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上掉下只兔大爷》天上掉下只m 平胸小受文 天上掉下只兔大爷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0-06-02 12:04:49

《天上掉下只兔大爷》天上掉下只m 平胸小受文 天上掉下只兔大爷忠犬攻 连载中

《天上掉下只兔大爷》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二兔不二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鹿呦呦,巫白

主角叫鹿呦呦,巫白的小说是《天上掉下只兔大爷》,它的作者是二兔不二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等鹿奶奶拿来被子,巫白很自觉的在地上打起了地铺。 两人收拾完,鹿奶奶一边烧着水,一边已经在忙活着晚饭。 “奶奶,我来帮你。”鹿呦...展开

《天上掉下只兔大爷》免费试读

等鹿奶奶拿来被子,巫白很自觉的在地上打起了地铺。

两人收拾完,鹿奶奶一边烧着水,一边已经在忙活着晚饭。

“奶奶,我来帮你。”鹿呦呦袖子一挽就要上前帮忙,鹿奶奶摆了摆手,不让她帮忙,她没办法只好去旁边坐下。

“奶奶,我们在森林中迷路,出来是你们这,也不熟悉地方,回去的话总得盘活点物资钱财在身上,所以有可能会在你们村上长住。”

顿了顿她又说道:“长期在这里麻烦您也不好,您看能不能帮我们问问,村上人家哪里有空闲的屋子,我们可以租住,这样也觉得心里踏实。”

鹿奶奶听闻,点点头,“没问题,这天也见晚了,我明儿就去问问村长他们,你们可以一起。”

“对了还有件事儿,我们这还有些打猎到的东西,想卖了换些钱财,您看村上有没有人要收的。”

“没问题,村上的王猎户会去镇上赶集,一般等个十来天就会去一趟,这里家户户有想要买的或者卖的东西也会托他带上,到时候我帮你给他说声。”

鹿呦呦道了谢。

没多久,鹿奶奶就做好了晚饭,几个小菜一个汤,还有蒸的一种淡黄色馍馍当主食,闻起来清香,吃起来就是谷物的味道,这对于许久没有吃过面食的鹿呦呦来说,简直恨不得吞它个三四块。

但是鹿家就一老一小,日子不富裕,只能说还过得去,今天因为有他们的到来,菜略微丰盛,但盘中的馍馍也只够一人两个。

巫白这时候默不作声的把自己刚夹的一个馍馍放在了鹿呦呦碗中。

鹿呦呦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没事,巫白,你吃吧。”

“你吃。”巫白坚持。

她把碗里的馍馍分成了两半,不由分说的把其中另一半还给巫白。

鹿奶奶抱歉的说道:“家里存粮不够,只能委屈你们了。”

鹿呦呦连连摆手,直说没事。

这菜也是久违的炒菜味道,鹿呦呦差点没感动的流泪。吃了那么久的自然风味,终于感受到了烟火气!

一顿饭,是吃的干干净净,到最后,鹿呦呦觉得肚子都有些撑。

到了晚上,等喂了小老虎,便开始洗漱,鹿家洗澡的地方在另一个房间里,房间砌了个大灶台,灶台上挨着墙是一口大铁锅。台子上放着带把的小木桶。

鹿呦呦有些疑惑,铁、铁锅炖大肉??

除了提进来单独烧好装着的水,这大铁锅中也有水,手伸进去一探,温度适宜。

“你们先洗着,洗完叫我,我把水再铲出来,我这另一边还烧着水的,不用担心热水不够。”鹿奶奶说道。

接着她端来一个小锅,揭开一看,里面是褐色的粘稠液体。

“这是木荚树的果实,用这个来洗澡洗头。”说完又递出了布,示意鹿呦呦洗完澡用这个擦身体。

这洗澡的怎这么像他们那里的皂角......鹿呦呦心里想着,伸手一一接过。

巫白和鹿奶奶都退了出去,鹿呦呦用手指挖了这褐色液体仔细一看、一闻,“果然是皂角!只是叫法不同。”

以前展销会有人卖这东西,说是纯天然对头发好,鹿呦呦当时还买了一瓶,结果买回来没用几次便一直放在了那里。

在躺进热水的一瞬间,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有太久没有洗过热水澡了!

用了好大的功夫洗完了头发和身体,鹿呦呦觉得浑身神清气爽,身上头上不再是油油的,洗完的头发还有植物散发出的清香。穿好了鹿奶奶给的衣裳,也不麻烦鹿奶奶,自己把洗澡水铲到桶里放在一边。

叫了巫白,巫白看到鹿呦呦两颊通红,一双眼睛因为刚洗了澡显得湿漉漉的,整个皮肤水水嫩嫩的还冒着热气儿,看上去带着几分诱人。

“怎么了,该你了,快去洗吧。”鹿呦呦疑惑的挥挥手,巫白这才反应过来,愣愣的点点头进去了。

到了晚上,鹿呦呦反而不是太能入睡,可能是又换了陌生的环境,巫白和小老虎没有动静,好像已经睡着了。

而巫白听着榻上的人翻来覆去的沙沙声,却也是有些睡不着,刚才鹿呦呦小脸红润水灵的模样还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巫白。”鹿呦呦忽然试探着浅浅叫了一声。

“怎么啦?”

