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吾颂》颂吾真名者 天然受 吾颂GV

更新时间:2020-06-28 16:03:37

《吾颂》颂吾真名者 天然受 吾颂GV 连载中

《吾颂》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山南玉分类:历史主角:肖伯,殷年

完结小说《吾颂》是山南玉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肖伯,殷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有什么解决方法?” 许颖余盯着殷年的脑袋,真想看看他脑子中到底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大人,小子的意思就是将那些流民按照身体强...展开

《吾颂》免费试读

“有什么解决方法?”

许颖余盯着殷年的脑袋,真想看看他脑子中到底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大人,小子的意思就是将那些流民按照身体强弱分配成一个队,让那些妇孺老弱同样分配工作,妇人和体弱者可为劳役的做饭或开垦土地,小孩及老人进山捡拾柴禾等等这样就分配的差不多,明年战事就将彻底结束,这样就可以来年他们不会再为生计重新成为难民。对于那些新开垦出来土地县衙可以确定几年内不缴税,这样就可以来年他们不会再为生计重新成为流民。”

殷年将自己的想法表达清楚后,看着陷入思考的许知县。

“还有,城外的流民营地该换地方,最好选择在活水旁!”

殷年从今日看到流民营地的安置的位置不对,那是六千多流民聚集在一个没有活水的位置吃喝拉撒,疫病出现是迟早的事。

“这个我也考虑过,暂时没想到一个好的安置地方,还有刚才小年那个解决方法还得与县丞、主簿商议之后再做决定,如果达成这些我愿交予小年你全权负责,官府全力配合,小年你看如何?”

“您信任一个尚未束发的少年能做好这样的事吗?”

殷年听到知县这句话后大惊失色,没想到许大人把这样棘手的事全权交由自己,这也太随便了些吧。

“有志者不在年高,既然小年你能提出这样的想法,就有把这件事做成功的能力。”

许颖余拍着殷年的肩膀,他的直觉不会错,这个少年人会做的很好。他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想出这样解决方法,让他去实践何尝不是一种让他成长方式,让他飞得更远。

“这样实在是太仓促了些,希望大人您认真考虑下,这是六千多个人,让一个孩子掌握他们的生命,太不厚道吧?”

殷年想极力推脱,看到许知县的笃定的眼神,心里感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小年你还没回家吧!先回家去,我去找县丞与主簿商议过后,便去找你!”

许颖余已经知道那两个老滑头,听到有人在前面顶缸,肯定会点头答应。毕竟这孩子当初在鄢城可是出名的聪慧,再这四年有前户部侍郎梁公的教导。

“那小子便告辞,还望大人慎重考虑!”

殷年告别许颖余后,便出了县衙,上马车往家而去。回家路还是那么熟悉,肖伯一路和路旁邻居打着招呼。

殷年的家在城外五里外,临近小溪,门前两棵高大的柳树,在深秋中已经没有叶子,长长的枝条垂入溪水中,殷年下马车推开门,院子还是熟悉的院子,房间里纺车传出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眼睛泛起泪花。

纺车声音停了下来,房门嘎吱慢慢打开,殷母看到那每日思念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开门停顿,右手扶着门框上,眼泪控制不住顺着也不再年轻的脸庞滴落在地上。

“年儿?”

殷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个场景在梦里出现过无数遍,她已经分不清是梦还是年儿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睛里。

“母亲,年儿回来了!”

殷年向母亲奔去,四年不见,母亲已经苍老的好多,自己却不能陪在她身边,心中被内疚占满。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殷母摸着怀中的殷年脑袋,四年不见,年儿已经长得和自己差不多高了,也不再是那个能轻轻伸手就能摸到头的年纪。

“让为娘看看年儿有哪些变化?”

殷母轻轻推开殷年,仔细看着长成小大人的殷年,也变得强壮了些,殷母脸上堆满笑容。他们三兄弟中殷母最担心就是殷年,兴儿、牧儿生来身体好,可年儿从出生就虚弱,这让殷父殷母很自责,年儿出生那年正值百年难遇的旱灾,冬天出生时又是遭遇凛冬,让本就缺粮短食年儿患上寒症。每到冬日就会复发,见不得冷!

“母亲,年儿对不起您...”

殷年看见母亲脸上生出的皱纹,原本母亲那头引以为傲的黑发也有了白发。

“傻孩子,说什么呢?不都好好的吗?以后为娘不许你说这些傻话!”

殷夫人用手轻轻捂住殷年的嘴巴,脸上带着些许责怪,天下没有母亲不希望自己儿子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为了孩子什么都可放下。

肖伯将马车停在院外,提着箱子站在院门处,看着夫人和三少爷温馨重逢。低头看了看右腿,值了。

“均二哥,快进来坐!”

殷夫人一直在看自己宝贝儿子,没在意到肖伯站在院门口处。用衣袖胡乱的擦拭脸上的泪痕后便请肖伯进来。

“夫人,没事!”

肖伯一瘸一拐的走进院子,为了让自己走得自然些,已经奋力让自己右腿不那么不自然,没想到越刻意越不自然。

“均二哥,你这是?”

