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古董君 快到我碗里来 同人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1-01-11 15:02:16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古董君 快到我碗里来 同人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妖孽受 连载中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

来源:作者:旧瓷瓶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静姝,袁秀才

火爆新书《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是旧瓷瓶儿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静姝,袁秀才,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下子想通了,静姝觉得心中的郁气消散了不少,也不...展开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免费试读

一下子想通了,静姝觉得心中的郁气消散了不少,也不去看袁何氏,只是站起来,直直的向袁秀才跪下去,面露哀戚道:“爹爹,女儿今日只问你一句话,若是娘还在,今日会草草找人嫁了女儿吗?”

袁秀才被静姝的突然跪地吓了一跳,忙站起来去扶静姝,嘴里道:“姝儿快起来,有话好说说,地上凉,快起来,快起来……”

“静姝这话说的好没道理,你这样的名声还有什么好人家要你……”袁何氏也站起来,倒不是心疼静姝,而是被气的。

静姝看都不看袁何氏,只是盯着袁秀才,悠悠道:“爹,你还记得娘吗?娘总是坐在梨树下,笑的温柔恬淡,说话也从不大声,对每一个人都亲厚有礼,我记得她常常给爹做衣服,说自己做的衣服才穿着舒服,娘是世上最好女子,可是娘不过去了十三年,爹爹还记得吗?”

其实静姝是没什么记忆的,只是有些零星的片段,但是她在赌,赌袁秀才最爱的还是她死去的娘!

袁秀才呐呐道:“阿静……”面露回忆。

袁何氏脸上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拿起门后的扫帚一把打在静姝背上,嘴里骂道:“你这不要脸的贱蹄子,和你死去的娘一个样,惯会扮柔顺迷惑人!”

静姝强撑着不动任袁何氏的扫帚打在身上,在打第三下的时候终于被袁秀才一把夺过了扫帚,袁秀才怒喝道:“你这是做什么?这样打骂孩子,嘴里还这样不干不净,一点女子的贞顺样子都没有。”

“你骂我?你竟然为了一个死了都化成灰的贱人骂我!”这泼妇骂街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刚刚慈爱的影子。

静姝掩面低声哭着,委屈道:“爹爹,娘可曾打过我,娘说我是她的珍宝,她连一个手指头都不肯碰我,可是现在……爹爹,娘在九泉下该多么心疼。”心里冷笑道,不是说我惯会装柔弱吗?现在我就装给你看!

“姝儿啊,是爹爹对不起你,爹爹对不起你娘……”袁秀才现在哪里还管袁何氏,满脸懊悔的无以复加。想去扶跪在地上的静姝,却又好像不敢扶似的,呆呆的伸着手不动。

静姝跪直了身子道:“女儿知道爹爹也有难处,又怎么会怪爹爹,可是爹爹,女儿已经嫁了两次,却落得个这样的名声,女儿实在不想再嫁,是女儿命苦,生了这样一个晦气的命,带累了袁家……”

袁秀才本来就是个嘴笨的,也不知道怎么劝,只是一直道:“莫要胡说,莫要胡说……”袁何氏却是冷笑一声道:“说到底还不是不愿意嫁,这样不孝的女儿,合该浸了猪笼。”

“爹爹,女儿再不能因自己带累袁家,自请净身出户,不要袁家一分一毫,只带走贴身衣物,以后,生死祸福,都再不关袁家的事。以全了女儿对爹爹的一片孝心。”说着,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因为有了些零星的记忆,静姝知道这个地方对女子还是较宽和的,女子可以脱离家族,有了一定产业还可以自立门户。

“姝儿啊,你莫要这样说,不愿嫁就不嫁,爹爹养着你,你一个女孩家,断没有净身出户的道理啊。”袁秀才被静姝的话急的一头汗。

袁何氏却转了转眼睛,静姝死去的娘来自一个小富之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当年父母重病而亡,几乎带着全部的家私嫁个袁秀才,可是袁秀才不善经营败了不少,袁何氏嫁进来后就一直拿捏在她手里,这可是比五十两聘金多多了,袁何氏之所以看静姝不顺眼,也是因为袁秀才一定要将这些财产给静姝陪嫁。现在静姝自个儿提出净身出户,岂不正中下怀。

忙开口道:“相公,静姝实在是个极有孝心的人,何不全了她这份孝心,这些日,外人的议论实在难听,连带着影响相公的名声,要是因为静姝克夫的名声影响相公中举,可怎么好?还是成全了她吧,对外说静姝脱离了袁家,我们私底下再贴补她就是了。”

袁秀才还在犹豫不决的样子被静姝看在眼里,她实在觉得袁秀才窝囊极了,既担心女儿脱离袁家生活没有着落,女儿在袁家的时候却丝毫硬气不起来,让女儿受尽继母磋磨,甚至深深带累了名声。静姝本是无关紧要的人,却心里也是有埋怨的,更何况已经香消玉殒的那一位呢,心里该何等的失望。

她本来就不是闺阁女子,她不想过在继母手里讨生活的日子,不想被拿捏在手里,她没有多么好的脑子,对斗智斗勇的事有心无力,想到这里,静姝暗暗握拳,今日或许正是脱身的好机会,没看到袁何氏也是极力促成吗?

“爹爹这是要女儿的命吗?”静姝抬头看着袁秀才,泪眼婆娑道:“我知爹爹对女儿的爱护之心,爹爹自然不会嫌弃女儿,可是要是因为女儿名声生生拖累袁家,影响爹爹仕途,女儿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这里?以全父女之情!”她第一次觉得这克夫的名声也是好处的,作势要往柱子上撞去。

袁秀才吓了一跳,赶忙拉住了静姝,半晌,才重重的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都是我无用啊,都是我无用啊……”说着,跌坐在椅子上,仿佛一下子苍老许多。

袁何氏见静姝和袁秀才都没提嫁妆的事,心里欢喜的很,却不能表现出来,只是温柔小意的抚着袁秀才的背,安慰道:“静姝也是一片孝心,相公该高兴才是,等袁家日子好了,才能帮衬她不是。”

静姝心下冷笑,这袁何氏也算是个人物,唱念做打样样精通,实在让人恶心。但很快又欢喜起来,只要离开袁家,她总有出路,总好过在这里为奴为婢,身家性命不能由着自己来的痛快!

除了袁秀才,袁何氏和静姝心里都是满意,竟安安稳稳的坐在一起吃了夕食,夕食后,袁秀才去了书房,临走时还叫上了静姝。袁何氏皱了皱眉,想到袁家的钱财都握在自己手里,袁秀才就算想贴补也没银子,也就不说话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