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卿妃,难逃》卿妃微博 第三十四章 卿儿,长本事了 卿妃,难逃帝王攻

《卿妃,难逃》卿妃微博 第三十四章 卿儿,长本事了 卿妃,难逃帝王攻

发布时间:2019-12-08 08:03:0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回忆里的蝉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姜卿,风夕的小说《卿妃,难逃》此文是回忆里的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跟在老医师身后,一路平顺。 到了地牢,他向守卫出示了一块玄色腰牌,还没看清就被他收了起来。 “这里就是空地而已,地牢怎么会在这里

卿妃,难逃

推荐指数:10分

《卿妃,难逃》在线阅读

《卿妃,难逃》 免费试读


跟在老医师身后,一路平顺。

到了地牢,他向守卫出示了一块玄色腰牌,还没看清就被他收了起来。

“这里就是空地而已,地牢怎么会在这里啊”梦寒轻抬头,看着眼前铺满白玉石砖空荡荡的场地,阳光洒在上面晃眼地很。

只见那守卫在看了腰牌之后,走到身后的一块白玉石块上从自己取出一块上面刻有“地”字的腰牌镶在上面。

“轰隆隆”脚下的地面开始震动,由远及近,一座地下城从地面上拔地而起。

她们顺延着阶梯往下走,里面的一切没有想象中那么肮脏简陋,氛围也没有阴暗恐怖。

光线很好,却没有阳光那样耀眼就像是冥界以前的月光,不强烈却让视野很开阔。

没有一个个被分隔开得铁栅栏,每个牢房都是透明的可以清晰地看清里面的陈设。虽不恐怖,但这过于安静的空旷,总让人觉得由心底深处产生的孤独。

穿过长长的牢道,走到最里侧时,突然凭空出现玄色战服的暗卫,面无表情地转动着眼珠,看了眼她们。

手一挥解除了结界,便又如同鬼魅般消失了。

还是那身儒雅的月牙色,衣服干净清爽,像是刚换的。

墨弦蜷缩在角落,整个人消瘦的厉害,之前圆润的脸变得瘦尖,连同着肩膀都是垮着,他闭着眼睛坐在那里。

“墨弦”

梦寒见到他这般模样,眼角隐隐有些酸涩。

姜卿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寒寒,不能冲动”在这透明的空间里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暗卫。、

那医师虽说也是魔界的人,但见了墨弦还是恭敬地“王爷,老朽奉冥王之命来给您复诊了”

闻言,墨弦淡漠地张开眼眸,眼光毫无焦点,苍白的嘴唇轻启“冥王?”

说完,他自顾地嘲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连带着他消瘦的身体都在抖动“哈哈.....哈哈....冥王?他也配这个称呼?”

墨弦起身,走到老医师面前,大手扯过他的衣领,面目憎恶地问“说!北冥邪到底要做什么!这般假仁假义,究竟是何居心!”

眉眼间的风雅风趣淡了许多,多了些淡漠和清冷。

咋一看,有三四分墨染的影子。

“王爷,老朽也是听命行事,咳咳......”

见状,姜卿大脑急转,递了个眼神给梦寒,便绕到墨弦身边“王爷,您多虑了,师父只是看瞧瞧您的病情的”

墨弦正要发作,正好看见抬起头的姜卿,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姜....”

姜卿摇摇头,示意他别出声,眼神一挑让他看身边的梦寒。

“师父,你没事吧”姜卿趁机拉开医师。

“没事,没事”老医师稳住身形,长呼一口气,皱纹纵横的额上渗出一层冷汗。“还是让老朽看下王爷的病情吧”

“你们怎么进来的?这里很危险的”墨弦就着梦寒的手走到床边坐下,不解地问。

.............................................

临走前,梦寒附在墨弦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才有更多的可能性,我会在外面等你”

墨弦凝着梦寒渐行渐远的身影,若不是今日再见到她,待在这里这般生不如死,他真想就这样窝囊地离开。

一切还算顺利,过了牢道,就要上阶梯离开了。

可就在此时,头顶上的牢门从外面打开,阳光也洒了进来,外面传来整齐的行礼声“参见冥王”

糟了!

姜卿她们听言,呼吸一滞,心脏也跟着抽缩起来,连忙压低帽檐,彼此紧贴着老医师身后。

黑点也从医师身上飞到了梦寒的袖子里躲了起来。

“参见冥王”她们也跪地行礼。

高大的身形背对着阳光,看不清神情,踏着阶梯居高临下地走到她们面前,身后还跟着青衣兰琴。

“看得如何?”

“回大王,文青王只是血亏并无大碍,只要按着老朽开得药膳调理,相信不出数日就可好转”

北冥邪背手而立,神情满意“好,退下吧”

“谢大王”

姜卿起身,脑袋低垂着,一双水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金丝靴,等他从眼前走过,她的心才稍稍放下。

还好,没被发现。

还没转身走几步,低惑的声音又从背后传了过来“站住!”

“妈呀,我这心脏真受不了”梦寒悲哀地喘息着,动也不敢动。

“大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这老医师回身倒是挺快,留下她俩僵直着身子背对着他们。

她们赶紧小碎步移了过去,头都快埋到地上了,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

“你,出来”北冥邪黑宝石般的眼眸犀利地盯着,正在龟缩的姜卿。

从她身边越过,北冥邪就发现不对劲,天生警觉的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洞悉得很清楚,一个医童身上一点药草味都没有,本就不寻常。

老医师眼睛不好,却在这时候看得比谁都清楚,他微眯着雾蒙蒙的眼睛回头看了眼姜卿,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快上前回话”

“卿卿”梦寒拉着她不让她走,满脸担忧“别出去”

姜卿用余光环视了下周围,他身后的青衣和兰琴都盯着她,外面还有守卫森严的魔军,若是把他激怒肯定出不去。

抽开梦寒了的手,她缓步上前,脑袋想着应对之策。

可北冥邪却不给她思考的时间,已欺身上前,一把扯开她的医帽,如瀑的秀发飞扬出来。

红点也被暴露了,还想着往外逃,却被青衣一个飞身就擒住了“哎呀,又完了”

“女人.....”老医师被眼前的情景怔住了,不停揉着自己老花的眼睛,“这医堂什么时候招了女弟子?”

姜卿没想到他会出手,手一抖,医箱摔落在地上,发出了声响。

吓得抬起头来,一双清澈水眸就这样惊慌失措地盯进他犀利的黑瞳中。

一刹那,乱舞的秀发拂在他面前,轻轻柔柔,生生拽住了他的心神。

“卿儿,长本事了,嗯?”

北冥邪宠溺地至极的眼神凝着她,但姜卿知道他这种表情是发怒前的征兆。

果然,“你说,这次又该怎么罚你呢?”

卿妃,难逃

作者:回忆里的蝉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姜卿,风夕的小说《卿妃,难逃》此文是回忆里的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跟在老医师身后,一路平顺。 到了地牢,他向守卫出示了一块玄色腰牌,还没看清就被他收了起来。 “这里就是空地而已,地牢怎么会在这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