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宋士》宋士正 完整版未删节 宋士总攻

更新时间:2020-09-12 20:02:41

《宋士》宋士正 完整版未删节 宋士总攻 连载中

《宋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何日月圆分类:历史主角:沈元,王元和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宋士》的小说,是作者何日月圆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 “敢问王老哥千金年方几何?”沈建勋试探的说道,他也不知道得到的消息是否准确,若是冒昧的说了,...展开

《宋士》免费试读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

“敢问王老哥千金年方几何?”沈建勋试探的说道,他也不知道得到的消息是否准确,若是冒昧的说了,恐怕有变故横生。

“晴儿啊,年方十六,正是二八年华,松山,去叫晴儿出来。”王元和看着沈建勋终是懂了他的意思,长吁一口气,他就怕这人奸猾如鬼,非要他提出此事,可是有些上赶着送女儿的意思。

王元和对沈元极为看重,可不是那种广义上的师徒,而是当做衣钵传人来对待,早就想找个机会试探一下沈元的意思。

可是父母不在,又不好跟沈元说这等事,沈建勋进城的消息一来他就找了人去,与沈建勋暗示了他的意思,是否能让沈建勋出面求亲,到时既是师徒又是翁婿,也算是一番佳话。

沈元这边目瞪口呆,看着师父和父亲一人一句将他的婚姻大事一点点安排妥当,有些心急,他虽然早已把自己当成了古人。

可是这自由恋爱的观念还没改过来,突然就要给自己找个妻子,还有些不习惯,而且自己才十六啊,按后世的说法还未成年呢,急忙插话。

“这,师父,你们不问问我的意见吗?”沈元极为委婉地表明自己也有存在感。

王元和两眼一斜,冷哼一声,看向沈建勋,意思你是他爹,你教教他这事谁做主。

“你有啥意见,你是对我们不满还是对晴儿不满?你今天不说出个道道来,我就把你打死在这庭院里,自古婚姻都是媒妁之命,父母之言,你还要怎样?要带人私奔?”

沈建勋也是有些上火,这小子虽然成器,可是什么事都想掺和一下,今天不给他点教训,不知道以后还要做出什么丢人的事。

这边沈元还没说话呢,就看角门外王晴儿流着泪跑出去了,只能讷讷的站在原地不说话。

蒲老汉一脚就踢过去了,不知道这老倌儿哪来的这么大力气,踢得沈元趴在地上,还来不及发火就听到沈建勋大喊。

“你趴地上干嘛,快去追啊,你要让晴儿生气了,小心你的狗腿”

王元和看着这两人的表态,极为满意,有这样两个老人在家里看着,任沈元有天大的本事,也做不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己女儿嫁过去也受不了委屈,随即他们三人开始密谋沈元的婚事。

沈元第一次发现一个女生生气了可以化身百米赛跑冠军,他追了半天,在这曲折的院子里竟然追不上,最后还是晴儿停下了才在池塘边拦住了晴儿。

“沈大哥,你何必追我呢,你又不愿意娶我。”王晴儿鼓着腮帮子恨恨的说道。

“你……,你听我说啊,我这父亲离去数年,回来第二天就给我张罗亲事,我着急不是对你有什么看法,是,是我感觉自己像被鞭子抽的劣马,被师父和我爹撵着到处走。”沈元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跑了半天确实有点累。

王晴儿看着沈元狼狈的样子笑了出来,他往日里大多顺着角门偷偷看沈元两眼,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没想到这人私底下如此有趣,谁家子女不是受父母摆布,就这厮觉得委屈。

