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白首相诺岁月老》白首相诺岁月老的意思 第9章 买她的清白之身 白首相诺岁月老straight直人文

《白首相诺岁月老》白首相诺岁月老的意思 第9章 买她的清白之身 白首相诺岁月老straight直人文

发布时间:2020-09-15 00:04:0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弦九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沈长清,卫姜的小说《白首相诺岁月老》此文是弦九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阿丑亦是别无选择。 她怎么舍得卫姜死? 纵然他拿她当作一个玩宠,高兴时赏几分清淡的笑,不需要了,便一脚踢开,头也不回。 可阿丑还

《白首相诺岁月老》 免费试读


阿丑亦是别无选择。

她怎么舍得卫姜死?

纵然他拿她当作一个玩宠,高兴时赏几分清淡的笑,不需要了,便一脚踢开,头也不回。

可阿丑还是记得,雪地那个朗月清风般的少年,淡淡一句:“这个人,我要了。”

她生来是个哑巴,不会说话,所以不会讨人欢心。

讨不了几个钱回去,就要被人打骂。

那日,那些人要把她卖进青楼里去,就是那个好看的少爷,出手把她给买了下来。

买她的清白之身,虽还是放她在岁月楼里。

可她从那时候开始,就只是他卫姜一个人的人。

这个人,他要了。

她的主子是卫姜。

她喜欢的人,也是卫姜。

阿丑小时候患过麻风病,那些胭脂里的麻风病人鲜血,不过毁了她的脸,性命好歹是保住了。

那张脸烂得彻底,已经辨不清原先是什么样子。

阿丑照着沈长清的模样,将自己完全地扮作了她。

除了不会说话,模样、身形……没有二样。

身上的那些伤痕,包括手背上的那块儿疤,被沈长清用特殊的药物褪去了。

脱掉皮肉的疼楚,寸寸从她身上剥落……

阿丑没喊一声疼。

因为没疼几日的功夫,就到了沈长清与卫姜的婚期。

不!

是她与卫姜的婚期。

沈长清早已经逃了,上花轿,拜天地,都是阿丑替她完成的。

夜已深沉,外面安静得很,卫姜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沈长清”的安静。

蓦地,传来一阵脚步声。

阿丑听得出——是卫姜!

脚步轻缓,笔直一线。

是他惯常走路的声音。

阿丑紧张得手心里全是冷汗。

“清儿……”

卫姜的声音缓缓响起。

说不出的温柔,就连视线所及的那双金丝绣线的靴子,看起来也格外的柔和。

一定是屋子里的喜烛太过明亮,才使得一切都仿佛镀上了一层光晕。

盖头已被卫姜揭开。

“清儿,你我终究还是成了亲。”

他坐在她的身旁,满脸的笑意,是阿丑从未见得过的。

他说:“日后,你就是卫府里的女主人,不管你曾经受过多少苦难,从今而后,卫姜一人替你遮风挡雨。”

大手已覆上她的腰肢,轻解罗裳,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倒,生怕弄疼了她。

阿丑此刻才知,原于床笫之事,主子也有温柔一刻。

不似从前,主子向来都是横冲直撞,像是不知她疼一般。

正感叹着,脖颈儿骤然上一紧。

阿丑猛地睁开了眼,望见卫姜眼里滔天的怒意。

“我不是说过,不许再扮作她的模样吗?”

卫姜一手掐着她的颈项,一手尚停留在她心口上一道丑陋的疤痕上——那是阿丑才有的。

世上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消除。

嫁给他的人,是阿丑易容而成的“沈长清”。

大掌缓缓收紧,卫姜质问:“她人呢?你将她怎么样了?”

阿丑脸色涨得通红,喉咙里溢出微弱的嗬嗬声。

她解释不了。

她是个哑子。

卫姜将她掼下床,沉声向外面喊道:“给我彻查岁月楼,找出夫人的下落来。”

吩咐好搜寻沈长清的事情后,卫姜目光灼灼地盯着趴在地上,可怜兮兮地望他的阿丑。

“你就那么喜欢我?喜欢到连偷龙转凤的事情也敢做?阿丑,若是找不到清儿或是她出个什么事儿,我要让整个儿岁月楼的人都来和你一起陪葬。”

白首相诺岁月老

作者:弦九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沈长清,卫姜的小说《白首相诺岁月老》此文是弦九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阿丑亦是别无选择。 她怎么舍得卫姜死? 纵然他拿她当作一个玩宠,高兴时赏几分清淡的笑,不需要了,便一脚踢开,头也不回。 可阿丑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