殷夫人皱着眉头,没想到二哥怎么就变成这样。转头看着年儿,目光相接时,殷年低下头。

“没事,夫人,这就是些小伤!”肖伯拍了拍右腿,示意自己没事。

“年儿,你给为娘说肖伯到底是怎么伤的?”看着年儿低下头,看来肖二哥这伤定与年儿有关。

“夫人,这点伤不算什么,就不要再追问少爷!”

对于这件事肖伯自己并无任何责怪,这一切还是自己问题。肖伯不想再在这件事有任何纠缠。虽事因少爷而起,却是自己护卫无力才致使如此,如果再追问下去,会让少爷更加自责,这不是他想的结果。

“既然二哥也这么说了,那便这样!”

殷夫人听完肖二哥讲完后,此中故事看来是他们叔侄间的秘密。殷夫人轻抚低着头殷年,看来肖二哥受伤这件事对年儿打击挺大。

“夫人,老爷呢?”

肖伯从进门也没见到府上除了夫人,家中再无其他人。

“老爷和小凡都去流民营帮助县衙管理那些流民。”

从流民营建立开始后没想到就几日光景,这鄢城县就涌入如此多流民,这让殷夫人想不通。以前打仗也有流民来鄢城避难,可从未有如此多流民。当得知这些流民从巨岩关附近府县来此,就每日开始担心自己两个孩子。现在悬着心放下来些。

“难怪,对了这个是二少爷托小少爷带回来的箱子!”

肖伯将手中的箱子递给殷夫人。

殷夫人接过箱子,轻轻抚摸着:“二哥,牧儿还好吗?”

“夫人,二少爷很好,还被朝廷册封为忠勇校尉。”

肖伯将殷牧被册封的事情告诉给殷夫人。这对于为人父母是最开心的事情。

“就好,牧儿出息了!”

殷夫人看着殷年,自己这三个孩子,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也没让他们费心。

“二哥,年儿你们还未曾用饭吧?我这就去烧饭,不久年儿父亲他们也该回来了!”

殷夫人将箱子放入老爷书房中。

“夫人,您与少爷这么多年没见,这件事还是让老奴来!”

肖伯瘸着脚向厨房走去。

“二哥,你还是坐下喝茶,今天年儿回来,还是让我下厨吧!”

殷夫人拦住肖伯,她明白肖伯的意思,但是年儿有四年没有吃到母亲烧的饭。

“那好吧,夫人!”

肖伯走到院中石桌前坐上,喝着殷夫人送来的茶水。

“母亲,我来帮您!”

殷年撸起长袖也走进厨房,帮母亲烧柴做饭。

“真好!”

肖伯喝着茶,听到厨房里母子两人说着话。

院门被推开,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的小孩窜进来,满身泥浆脸上青紫。

“家主奶奶!家主奶奶!今天小虎没打过我!”

肖尘开心的不得了,全靠家主奶奶教自己的方式将小虎打的屁滚尿流,这还是第一次打赢小虎。

他没看到家主奶奶,院子中坐着一个不认识的老爷爷,看上去和家主爷爷一样强壮。肖尘警惕的看着这个老爷爷退后一步,举起自己的小拳头。

“你是谁?家主奶奶在哪?我很厉害的哦!”

肖伯看到这个孩子后眼睛里泛起泪光。四年了我的孙子都长这么大了。肖伯不知道怎么和他开口说话。

“哎呀,小尘真厉害!”

殷夫人从厨房走出来,看着肖尘这个小泥猴,再看看一脸深情的肖二哥。便开口说道:“你认识他吗?”

小尘看着那个怪怪的爷爷,摇着头。

“他就是你家主爷爷经常给你说的爷爷呀!还不叫爷爷!”

殷夫人看着一脸警惕的肖尘,有些心酸。

“爷...爷爷!”

肖尘觉得家主奶奶不会错的,就瘪着嘴喊这个怪爷爷一声爷爷。

“诶!我的乖孙!”

肖伯瘸着腿走过去将这个泥猴孙子抱进怀中。

“你真的是我爷爷?”

肖尘在爷爷的怀里没有感受到一丝紧张。就睁大那两颗宝石般的眼睛问道。

“如假包换的,乖孙见到爷爷不高兴吗?”

“只要是我爷爷我都高兴!”

殷年、殷夫人、肖伯三人先是一愣,三个人笑得很开心,童言无忌。

殷夫人看着院中两爷孙开始慢慢熟悉,就回厨房给这小泥猴烧水洗澡,这个天还是有些冷,别感冒了。

县衙里,县丞、主簿坐在大堂两侧,他两人被知县叫回来,不知道有何要事要商。现在他们被流民这件事已经弄蓬头垢面,不知道又出何事,这样紧急。

知县慢慢走到主位上,抬手示意两人喝茶。两人一脸懵端起茶杯一口将杯中的茶喝光,对于现在做势的知县,不是碍于官阶,早就开锤了。

“这次的确有要事要商,但我希望你们先答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