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大王如此傲娇》妈咪如此傲娇gl燃文 第32章.杀心再起 大王如此傲娇强强

《大王如此傲娇》妈咪如此傲娇gl燃文 第32章.杀心再起 大王如此傲娇强强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6:3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mo一世红妆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灵汐,蒙毅的小说《大王如此傲娇》此文是mo一世红妆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34 再起杀心 双方久战不下,谁都晓得必须速战速决,刺客怕其援军赶到,嬴政则怕时间拖得越久成功逃跑的可能性就越小。 “杀——”又是

《大王如此傲娇》 免费试读


34.再起杀心

双方久战不下,谁都晓得必须速战速决,刺客怕其援军赶到,嬴政则怕时间拖得越久成功逃跑的可能性就越小。

“杀——”又是一波新的激战,一时间血肉横飞,浓烈的血腥味肆意弥漫。

钥灵汐双手举着沉重的盾,缩在嬴政身后瑟瑟发抖,他走一步她就跟一步,没办法,谁让她啥也不会呢!连最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不想被当成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就只能抱大腿。

虽然历史名将王贲乍一看剑术不错,但是左观嬴政剑术也不差,且还有士兵护着,安全系数较高。

嬴政光顾着杀敌,无暇再顾及其他,见她傻不拉几的躲在自己身后,心道一句蠢货,自己的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却自愿交到别人手里,简直愚蠢至极。

嬴政手执长剑,一个转身,长剑没入方才欲偷袭自己的刺客胸口,血色瞬间浸染长衫,刺客吐血倒地。

不晓得当时自己怎么就脑子一抽,居然想给钥灵汐一把剑让她留着防身,然后他就真的垂首一脚将剑踹到她脚边。

结果一踹完他就很傲恼自己不该多此一举,说不定等下她就捅自己一刀,心慈手软不是他的作风。

“大王,小——”心字还未脱口而出,就是低头踢剑那一刹那的分心,令刺客们找到机会,给嬴政的后背来了一刀。

“嘶——”突然的疼痛令嬴政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情势危急,他只好强忍下剧痛迅速与之缠斗。

看着他后背被人砍一道长长的口子,完了还跟个没事人似的继续干架,钥灵汐想想都替他痛死。看了看脚下的长剑,又想到他还为此受了伤,她还是弯腰拾起长剑,毕竟有件武器总比赤手空拳好,虽然她啥剑法都不会。

基于本能,钥灵汐拿着长剑就是一通乱砍,身边护驾的士兵已经挂得七七八八,最后也仅剩下三五个还在负隅顽抗,这样下去肯定得完蛋,如此情势急得她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忙问道:“大王,这可如何是好?援军为何还不来?”

按理说这才不过走到半道,离咸阳应当不会太远,快马加鞭一个时辰也该到了,可这都半天了连个鬼影都没有,她实在不敢想象若是援军不来该怎么办?

赢政稳了稳身形,完全不想回答她愚蠢的提问,但他很快就以实际行动告诉她该怎么办?

因为他当着众人的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树林里逃了。

钥灵汐看着他窜入林间的身影惊得目瞪口呆,大王你这样不顾颜面的逃跑真的好么?

刺客们皆是一愣,完全没想到嬴政会这么不要脸的跑了,面面相觑了对方一眼后,果断追了上去。

大王都逃了她当然得赶紧溜,趁现在躲过这些刺客自己就自由了,这么一想,钥灵汐拔腿就树林里跑。

她本以为他们的目标是嬴政,自己是放在其身边的细作,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人,即便要杀人灭口也还不是时候!

然,事实是她前脚一跑后脚他们就提剑追了上来,大有一副杀之后快的意思。

艹!所以他们这是要杀人灭口?

钥灵汐在心里默默爆粗口,下意识就往嬴政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距离,她心慌的一匹,索性把心一横,调头往长满荆刺藤蔓的地方钻,希望这些路障能为自己的逃跑争取时间。

“嘶~”长长的荆刺隔着三层衣料刮在身上还是有些疼,然而性命攸关的时刻她无暇顾忌其他,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继续钻。

“啊……唔唔~”钻着钻着前面突然惊现一只手臂,用力一扯,她还来不及尖叫就被那只手拖入树灌,嘴也被捂着。

“闭嘴!”嬴政忍声呵道,因她剧烈挣扎而伤及的手臂正隐隐作痛。

是他!

钥灵汐第一时间听出了他的声音,紧绷的神经立马放松下来,他们现在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至少她现在是安全的。

刺客紧随其后,在环视了四周没发现身影之后立刻开启地毯式搜捕,很快,刺客乙就有所发现,赶紧向刺客头目禀报:“前方发现少量血迹。”

“追。”刺客头目指着发现血迹的树丛下达命令,语毕,转念又道:“你们几个留下在附近搜搜。”

刺客们一致认为,如此天罗地网还就不信一个受了伤、一个弱女子能跑多远!

树灌丛里,两人看着走远的一群刺客稍稍松了一口气,钥灵汐用手肘碰了碰嬴政,无声问道:剩下的这三个怎么办?

