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春从天外来》有一份爱从天而来歌词 免费下载 春从天外来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1-31 09:00:53

《春从天外来》有一份爱从天而来歌词 免费下载 春从天外来章节列表 连载中

《春从天外来》

来源:作者:章鱼凤梨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计氏,贞在前

章鱼凤梨新书《春从天外来》由章鱼凤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计氏,贞在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於贞嘻嘻地笑,看了眼雪团挪回去,凑在仪贞并朱氏旁...展开

《春从天外来》免费试读

於贞嘻嘻地笑,看了眼雪团挪回去,凑在仪贞并朱氏旁边又把刚刚的话儿复述了一遍。仪贞偷眼看了看可贞,眼里还有些骇意,显然刚刚可贞对上计氏的举动实在是吓到仪贞了。

朱氏看向林氏并可贞的目光则满是复杂。这才几个月不见,这母女俩的变化怎么都这么大?不过很快,朱氏就撂开手了,这已经第四天了,也不知道爹爹和大哥有没有得到消息……

计氏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不是她不想骂,而是实在没有气力骂了。而且因为刚刚激动过头,又脱了力,这会子更是又咳了起来,一口气拖得老长,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漏下去一样。

不过也不知道计氏的体质是算得上好呢还是不好,很快,她就恢复了过来,骂了林氏又骂可贞,骂了可贞又骂维贞。若说先头的两次巴掌掴完后,计氏还有些心痛,毕竟是自己千娇万宠养大的孩子。可自从这次后,计氏对维贞的情分好似也到头了。

林氏抱着可贞也想充耳不闻,可是却做不到,太太无论怎么说自己,自己都可以不在乎,可太太不能这么作践蕴儿。听着计氏的谩骂林氏只觉得心在滴血,可是太太始终是嫡母。再一想刚刚可贞说的话,又是欣喜又是心酸又是心疼,只好紧紧地搂着可贞在可贞手心写字安慰开解可贞。

可贞知道林氏的意思,毕竟长幼有序,一个孝字就能压死人,再三表示自己不会再跟计氏杠上了。可贞也确实任她骂,不再开口了。

其实吧,一来可贞是觉得自己脾气不好,又不会骂人,说不定还没怎么着,就被计氏两句话气得又火气上头,豁出去了。二来是可贞觉得计氏的破败身子实在不咋地,要是被自己气出个好歹来,像是嘴歪眼斜的,那自己算是倒了血霉了,所以可贞只是暗暗仔细着计氏。

对于计氏这种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可贞还是有些惧意的,谁知道这种人疯狂起来会干什么事儿。千金之子不坐垂堂,防着计氏这个不定时的Zha弹是必须的。

维贞也想不理会计氏,可是越听越伤心,越想越伤心。到最后更是几次想寻死,只是都被袁氏等人拦了下来。

计氏被维贞的举动又是气得几次昏厥过去,可计氏实在是坚挺,每次醒来照旧嘴皮子流利,脑子也好使,不像中风的样子。可贞看着骂人词汇越来越多的计氏实在是无语。

就这么哭哭啼啼、骂骂咧咧、寻死觅活的,又是三天过去了。这两天因着外头下雪,可贞等人都没有被押解出去。

到了第七天雪停了,一众人再次被押解出去。可是令可贞疑惑的是,好像少了几个人。不过可贞也说不上来到底少了谁。

悄悄的问了林氏,林氏在人群中扫了几眼,“是少了两人,一人是你三姐姐身边的二等丫头梅子,一人是二姨娘身边的二等丫头宝蓝。”说完又看了看可贞,“宝蓝是死契,梅子是家生子。”

顾家这一辈儿只有兄弟两人,主子少,家奴也少,顾浩然身边就只有五六房老奴。家里头的下人除了计氏进门时陪嫁来的四房人,就是后来陆陆续续买进来的了。

经了松子一事,可贞是不大相信宝蓝会被家人领走了的。还有梅子,她可是家生女儿,一家子可都在这牢房里关着呢!她们能上哪去?

即使是生病也是会被拖出来的。就像朱氏,脚上的冻疮已是咧得走不得路了,可那天不还是被勒令跟着一道去了吗?

可贞不敢想,心里像压了块大石头……

以前的可贞是很喜欢下雪天的,虽然老妈常说“落雪狗欢喜”,不过可贞还是乐此不疲。每当下雪就异常兴奋,毕竟南方的雪实在是不多。可现在的可贞真是一次就受够了。连着落了三天的鹅毛大雪,路面上的积雪都压得实实的,每走一步都要用力把腿从积雪里拔出来,再走下一步。

林氏要抱可贞,可贞说什么也不肯。就这么走走摔摔地,一行人花了比天晴时两倍都多的功夫才到了西门。

可贞已经不抱希望了,一路过来几乎所有的店面都还关张着,行人也只有寥寥几个。可贞只指望赶紧天黑好回牢房去。

待回到牢房的时候,可贞的脚已是没有知觉了。上了炕,林氏就把可贞的小皮靴子脱了,把可贞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捂着。

