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白首相诺岁月老》白首相诺岁月老阿丑 第7章 她毫无价值 白首相诺岁月老强攻

《白首相诺岁月老》白首相诺岁月老阿丑 第7章 她毫无价值 白首相诺岁月老强攻

发布时间:2020-09-15 00:04:5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弦九 状态:已完结

《白首相诺岁月老》由网络作家弦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长清,卫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可她分明什么也没做,为何要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 阿丑竭力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只余唔啊的乱叫。 她头一次痛恨自己是个哑巴。 可纵使

《白首相诺岁月老》 免费试读


可她分明什么也没做,为何要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

阿丑竭力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只余唔啊的乱叫。

她头一次痛恨自己是个哑巴。

可纵使她不是哑子,卫姜肯信她吗?

阿丑不知道,像是被人在心口最柔软处狠戳了一下,心脉俱裂,剧痛蔓延至四肢百骸。

那些胭脂抹在她的伤处,眼角的伤痕被卫姜抠得出了血,胭脂盖上去的瞬间,立时被血冲开。

那些人便想了法儿。

取了一根簪子,簪柄在火上炙烤,烫得簪子变了颜色的瞬间,贴到那伤口上去。

渗血的地方被高温烫得愈合,血并不流了,只剩下难看的烫疤。

烫疤周围有烧得发黑的迹象。

可——

原本就有一道疤在那里,如今再添一道,能有多少影响?

丑和更丑,原本没什么界限。

沈长清已被卫姜抱了回去,让人调令宫里最好的太医过去医治。

书娆心里害怕也染上这怪病,早掩鼻离开。

只有几个不明所以的婢子,将那胭脂尽数抹在了她脸上,然后捆住她的手脚,扔回了她在岁月楼里居住的柴房。

自生自灭,可没有人要她的性命,是老天要她死。

阿丑不知被关了多久。

四肢被缚,脸上染了那麻风病人鲜血掺的胭脂,时刻奇痒难耐,她只能拼了命地用脸去磨蹭地面。

柴房里早已经荒废了,地面上坑坑洼洼,还有着尖锐的石头。

阿丑有时被那锋利划破了皮肉,痛极之下,伴着瘙痒的舒缓。

脸上已经血肉模糊,血痕纵横,伤处没有人给她处理,已经发了炎,流着令人欲呕的脓水。

左手被药物侵蚀,筋脉俱断,早疼得没有知觉。

她动不了。

她便不住地趴在地上,周遭都是她干涸的血迹,如同一个死物,只有难以忍耐之时,才偶尔一动,机械地拿脸蹭地……

阿丑几乎以为自己快要死去。

“砰——!”

屋门被人推开。

强烈的阳光刺得她眼前一黑,看不清来的人是谁。

“算你好命,还有人肯买你这条贱命。”

谁要买她?

她这条命是卫姜的,岁月楼里的人不能随意将她买卖,除非——

卫姜不要她了。

他不要她了。

他放任她成为一个货物,让人挑选买卖。

阿丑浑身无力,她已经被关得太久,水米不进,还遭病痛折磨,早已不成人形。

但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她却忽然睁大了眼睛,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从那些人手里挣脱,一路奔向了卫府。

七岁,他从街上买回一个一无所有的她,看上她的一双妙手与妆术。

十五岁,他将她当做沈长清的影子,看中她不会反抗只会温顺承受。

十八岁,他终于知道她是无用之身,毫无价值,所以将她舍弃。

阿丑跌跌撞撞地跑着,脸上血泪交织,从那伤痕遍布的脸上落下,无端端骇人心魄。

街上有小孩儿看了吓得大哭,就势用手里头的石头砸她,准确无误地砸中了她的额头。

鲜血不住汩汩冒出,遮了她的视线。

阿丑却动也不动。

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卫府大门——喜红的绸子飘展,连房门眼里都充满了笑意。

“咱们大人可算是得偿所愿,等了十多年,终于把沈姑娘给娶回来了。”

“以后得改口叫夫人了,哈哈——”

“哪里来的丑八怪,胆敢站在门口碍事儿,赶紧走,冲撞了贵人要你的命。”

那些人说着,已撸起袖子过来要赶她。

阿丑觉得眼前一黑,头重脚轻,却忽然有一双手,揽住了她的腰肢,把她的身躯给托住了。

白首相诺岁月老

作者:弦九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白首相诺岁月老》由网络作家弦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长清,卫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可她分明什么也没做,为何要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 阿丑竭力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只余唔啊的乱叫。 她头一次痛恨自己是个哑巴。 可纵使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