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夙阙》夙兴夜寐 第五章 她非她 夙阙小说完结版

《夙阙》夙兴夜寐 第五章 她非她 夙阙小说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3:1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墨千心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夙阙》的小说,是作者墨千心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雪夜疏离的气息漫开,看天音的眼神加了层思索与探究

夙阙

推荐指数:10分

《夙阙》在线阅读

《夙阙》 免费试读


雪夜疏离的气息漫开,看天音的眼神加了层思索与探究,娘说天下间并非只有她才特别,在很远很远的上津,她的堂姐云天音更加特别,因这另一份“特别”,她记住了云天音,虽千山阻隔素未谋面,可潜意识里,似乎她和她已经认识许久许久,为了来见天音,她走出了法雨寺,走出了那方一尘不染的洁净之地,一路上不管看见什么她都没喊过一句“怕”,她坚信,她对于云天音来说也是意义非常的存在,或许她比自己更渴望有人理解,有人能够为伴……

但现在……雪夜开始不确定了。

如果她们是同类,天音为什么会用“特别”两个字来刺痛她,为什么能够绽放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为什么对普通人没有一丝排斥,为什么在怨气冲天的九华宫里生活却半点都不恐惧!

涌上心头的问题让雪夜惶恐,来时满满的希望此刻如一盏狂风中的烛火,微弱飘摇,她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不如姐姐,你每日和上百条冤魂擦身而过都不怕,我却直到今天连娘身后跟了许多年的男子都不敢正视。”她紧张地凝视天音,看着天音那张可爱的脸孔从不解到惊惧,最后强挤出一丝干巴巴的笑。

“雪妹妹的玩笑有点儿……什么鬼啊魂啊的,宫里可不许说这样的东西,妹妹我们去看看母后在做什么。”

雪夜震在原地,她就像独自立于渺无人迹的冰层下,原本她还有一只小小的手炉可以汲取温暖,而现在手炉被人一把抢了去,她想都没想死死拽住天音的手腕:“我一点儿都不爱开玩笑,你真的听不懂看不到,还是和我一样厌弃自己,不愿意承认!娘说天下间只有你和我一样特别,或许比我更特别,她没理由骗我!我娘身后一个脖子上有道渗血剑痕的白衣男子,皇伯父身后跟着的一个长舌女子,她右手牵着一个浑身青黑的小男孩儿你当真看不到?还有天欲明神殿外进不来的阴森魂魄你也看不到吗!?”

她说得这么明白,天音应该懂了吧!对——她看得到不属于阳世的、死状千奇百怪的魂魄,那些即使普通人从其身体里穿过去都无知无觉的魂魄!所以从出生她就被带到孤峰绝顶的封闭之地;所以她不能接近人群,尤其是杀孽过重的人;所以她没有朋友,一直一直都孤独地和自己说话……

天音的手腕被捏出红印,雪夜的眼眸突然间亮得让她不敢直视,她本能地想逃开,可怎样都挣不开雪夜的手。情急中她一边后退一边呼唤皇后:“母后你快来,妹妹她……妹妹她……”她怎样,天音却说不出口,她怕母后知道了再也不许雪夜进宫。

雪夜的表情从失落到自嘲,又从自嘲到绝望,稚嫩的脸庞进驻了绝望的感情,看上去十分不协调。天音在怕她,和所有人一样怕她讨厌她,应该的不是么?天音看不到,她们根本不是同类,云雪夜……依旧是天底下唯一的一个……怪胎!

眼泪渐渐凝聚,雪夜努力控制着它们不要掉下来,她死死咬着下唇,不能哭!不准哭!她没资格抱怨谁,要怨就怨自己为什么可笑地希望过、祈求过,曾经的希望有多强烈,此刻便摔得有多重。

她为什么还抓着她,松手啊,既然云天音不是她以为的云天音,她就没有必要再多看这个人一眼,多说一句话,血缘关系又怎样,只是有血缘的陌路人罢了。腥甜的味道染上舌尖,嘴唇被咬破了,两滴血珠打在衣袖上,雪夜合起眼帘猛然松手,天音猝不及防被贯力推在地上。

恰好皇后和隔壁听到声音的瑞王妃赶来,皇后一头雾水责问照看的女官:“怎么搞的!刚才不是还好好儿的?才一会儿工夫为何闹成这样?”她冲瑞王妃歉意颔首,一边揽天音在怀安抚。

瑞王妃蹲下身,一手扶着雪夜的肩,一手拖着她的下颌:“雪夜,别咬嘴唇,告诉娘亲是不是和姐姐吵架了?”

雪夜气息粗重,依旧没松开牙齿,瑞王妃急了,语气难免重了些:“雪夜!你要让我急死吗,说话!”

雪夜好容易忍住的眼泪顷刻泛滥:“她一点都不特别,一点儿都不……爹说你们为她才要回上津,我也是为她才跟你们来,早知如此,我留在法雨寺等你们就好了。娘,我们不是有自己的宅子么,不管去哪儿都好,我不要留在这儿!不要看见她!”

瑞王妃还没回话,只听隔壁“哗啦”一声,像大件儿的器皿摔碎的响动,紧跟着羽帝怒意难忍的话飘过来:“你让朕怎么接受!怎么妥协!朕做不到,换了是你你也做不到!”

皇后一头雾水,怎么大的小的都闹开了?

瑞王妃眉头紧蹙,分别看了看两个孩子:“宝晴,对不起,怪我一句不明不白的话让雪夜有所误会,我也没想到她看得这么认真。今夜我们就不留在宫里了,瑞王府早前已派人打理妥当,改日我带雪夜来给天音赔不是。”说完她不待皇后追问隔壁的事儿,抱着雪夜走出大门。

片刻后,瑞王护着她和雪夜往宫外而去,雪夜闭着眼睛缩在母亲怀里瑟瑟发抖,而平静下来的天音方才没哭,反倒看着雪夜离去眼泪汪汪地问母亲:“雪妹妹还会再来吗?我刚才是有一点怕……”她用力摇摇头:“错了,是很多点儿怕,可不是成心弄哭她,也不是讨厌她,母后,我当姐姐是不是很差劲?”

“雪夜说些什么把你吓着了??”

天音微怔,含含糊糊蒙混过去:“她的笑话有点吓人。”

皇后捏了捏她的鼻子:“平日里全宫上下就你胆大包天,这回可好,来了个制得住你的妹妹。”

“母后……”天音不依地撒娇。

“放心吧,小孩子吵架能记得几天?马上就到年下大祭了,宫宴一场接一场,你六皇叔、六皇婶必须得来,母后让他们记得带上雪夜,你要好好哄着妹妹,别再气跑人家喔。”

天音这才破涕为笑:“是,多谢母后。”

她发誓,再也不惹雪夜哭了,不就是说些鬼魂精怪么,天弈和她不还经常背着师傅寻这种稀奇古怪的故事来看嘛?刚才自己真是太没用,怎么就被吓住了。

天音没多扯其他,也没告诉皇后,她觉得雪夜身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光是看到就会觉得很痛很痛的那种伤口,而她好像又亲手把雪夜的伤口划得更深了些,这让她没法接受,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是伤药,而不是利刃,起码不能让雪夜因为她痛上加痛。

皇后派人送天音先回凤仪宫,自己则轻手轻脚推开隔壁虚掩的房门,云意衍很少动怒,即便快气昏了也一副波澜不惊的沉稳样子,而今夜她素来沉稳的丈夫却控制不了情绪,究竟所为何事?

夙阙

作者:墨千心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夙阙》的小说,是作者墨千心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雪夜疏离的气息漫开,看天音的眼神加了层思索与探究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