁的眼神和此时此刻盯着自己的眼神多么像!

如出一辙的冷酷,居高临下的傲慢,恣意横行的骄狂……

原来在师兄眼中,她自始至终不过是一只被人剥皮的刺猬么?

恍惚间,燃月郡主似乎看到风萁脸上一闪而逝的愧疚与为难。

他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不惜牺牲自己十六年朝夕相处的同门。

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千雪儿被风萁推到门外,她并未离开。明明应该离开的。

她脚步一滞,终究还是回过头来冲到屋里,就见燃月郡主艰难地仰着头,大口地喘着气,像极了一条濒死的鱼。

小郡主的眼睛瞪得很大,大得只能容下风萁一个人。

不知何时,风萁替她解开束缚,尽管如此,她已经不能自由地行走。只能费力地爬到风咏脚下,然后十指如钩死死地扣住风萁的脚踝:“师兄,我先走了。我在那边等你。黄泉路上,你一定会陪伴我走完的。是不是?”

说罢,燃月郡主发出一声嘶哑凄厉的叫声:“啊——”

千雪儿心神一颤,差点稳不住身子,幸好被风萁眼疾手快地扶住。

见燃月郡主软软地倒下去,再无声息,千雪儿吃惊地抡圆美眸:“你杀了她!”

风萁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却丝毫不觉得自己残忍:“她该死。”

千雪儿登时哑然,兴许旁人无法理解风萁的做法,同门师妹说杀就杀,哪有半点情义可言?

可千雪儿知道,风萁就是这么一个人,恣意妄为,从来不会顾忌旁人的感受。

看着风萁这副特立独行的模样,千雪儿忽然勾了勾唇角。

前世他带伤来到教坊司中与她结识,当时他就是一个无拘无束的少年。

世上不应该出现任何羁绊,将这个如风的少年囚禁在原地。哪怕是她自己。

千雪儿伸手推了推风萁,示意他松开手势,然后她俯身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燃月郡主真的已经断绝生机,再无翻转的可能。

“走吧。”千雪儿怅然地一叹。

燃月郡主屡屡对自己下毒手,她自然不可能生出半点同情与愧疚感来。

风萁和千雪儿走出房门,在假扮成侍卫的探子指引下,顺利走出郡主府。

回到相府紫薇园,千雪儿知道燃月郡主之死不可能轻易地落下帷幕。

果然翌日一早,千丞相受到急召,匆匆忙忙地进宫面圣。

随后景泰帝在朝堂上震怒,下令大理寺缉捕凶手。

千雪儿早就做好了被大理寺捉拿审讯的准备,岂料,案件根本不需要任何调查,大理寺直接将目光锁定在皇商风家的嫡子身上。

千丞相回府之后告诉众人,燃月郡主死状极其惨烈,心肺是被活活震碎的。

拥有如此深厚内力的人,又能在郡主府中自由出入,大理寺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风萁。随后仵作在燃月郡主手中发现一块布料,正是风萁所穿的羽锦缎子。

案情很快水落石出,大理寺派出大批刑卫前去皇商风家缉拿凶犯,却不料,风萁早就不知所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