“没事。”她静了一会儿,说道。

“乖,早点休息吧。”

“嗯。”

一夜无话。

次日,鹿奶奶带着他们来到村长家中,鹿小星也跟在后面凑热闹。

村长家和一般家的房屋相比,显得要宽敞大气不少,还特意用篱笆围了一圈。

敲响了村长家的门,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位少年,猫耳猫尾,看样子比鹿小星要大上一些。

身后的鹿小星看到少年,却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

“符离,村长呢?”鹿奶奶问道。

少年这时候抬起了头,鹿呦呦一惊,这孩子眸子一金一篮,金色的那只竟然是双瞳!

巫白也是一惊,少年把众人的表情收下眼底,嘴巴一咧,讥讽的一笑:“你等着。”

没多时村长出来了,招呼着众人进去坐下。

村长身材很瘦,但是骨骼宽大,倒也显得高大,鬓生有白发,还留着一撮胡子,胡子也已经花白。

村长的爱人,是一位看上去比较精明的女人,三角眼,眼白有些多,不说话的时候就显得很凶。

鹿呦呦他们向村长说明了来意,村长沉吟片刻,倒是有一家好像有空的房子,需要他问问,等要临走,鹿呦呦拿出准备好的鱼肉,想要送给村长以表谢意,村长不接,最后还是被他媳妇接下,众人这才回去。

才吃过午饭,村长就找人来了消息,说村尾有一家鼠家的宅子,问询他们后,表示愿意租给鹿呦呦巫白二人,宅子带个小院,是他们的祖宅,因为后来人多,就在另一个地方挑了块地重新搭了更宽敞的房子,所以这座便被空置出来,因为很久没住人了,入住还需要修缮一番。

鹿呦呦欣然接受,又跟着人去找鼠家单独谈价格,最后以一根野猪腿肉加三条鱼干作为一个月的费用,鼠家的人还答应帮忙修缮,倒是能省鹿呦呦巫白不少力气。

等鹿呦呦巫白住进租住的宅子中,已经是四天后的事了。

看着虽小但是设施都还好的宅子,鹿呦呦很是高兴,自己租住的空间,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没有了寄人篱下的感觉。

两人又用剩下的一些肉跟村上的人家陆陆续续换了些生活用品,但最后还是缺一些东西,因为物资不够,也没办法再跟村民换了。

“巫白,我们现在还缺两把椅子,还得再添一个装水的木桶,对了,还需要一副斧头。”鹿呦呦板着手指细数还缺的物资。

再想了几样出来,忽然又说道:“我们还得再寻两套衣服,不能总这一套衣服吧,之前的衣裳破破烂烂的也不能穿了,外套倒是可以裁一裁,或许还能重新做件上衣。”

说完又拉下了脸,“可是我们的东西也不多了,还说叫那个王猎户给我们带上点东西去镇上换钱。”

“没事的,明天我带着小老虎打猎去,我可以重新编个兔笼。”巫白安慰道。

晚上,鹿呦呦在新地方躺下,夜朗星稀,雨季算过去了,夜晚的微风顺着木窗吹进来,气味很是清新。

宅子有两间房,巫白终于不用打地铺,在隔壁睡了下来,小老虎还是在鹿呦呦的房间,窝在地上,尾巴一盘,也是睡得香甜。

第二天巫白和鹿呦呦一起去河边打水,本想让小老虎看家,结果它听不懂话,仍屁颠屁颠的跟在他们身后出门。

去的路上遇到三三两两的村民,有几个还友善的向他们点点头打招呼,让鹿呦呦觉得大家都还挺亲切的。

到了村口的河边,此时只剩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打了水,吃力的提着两个大木桶迎面走来。

鹿呦呦一看,这不是村长家的小孩吗!

猫耳的少年看到是他们,扫视一眼就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提着木桶走。

少年身材纤细,手臂也是细细的,提着两个大木桶很是吃力,一晃一晃的挪着走,鹿呦呦上前关切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他冷漠的回应,又往前走一段歇两步。

忽然少年一个趔趄,木桶的重量把他往前面一带,重心不稳之下摔倒在地,木桶没倒,但是洒出的水浸湿了地上的泥土,弄脏了他的衣裳。

鹿呦呦赶紧过去要扶他,却被一下拍开了双手。

“说了不要你帮忙!”少年声音忽然有些尖锐,鹿呦呦在原地愣住,不知道如何是好。

巫白看到这一幕,好看的眉头皱起,觉得这少年实在是不通人情。

“你.....”鹿呦呦想说什么,又担心有些话会适得其反。

“不要你们的假好心!”少年已经起身了,重新提起木桶闷闷的说了一句。

鹿呦呦巫白就这样看着少年的身影渐渐走远,两人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开始忙活自己的事。

两人打了水,一些提回家,一些给鹿奶奶提去,鹿奶奶年岁已高,没什么力气,小孩子鹿小星又太过幼小,也没什么能力能帮着操持家务,于是两人之前便商量过,得经常去帮助帮助他们。

等忙完,他们又去山上拿了些树枝木柴,回家编制起兔笼和鱼笼来。两人分工明确,巫白编兔笼,鹿呦呦编鱼笼,一个下午,两人都赶制了两个出来。

看到太阳还没下山,两人带着小老虎进林寻了位置把笼子都放好,等着猎物上钩,小老虎也在林中嗅嗅探探,时不时追个蝴蝶,草上打个滚,好不惬意。

等回来的时候忽然见到村里有人家的房前聚了许多人,人声嚷嚷,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

两人走近一探,一位男人虚弱的躺倒在地,脸色苍白,裤腿被挽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