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白首相诺岁月老》白话相诺岁月老免费阅读全本 第5章 存在的价值 白首相诺岁月老出柜

《白首相诺岁月老》白话相诺岁月老免费阅读全本 第5章 存在的价值 白首相诺岁月老出柜

发布时间:2020-09-15 00:04:3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弦九 状态:已完结

《白首相诺岁月老》作者:弦九,短篇类型小说,主角:沈长清,卫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疼! 无限的疼楚,宣告着她的真实存在。 书娆没有杀死她,在距离她命脉三寸之处,书娆意识清醒。 阿丑并非无用。 她请人托了信给卫姜

《白首相诺岁月老》 免费试读


疼!

无限的疼楚,宣告着她的真实存在。

书娆没有杀死她,在距离她命脉三寸之处,书娆意识清醒。

阿丑并非无用。

她请人托了信给卫姜,想请他最后来岁月楼一次,她要为沈长清的归来弹曲庆贺。

书娆原以为卫姜会直接拒绝,可意外的是,他同意了。

她娇笑着:“很快,你就会见到沈长清,那个你扮了多年的人,你该开心才是。”

但嘴角寒意深重。

阿丑不知她要做什么。

但书娆并非温柔性子,更甚可称狠辣,阿丑只知道害怕。

然而她真的不想见到沈长清吗?

如何否定,她都想见一见,那个让卫姜痴迷多年的女子。

哪怕多年杳无音讯,卫姜竟一直念念不忘。

于是她冲书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书娆视线落在角落里瑟瑟的女人身上,眼中充满了轻蔑:“你是她的影子,只杀影子怎么够?”

沈长清与卫姜一齐赴宴。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阿丑远远看着,心里泛着一阵的酸楚。

书娆葱尖一样的指拨弦轻捻,丝竹绕耳,阿丑捧着书娆准备好的胭脂,弯腰递送到了沈长清的跟前。

小产后未经休养,肚腹处尚是撕心裂肺的痛楚。

阿丑疼得冷汗直流。

可却不能让人看到,会冲撞到他的心上人。

主子会生气的。

是以她唯有垂首,将头颅一低再低。

沈长清是一个温柔女子,问道:“姜郎,这是什么?”

书娆停了琴声,忙抢道:“她是岁月楼里的妆师,出了名的手艺好,阿丑深蒙大人倚重,夫人归来,自然要孝敬些东西。”

沈长清打量着她。

阿丑从未有一刻如此时一般,觉得自己丑陋到了极致。

只因,面前的女子,美到了极致。

端着托盘的手几乎快握不住,上面的胭脂轻轻摇晃,几欲掉落。

沈长清轻轻笑开:“那就请姑娘给我上妆一试,可以吗?”

卫姜道:“有什么不可以的?能为清儿你上妆,不知是她多大的福分。”

从始至终,她便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难道一个孩子,就让她记恨他到如此吗?

卫姜心头无端烦燥,即便面对着沈长清的脸,亦不能舒缓半分。

沈长清微嗔:“哪有你这样说话的?”转而对她说,“姑娘帮帮我好不好,长清一直想见识这天下妙手,只可惜一直无缘。”

阿丑颔首,绕过了他,来到了沈长清的面前。

目睹着那一张倾城容貌,手里的胭脂却怎么也无法落下去。

“怎么?”卫姜冷着声音看她,目光如炬。

阿丑吓了一跳,却见到他复杂的神色。

卫姜看到了她手背上的伤,不禁怒喝:“手上的伤口怎么回事?”

书娆踩的那一脚极重,又没及时处理,夏日炎热,伤口发炎,不住地有脓水沁出。

有些恶心。

阿丑张了张嘴,但只有啊啊的咿呀声。

卫姜不耐烦,转而看向了书娆。

书娆轻声道:“那夜,人回来后大闹脾气,要去挖一个什么衣冠冢,我拦不住,这才伤到了,我又要请大夫来,说今日必为夫人一试新胭脂,伤手可不行,但她却不肯,我没法儿勉强……”

为那个孩子如此!她为那个孩子如此!

不过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她凭的什么这样寻死觅活?

无端端觉得怒气冲冠。

但他绝口不提孩子的事情,只因沈长清在此。

“你就这样不想伺候清儿?别忘了,这一双手,才是你存在的价值。”

卫姜冷笑着,眸光里淬了寒意:“就算是手断了,今日也得给清儿上妆。”

白首相诺岁月老

作者:弦九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白首相诺岁月老》作者:弦九,短篇类型小说,主角:沈长清,卫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疼! 无限的疼楚,宣告着她的真实存在。 书娆没有杀死她,在距离她命脉三寸之处,书娆意识清醒。 阿丑并非无用。 她请人托了信给卫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