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戏精王爷的黑月光》王爷的戏精夫君 Twink 戏精王爷的黑月光总攻

更新时间:2020-06-18 04:03:58

《戏精王爷的黑月光》王爷的戏精夫君 Twink 戏精王爷的黑月光总攻 连载中

《戏精王爷的黑月光》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暖安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姜香寒,夜辰

独家完整版小说《戏精王爷的黑月光》是暖安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香寒,夜辰,书中主要讲述了: 慕夜辰足尖点地,飞身掠起,带着她往相府方向而去。 “王妃似乎会些拳脚功夫。” “嗯,我小时身体弱,义父给我请了师傅教了我些拳脚功...展开

《戏精王爷的黑月光》免费试读

慕夜辰足尖点地,飞身掠起,带着她往相府方向而去。

“王妃似乎会些拳脚功夫。”

“嗯,我小时身体弱,义父给我请了师傅教了我些拳脚功夫,我对功夫很是热爱,经常专研练习。”这是事实,她也没必要刻意隐瞒。

萧如廉为了掩盖真相,确实对外宣称原主学功夫只是强身健体,他也切切实实给原主请过师傅。

“到了!”

“谢谢!”

萧云锦发自真心地对他道了声谢。

这群黑衣人应该是之前就盯上了她,不过应该是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

如果不是慕夜辰,或许今天她就必死无疑了。

“王妃何须跟本王客气!”慕夜辰说得轻描淡写。

“我回府了。”萧云锦冲他笑笑,然后转身,足尖点地,纵身一跃。

嗯,怎么回事?还在原地?

再试一次。

这回卯足力气,只跳到墙头的一半,又落了下来。

看来是刚才那番打斗耗费了她太多力气,连这么矮的墙头都跳不上去了。

这回不是她装了。

“呵呵……”

某人无情嘲笑,磁性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嘹亮。

情急之下,萧云锦连忙伸手捂住他嘴巴,压低声音,娇嗔道:“不许笑!要是被相府的人发现就惨了。”

慕夜辰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哑然,冲她点点头。

他内心有些期待被人发现。

慕的感觉自己的动作有些暧昧,萧云锦连忙抽回手。

“呵呵……”

“你还笑!”

萧云锦蹙起秀眉瞪了他一眼,就像是心上人不小心做错了事,女子在轻轻对他发脾气。

慕夜辰伸手揽上她的腰,带她轻盈飞入院中。

待她站稳后,他消失在黑暗中。

萧云锦转身回屋,松了一口气,与某人逢场作戏,真的是耗费心力。

“小姐,你没事吧?”

看着萧云锦墨蓝色衣服上一片片的污渍,欢儿担心的问。

萧云锦摇摇头。

“欢儿,明天我们去清水村一趟。”

“小姐,去那里做什么呀?”

“明天再告诉你。”

……

昨天发生的事,让萧云锦觉得,有一件防身利器太重要了。

之前原主也是随身携带匕首的,只是上个月与人打斗时,不小心弄丢了。

听闻城郊十里外,有个清水村,那里有一家陈氏铸剑铺,善于铸造防身利器,铸造出来的匕首,精致小巧,而且锋利无比。

她决定去那里铸造一把,用来防身。

天刚蒙蒙亮,她与欢儿就起了床,换上普通的男装,骑马出了城。

随着骏马的疾行,眼前的景色,逐渐由喧嚣的城区变为清净的郊外。

现下已是春日,自上回冰雪消融后,天气渐渐暖和起来。

几朵白云轻纱似的飘在天空。

耳畔,风贴着脸颊匆匆划过,也不觉得冷。

远远瞧着,群山泛翠,千丝万缕的柳枝上,也像似蒙了一团团绒绒的绿雾。

离村庄越近,道路越窄,弯弯绕绕的小陌上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

看到清水村的石头牌坊,萧云锦与欢儿下马,牵着缰绳,向村子里走去。

一条小路横贯村子,路两边零零落落的住着几十户人家。

“婆婆,请问陈氏铸剑铺在哪呀?”

欢儿叫住了经过的老婆婆笑着问道。

扛着锄头的老婆婆,打了量下眼前两个白净的书生模样的人,指了指东面方向,“年轻人啊,陈氏铸剑铺不在村子里。出了村,沿着小路,向东走,看见一颗大柳树停下来,树旁那户人家就是了。”

萧云锦道了声谢,便按照老婆婆说的方位寻去。

“小姐,你看,大柳树!”

欢儿指着前面的一棵树,满脸兴奋。

萧云锦点点头,她听到了叮叮当当的敲击声,想必前面那家石头砌的房子就是了。

欢儿把两匹马拴在树上。

萧云锦走到门前,朝里面望了望。

看到院子东南角摆着一个大的锻造炉,一个四十岁上下,满脸络腮胡子,光着膀子的男人正拿着锤子,叮叮当当的敲着一把刚锻造出炉的火红色半成品。

一个年轻些的男子在一边打下手。

“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萧云锦很是客气。

两人正专心干活,并未听见。

萧云锦又抬高声音问了一遍。

年轻的男人最先听到,他停下手中的活,笑着走过来,“两位公子,里面请。”

萧云锦走进院中,络腮胡男人抬头冷冷瞄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做自己手上的活,并不理她。

她疑惑看了一眼旁边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面露歉意,“公子,莫怪,家父不喜与人交谈,公子想要打造什么样的兵器,说与我听就是了。”

萧云锦跟着年轻男子进屋,详细告知他所需匕首的样子。

男子拿笔一一记录了下来。记录完毕后,男子告诉她三日后来取。

萧云锦让欢儿交付了定金,并在男子记录的那页纸上签名“云晋”便出了院门。

沿原路返回,走了一段路程,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一身着白衣的男子,骑着一匹棕黑色骏马,从路的另一个方向,疾行而来。

乡间道路较窄,两个人骑马并行,将将能过,男子离萧云锦二人较近时,便放缓了速度。

待男子走近,萧云锦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下男子,约莫十六岁的年纪却满脸痞气。

再看看他的衣裳,材质极好,想必不是勋贵世家的子孙,就是富贵人家的少爷。

不知为什么,看着他的眉眼,萧云锦竟觉得有几分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她打量男子的同时,男子也在打量她。

待看清面前人的样貌时,男子眼睛危险地眯起,牵着缰绳的手也猛地握紧。

他勒住缰绳,停下。

男子双目喷火,紧紧盯着萧云锦,咬牙切齿,“萧云锦,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今天本皇子定当打到你求饶!”

这个女人上回竟然敢当街揍他,令他在朋友面前丢尽脸面,此仇不报非君子。

看他苍狂的样子,萧云锦倒是想起他来了。

就是之前当街戏弄姜香寒,被原主揍了的那个人。

原主幼时在街上乞讨时,小小的姜香寒曾给过她一串糖葫芦,虽然后来糖葫芦被人抢走了,姜香寒也早已不记得这件小事了,但是原主一直记得,所以当原主在街上看到姜香寒被醉酒的男子调戏时,虽然知道男子就是六皇子,慕景阳,原主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揍了他一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