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斜晖脉脉梦偎依》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意思 GL 斜晖脉脉梦偎依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9-06 12:04:29

《斜晖脉脉梦偎依》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意思 GL 斜晖脉脉梦偎依男妃文 连载中

《斜晖脉脉梦偎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拽拽·清尘分类:浪漫青春主角:许梦,闫寒

新书《斜晖脉脉梦偎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拽拽·清尘,主角许梦,闫寒,是一本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从那下起,大家都高看了秦臻一眼,为他之前的花心放浪不羁的负分形象给加分不少。 也为林梓岚的优秀,居然能收服这样一匹野马,社会公害...展开

《斜晖脉脉梦偎依》免费试读

从那下起,大家都高看了秦臻一眼,为他之前的花心放浪不羁的负分形象给加分不少。

也为林梓岚的优秀,居然能收服这样一匹野马,社会公害的害群之马,顶礼膜拜。

许梦已经一个星期没见过闫寒了,也没有联系,毕竟没什么理由了。上次的信息还没回复呢。

据说他们要考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的实习生,马上就要面试,他们的压力很大,担心影响他。

许梦只好尝试蹲点所有可以与他们宿舍偶遇的地方。一连好几天,碰不见人影,碎碎念的抱怨,他们难道不吃不喝吗?

关键其他大四的学长和学姐都很少碰得到,难道集体遁空了,还是集体辟谷了。

下午刚上完课,准备回宿舍,路上看到母亲的来电,一个人跑到操场附近接电话。

许梦喜极而涕,原来判决下来了,虽然没分到多少钱财。

但有一个店铺也可以,店铺不卖,有租金就可以供日常开销,学费母亲可以打工赚,终归两母女可以相互依靠的。

两母女说了些体己的话,这一年来东躲西藏搬了无数次房屋,现在安定下来,母亲准备去乡下买房,到时就有自己的家啦。

许梦一路欢跳想象新家的样子,也计划着买东西布置新家。因为资金有限,只好从这个月起,每个月买一点,到时放假再一起带回去。

许梦路过小卖铺时,抬头看了一眼男生宿舍,给闫寒拨了电话过去,说在他宿舍楼下,方便出来一下吗?

闫寒也估摸着是判决结果出来了,让许梦稍等一下。

许梦左顾右盼的期待的身影,却胡须长了几根,也不见收拾。

头发也长了遮住了眼睛,近看才发现头发上有皮筋扎过的痕迹,衣服也直接裹了外套出来,裤子还是皱巴巴的运动裤和脏脏的球鞋。

虽然第一次看到闫寒这么糟蹋的形象,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许梦想象着他扎个小辫子的样子,应该很滑稽吧,不小心就笑出声来。

闫寒柔和的笑着揉了她头发,让她等一下,跑到小卖铺买了两瓶酸奶,边走边喝。

许梦一路欢悦的把自己知道的告诉闫寒,闫寒静静的听着,慢慢放松的眉宇更加柔和,温和的眼神和浅浅的微笑让许梦心跳慢了半拍。

绕了半个校园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学校发生的一些新鲜事也说完了。

全部闫寒安静的听着,微笑和点头是他最简单的回复。

许梦还是叽叽喳喳的讲着,看了看时间,闫寒要把许梦送回去,顺便去买全宿舍的晚饭带回去。

许梦提议要不要一起在食堂吃,闫寒拒绝了,说宿舍还有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原来他们都是岔开她们大一大二大三的同学用餐时间来食堂买饭,或者自己在宿舍煮或者就直接泡面。

而且有时还一个人买几份宿舍的饭,关键很多大四的同学去实习都不在学校,所以会比较难看到大四的学长学姐在食堂用餐。

许梦又想去参观下男生宿舍,更是被拒绝了,闫寒觉得现在的男生寝室比狗窝还脏乱差臭,他们自己都看不下去,怎敢还邀请女生去呢。

各自买好了饭,在食堂门口分手,许梦才想起秦臻问了下近况,原来喝了酒睡了一天一夜,第三天就无事人一样,一起复习功课,就是不知道他会出国还是留国内。

“那学长你呢,出国吗?”许梦有点紧张的问道。

“我不会,一没有那么优秀,二没有那个条件,其实学法还是在国内好点。

毕竟中国法与外国法体系不一样,案例也不一样,而且有固定的法言法语,国外律师来中国就不如其他行业吃香。”闫寒解释道。

“那秦学长还出国?”许梦放下心来,又问了下秦臻不也学法律他怎么想出国。

“他不一定会走法律这条路,当初也是因为我才学这个专业,他家人还是比较支持他学管理或者建筑工程。”闫寒有点无助的叹息。

互道再见后,闫寒转身离去,也不回首,直到那个高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范围才小小叹气,还是回宿舍犒劳大家的胃比较实际。

晚上许梦给闫寒发信息“学长,你们那么忙又辛苦,不如我每天给你们买饭送给你们,就可以节省你们的时间啊。”

半天没见回复,又想着还欠某人的恩情,距那天篮球场后还没关心人家,是不是有点没良心。

弱弱的问候了一下:“学长好,听说你可能出国,可能以后都没机会见面了,为感谢你的恩情,想着送你一份礼物,特来查探一下你比较喜欢什么?敢问这位学长可否告知。:)”

秦臻没想到隔了十天半月,还能接到那丫头的信息,内心百转千回,一撇一捺的把那一句话看了无数遍。

原本不想回复,直接删掉她的QQ就好,这样就彻底结束了他不光彩的那一页。

又再字里行间中读到了老寒与她相见的画面,难怪今天老寒怎么转了性跑出去买饭,两个人谈天说地就算了,怎么还扯他身上,出国的事有必要到处说嘛。

一思则怒,便回复两个字“欠着”,又恐内心的摇摆,果断把手机关掉静音,继续刷题。

许梦更是烦躁,有道是“帐好清,情难还”!

自己吃饱了撑了,干嘛要给他发信息呀。

现在好了“欠着”,鬼知道日后会不会利滚利的逼迫自己还债。

人情债呀,人情债,世间最难偿还就是人情债,往后的日子她再也没有“无债一身轻”的轻松了。

但转念一想,只要一直欠到他出国了,就over,估计出国后,就此身不会再见。

“不用,我们有轮排值日,负责买饭。”闫寒才回复道。

许梦看了看才不情愿的回复:“好吧,不打扰您学习了,学长加油!(ง•̀o•́)ง”

“谢谢”

闫寒太客气了吧,怎么还这么客气啊,她一个小丫头要拉近距离的最好办法就是学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