嬴政漆黑如墨的眸子瞅了她一眼,又瞅了瞅那三个刺客,意思很明确:以你为饵,以便寡人伺机下手。

钥灵汐点头表示同意,虽然作为诱饵风险大了些,且以他阴险的性情,及有可能是坑她引开刺客好自己跑路,可眼下她也只能信他赌一把,赢了性命无虞,输了就得提前见阎王了。

说干就干,趁着其中一人走远之际,她小心翼翼的挪到旁边,故意制造动静吸引俩刺客过来查看,等他们因为发现目标而放松警惕那一刻,嬴政从后方偷袭,出手神速狠厉一刀一个,直接送他们上路。

剩下的一人终于觉察出不对劲,一回头就提剑冲上来,与嬴政缠斗起来。

缠斗间,嬴政终究体力不支,手里的剑很快被对方打落,没了武器他只能转攻为守,一个不小心腹部被对方剑锋划出一道伤口,他下意识伸手去捂,不料对方突然发动猛攻,嬴政节节败退遭其扑倒在地。

眼看对方的长剑就要刺穿嬴政颈项,几乎再近一寸就能割破动脉,钥灵汐再也无法袖手旁观,彼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不能死,一定要救他!

他若是一死,自己肯定头一个陪葬,所以他千万不能死。

目光落在一尺之外的长剑,没有思考更多,她冲出去拾起长剑,使劲吃奶的劲往刺客身上捅去,血液瞬间弥漫开来,刺客笔直的身躯渐渐倒下,最终没了气息。

钥灵汐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蒙了,她刚刚刺死了一个人,活了二十四年第一次亲手杀了人,虽然勉强算是正当防卫,但深受现代杀人犯法的行为准则束缚,她一时半会儿仍是跟内疚。

被救下的嬴政看着眼前神情恍惚的钥灵汐,脑海里她刺死刺客时的狠厉不停的浮现。此刻,她将剑一寸一寸的拔出来,剑锋一转,正对着他,似乎下一瞬她就要扑上来,对准他的心口就是一剑。

他不敢赌。

于是,趁她失神之际,他就突然一跃而起,夺过剑的同时一把将她摁倒在地,嬴政顺势欺身而上,下一秒,剑便已经架在她的颈项,剑身泛着森森冷意。

“嘶~”剑锋割破肌肤她才意识到,他这是要送她上路呢!先甭管他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又要杀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制止他的行为。

“大、大、大王,能不能先把剑放下?咱们有话好好、好好说成吗?”钥灵汐颤抖着赶紧攀住他的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制止了他继续。

与此同时,她飞快的反省自己先前的行为,究竟又是哪里让他察觉到危险?思来想去,大约是自己刚才一剑刺死刺客时手段太过于狠辣,再加上自己还拿着剑,他一定以为她欲趁机动手了,所以这才先下手为强。

TM的她严重怀疑这厮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总觉得每个人都要害他,特么的有病吧!

“说,谁指使你来杀寡人的?”是吕不韦还是他的母后?亦或者是赵王?

钥灵汐快哭了:“大王明鉴,奴婢真的不知道啊!奴婢要知道是谁处心积虑要行刺大王奴婢第一个干掉他!”问题是她真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谁啊!

嬴政皱眉,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显然是不信,情急之下她也是豁出去了,干脆把袖子里藏的短刀、解药全都一股脑儿的翻出来以示诚心:“奴婢真的没想过要刺杀大王,生逢乱世,奴婢只是想留下短刀防身,真的没想对大王不利。”看到手边的解药,她赶紧补充说明:“这是奴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骗到的解药,倘若奴婢真要刺杀大王何须如此?况且就算奴婢真要动手也不会等到现在,早在方才暴乱之时奴婢就会下手。”

似乎是她的话起了作用,嬴政听罢眉头缓了缓,语气阴森道:“不管你想或不想,寡人身边绝不留任何后患。”他素来只信奉宁可错杀一百也决不可放一个。

他最恨这一类自以为是的人,总以为自己捏住了对方的咽喉,只要适当的抛出某一些诱饵对方就一定会上钩。

偏偏她还三番五次自以为有筹码在手就有资格同他谈判,眼下又是如此,以为只要乖乖交出解药自己就会放她一马,可笑,在那些人给她下达指令时她却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告知他,这便足以说明她心存异心。

钥灵汐还在垂死挣扎:“大王别,别……您看您眼下身受重伤,肯定需要人给您上药的对不对?要是奴婢死了就没人给您上药、包扎伤口了对吧?”

“如此寡人只怕死得更快。”嬴政毫不留情撕开她虚伪的面具。

“啊~大王您的伤口正流血不止,失血过多极易昏厥,还是让奴婢起来止血吧!不然等他们回来了咱们一个都逃不掉。”钥灵汐惊讶的发现嬴政腹部鲜血淋淋的伤口还在滴血,便假意要替他止血,希望他能心软改变主意,亦或是看清行势起内讧完全就是在作死。

哪曾想她话一说完前方就有动静传来,两人惊得呼吸一滞:果然,他们发现端倪又返回来了!

“快走,他们回来了,晚了咱们谁都走不了!”钥灵汐急红了眼,挣扎着欲挣脱桎梏开溜,结果嬴政却凝视着她纹丝不动,好似对正在逼近的危险毫

大王如此傲娇

作者:mo一世红妆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灵汐,蒙毅的小说《大王如此傲娇》此文是mo一世红妆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34 再起杀心 双方久战不下,谁都晓得必须速战速决,刺客怕其援军赶到,嬴政则怕时间拖得越久成功逃跑的可能性就越小。 “杀——”又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