王晴儿鬼灵精怪的,从身后拿出一张纸,往沈元面前一摆,却是往日里沈元送来的文书,不知道如何被这小姑娘拿到手里的。

只是定睛一看,遭了,往日的事怕是要发了,这第一行第一个字,第二行第二个字,到最后一行最后一个字,分明是沈元以前促狭的编排王元和的产物。

沈,元,教,师,父,救,灾。

沈元看着这丫头满头是汗,不停地左右张望,生怕有人看到这张纸,他本以为在几十张纸里夹一张纸是天衣无缝,

没想到被这丫头发现了,若是教他师父知道,怕是要抄一百遍道德经才能过关,更不用说他父亲如今也回来了,少不了一顿毒打,还是在祠堂里有人看着那种。

“你娶是不娶,你不娶一会我就把这张纸交过去,看我爹怎么收拾你”王晴儿眨着眼睛看向沈元,眼神里充满了狡黠。

王晴儿能发现这张纸也不是意外,自沈元第一次到王宅他就注意到了这个混蛋,每次来的时候都用自己带的糕点把王家的糕点换出去。

王元和也不点破,还夸沈元做的糕点好吃,到后来偷偷拿王元和的墨宝盖在脸上睡觉,他被父亲撵的满庭院跑他也在偷偷看。

本以为这是个无赖,可是大灾一发,这人动辄几天只睡一两个时辰,文书一天几封的往府里送,他才知道这人只是个惫懒促狭的性子,为人却极为和善。

听说沈府是全城下人最向往的地方,他便趁送茶的功夫去爹爹书房里拿些沈元的书信来看,只是他发现这人一手狗爬的字迹不说,还处处透着揶揄,这规划确实实用有效,只是文字里藏着不少机锋,大多是些抱怨和揶揄他父亲的话。

沈元看着王晴儿也觉得有趣,他并不讨厌这个姑娘,偷偷拿桌上的鸡腿进房间不承认的是她,有时候还给他扔纸团,叫他下次带好吃的进来,可是他有些为难,年级太小了结婚对身体并不好。

“晴儿,娶娶娶,我娶还不行吗,你别冲动,你千万别冲动,你把这几张纸交出去我要被师父弄死的。只是我们都才十六岁,此时结亲太早了些啊,能不能晚两年。”沈元假装焦急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你笑死我了”王晴儿笑的肚子都痛了,他本以为这憨货担心什么呢,没想到他是以为定了亲立马就要结。

“你个不学无术的东西,我今天打死你,平日里叫你多读些书,多读些书,你就不听,你就不听。”王元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提着扫帚就开始追着沈元打。

这三人都不是古板的人物,哪能忍得住窥探年轻人的xiǎo mì密,再说了,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也不放心,就在拱门外听墙角,只是一听到沈元的话,王元和差点气的背过气去,直接就冲了出来。

追了半天,沈元才满头是包的带着一身灰尘跟着王元和进来,王元和坐在石桌旁,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

“我王元和授徒无方啊,我这是教了个什么徒弟啊”

沈建勋这才挤了半个身位到沈元跟前悄悄说道。

“儿子,你这顿打挨得该,按周礼一纳采、二问名、三纳吉、四纳征、五请期、六迎亲,这一套流程下来就得大半年,更不用说你如今还没有功名,你师父必然不可能此时嫁给你,此时我们谈的是定亲,不去娶亲。”

周围的人一下子憋不住了,都开始大笑起来,都以为沈元少年老成,稳重大方,没想到在这种事上也是一塌糊涂,闹了个大笑话。

沈元呆呆的站在原地,顿时眼眶都红了,我好委屈啊,为什么会是这样啊,怎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些啊,几片叶子适时的落到他头上,一片凄凉。

王元和的夫人徐氏这才注意到地上掉落的几张纸,捡起来一看才发现其中的奥秘,偷偷给丈夫塞了过去,指指点点的样子跟王晴儿像极了,果然是有什么母亲教什么女儿。

众人都凑了过来,一时间都发现了字迹上的机关,又是一片哄堂大笑,王元和也是哭笑不得,本以为这人老实,从不在他面前还嘴,没想到报应都在文书里,也怪自己眼拙,没发现这些陷阱。

晴儿这时候不乐意了,生怕自己的沈大哥再被爹爹打一顿,就想了个主意。

“沈元,如果你今日能给我写首上好的词句,我就给你求情,让爹爹饶你一条生路,不然今晚上竹板炒肉怕是少不了。”

王元和听到女儿的主意也是有些心动,平日里这小子写的文章狗屁不通,若是今日能写出一两句好诗词,老夫放过他也不是不行便跟着起哄。

“嗯,咳咳,守愚啊,我看晴儿的意见不错,你要作不出来,也不用竹板炒肉了,道德经吧,两百遍,两罪并罚。”

众人都在院子里起哄,旁边的丫鬟下人也悄悄地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看未来的姑爷能写出什么好东西。

沈元哭丧着脸看着周围的人,平日里自己都是主心骨,就今日被笑话不说还要担着被体罚的风险写词,当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

提起笔嘟囔了半天,才慢慢地想着应景的诗词,周围人都有些急了才下笔。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银笺别梦当时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中人,索向画图清夜唤真真。”

一首纳兰情圣的虞美人跃然纸上,虽然一笔烂字无法说是赏心悦目,可是也掩盖不住这词句的华美,将对美女的渴望写的是极为饱满,恨不得每晚梦中情人从图画里出来。

王晴儿看着这首词脸一下就红了,低着头用脚拨弄着叶子,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要脸,诗词是好,可是万一他家里真有自己的画像怎么办,半夜叫自己想想就可怕,自己是鬼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