一时之间,可贞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却不说话,只是够着抱着林氏。

就这样,老天爷时晴时阴时雪时雨的,又半个月过去了,可贞等人才被押解出去过三次,可最后出去的那次,又被可贞发现少了两个女孩子,这样下来,已经有四个女孩子不见影踪了。可贞顾不得了,悄悄问人。俱说是被那胖女人带走了,就没有再回来过。可是可贞觉得她们没有说实话,因为在自己问话的时候,有几个年纪大些的妈妈眼神很是闪烁。可时间有限,可贞根本没有机会再问下去。

这么多天过去了,这件事儿在可贞心里就成了一根刺。

三个女孩子,一个新媳妇子,都是十四五六岁的年纪,脸盘子好身段也伶俐。可贞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却不敢想……

摩挲着手里的拿稻草编成辫子打的绳结,可贞心里烦躁极了,爬起来在通风口够了一点点子雪花塞进了嘴里。

在牢房里待了大半多月了,伙食是越来越差,窝窝头的成色越来越黑越来越粗,根本就已经咽不下去了。不过可贞还是庆幸,幸好还是热乎的,幸好还没有发霉发臭。

两个通风口也成了大家伙的取水口,雪、冰,现在的大伙儿谁还管吃了会不会肚子疼?一有了点雪花就被人捞走了。毕竟十个人呢,就这么两个碗底大小的通风口,哪里经得起!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可贞是无比庆幸能有这么两个小口通通风,因为现在牢房里的味道实在是不好闻,有恭桶的臭味,有血腥味。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热气一熏,那味道更是让人欲呕。不过时间长了,大伙儿也就习惯了。

咳咳,大半个月了,除了可贞仪贞於贞三个还没来初潮的小姑娘,其他七人中有五人都来过了葵水。这导致的后果除了血腥味,就是这五人身上的中袄都被贡献了出来。

可贞再一次庆幸自己真是有点狗屎运的。

低头又数了遍绳结。可贞记性不好,只好用了土办法,绳结记事,免得自己把日子都过忘了。进来这已经二十三天。可贞是从发卖那天开始算的。十一月初五,今儿已是十一月二十七,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看来这个年是要在牢房里过了。可贞说不上是该庆幸还是该怎么地。

很快,可贞就撂开手开始补起了草鞋,虽然这草鞋早已被林氏补得齐齐整整的了。可贞现在根本不愿意想太过遥远的事情,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哪有那个脑子。

至于这草鞋,是向林氏学的。朱氏的绣花鞋烂了,脚趾头也烂了。林氏拿炕上的稻草试着推了几次才给林氏推了双鞋让她穿在绣花鞋外,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大用,可至少能让朱氏的绣花鞋磨损的慢些。

可贞瞧着林氏的满手血泡心疼不已,见林氏还要帮自己推草鞋忙强硬拦了。穿了草鞋脚上确实是多了重保障,可这指裂肉绽的手却怎么办?再说,可贞连自己的草鞋都舍不得让林氏推,更加不会情愿看着林氏帮其他人推草鞋的,还不如直接从源头就断了其他人的念想。

待林氏手上好些,可贞死乞白赖地求了林氏想学着推草鞋,林氏起先舍不得,可最后还是没有经受住可贞的软磨硬泡松了口。可贞也怕手上磨出泡来,便一天拧一点推一点的慢慢来。可是可贞的手实在是小,手忙脚乱还是七零八落,几次返工,花了好几天的功夫终于推成了一双草鞋。完工后林氏又帮着加工加工,终于推出了一双结实厚实的草鞋穿在了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小皮靴外头。

出去过后,大家伙也都看到了草鞋的好处。可有可贞在前,没有人好意思让林氏帮着推,只好咬咬牙自己推。最后不管好赖,人人脚上都加了双草鞋。

一天一天过去,所有人都愈加沉默。

计氏也不再开口骂人了,她的身子越来越差,整天躺着,吃饭喝水解手都要袁氏服侍了。维贞好几次想上前伺候,可到底还是退缩了。

谈氏早已是知道了原来大老爷一家也是流放的流放官卖的官卖了。哭了两天后,她和维贞一样,把筹码压在了计家身上。不管计氏怎么骂怎么打,始终锲而不舍的求着计氏,直到计氏倒了下来。也自从计氏倒了下来后,谈氏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可贞林氏两相依偎着,说的话也是越来也少。也不是没话说,只是通常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两人就能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了。

有时候,可贞也会和於贞叽咕上两句。可贞想家了,想爸妈,想二兮,想知道小姑娘怎么样了。

也不知道该说这小姑娘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凤梨的话:古代的女犯人真的是不被当人看的,我看过一些资料,衙门里的那些书办衙役干脆都把女狱当做免费的妓院,那些官媒就是老鸨。有的还会把女犯弄到外面去玩弄。按官媒她们的话就是,既然想树贞节牌坊,就应该不去犯法;既然犯法进了牢房,还要充什么贞节!这就是他们凌辱女犯最充足的理由。很悲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