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卿妃,难逃》卿妃的小说 第五十八章 疗伤 卿妃,难逃精彩阅读

《卿妃,难逃》卿妃的小说 第五十八章 疗伤 卿妃,难逃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08 08:03:1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回忆里的蝉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卿妃,难逃》由回忆里的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卿,风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晨光透过窗镂,温润地打了进来。 北冥邪垂下眼帘,凝着姜卿依旧昏迷的小脸。 后背伤口极深,她只能趴在床上,乌黑的长发随着北冥邪的动

卿妃,难逃

推荐指数:10分

《卿妃,难逃》在线阅读

《卿妃,难逃》 免费试读


晨光透过窗镂,温润地打了进来。

北冥邪垂下眼帘,凝着姜卿依旧昏迷的小脸。

后背伤口极深,她只能趴在床上,乌黑的长发随着北冥邪的动作而垂落在身侧。

初见时,她一身男儿装头发只及肩;如今,就快到腰间了。

“主上,药来了”青衣推开殿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去。

他抬手接过,一夜未眠倒也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疲惫痕迹,他瞥了眼青衣,沉声说“以后换兰琴来送药,你退下吧”

“主上,公主现在被幽居在长乐宫,兰琴是女儿身方便进出,这些日子若要换她来恐怕难以顾及两头”

此时床上的人儿却皱着眉头,低吟出声,似要转醒。

“墨染....”

声音细如蚊声,北冥邪并未听清,见她将醒,眼中有着压抑不住的狂喜。

“青衣”他把药递了出去,低声唤着“卿儿....”

青衣从未见过主上对谁这般温柔过,不自觉地撇了撇嘴角,看来主上这次是真得动情了。

“墨染.....”

这一声可比方才清晰许多,北冥邪欲要抚上她脸的手,停住了。

男人俊脸上温柔地喜色顿时僵住,嘴角缓缓收了回去。

躺在他的床榻上,他守了一夜,这女人还未睁开眼就敢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强烈的挫败感令北冥邪面容阴鸷,神色十分骇人。

你可真行啊!姜卿!

他愤力地收回手掌,下巴微侧,深邃的眸子恰好同她刚睁开的清眸对上,“醒了?”

见是北冥邪,她又扫视了下四周,又熟悉的摆设,她终究还是没能逃出去,兜兜转转经历了死亡还是回到原点。

她安静地点点头算是回应,动了下身子想调整个姿势,“嘶”身上的伤口仍残留着那份蚀骨的撕裂。

她只能无力地错开他摄人的目光,投向窗外。

“卿儿,可是睡傻了,嗯?本王在这,都不知道行礼了吗?”她脸上的神情和黯淡下去的眸光,他又岂会不知她在想什么!这样的反应令他更加不快。

“王上,奴婢身上带伤不便行礼,还请王上见谅”

她淡淡的说着,现在就是他要治罪估计她也起不来身。咽喉处干涸地很,即便是吞咽唾沫都带着刺痛。

“药给本王,你退下”北冥邪语气不善。

青衣看了看他的脸色又看了看姜卿,知趣地退下“是”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就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清。

北冥邪沉着脸,一言不发,掀开她背上的薄被。

背上传来凉意,她惊觉回头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那床薄被是她唯一的屏障。

“王上,你要做什么....”

他依旧不语,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折磨着她脆弱的神经。

“不—不要碰我”她开始不顾伤痛胡乱地挣扎。

“别动!”北冥邪似是不耐,双手固定住她的后背,见她还不死心地,他眉头紧拧,伸手就点了她的穴道。

姜卿察觉他的动作,她瞠着眼,恼羞成怒沙哑地喊道“北冥邪,你无耻!”

“无耻?”北冥邪轻笑出声“本王做了什么,就无耻了?”

他指尖沾上伤药轻涂在她背后,这才发现,每一次触碰伤口都能换来她身子的轻颤。

感觉背后伤口处的凉意,姜卿才意识到自己想太多,不禁羞红了脸。

“奴婢自己可以,不用劳烦王上.......”

他弯下腰,薄唇轻啄上她的伤口,鼻息间萦绕得全是伤药味与血腥味,这般突来的亲昵,令姜卿屏住呼吸,一脸的惊诧。

“北....北冥邪,你在干什么....”

他前额抵上她的鬓角,在她耳畔轻笑“你说本王要做什么?”

姜卿的脸被抵在柔软的被褥里,耳边是他肆意扩大的笑声,不免恼羞成怒“北冥邪,你给我起开”

他慢慢起身,嘴角扬着畅意的笑容“本王从不强迫女人,更何况你现在这副模样,本王还没有那么饥不择食”

大掌附上她的背,眼中满是怜惜,可姜卿却看不见。

...................................................................

青荒内,兽吼声不断,司曜满身是伤早已没了攻击力,只有墨染强撑着。

一夜的激战,不仅他们身负重伤,幽荧也体力不支。

墨染节节后退,墨绿色的戎装早已被幽荧的爪力撕扯的狼狈不堪。

“将军....”司曜重伤在地也动弹不得,只能担忧地望着。

幽荧似是拼尽灵力给墨染重重一击,墨染闪躲不及只得硬碰硬地用墨魂挡了上去。

已经与这畜生激战一夜了,幽荧生来就是黑夜的主宰,白天它的灵力会消退极快,此时若摆脱不了再往后就难了。

墨染清冷着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它,刚才那一击震得他持剑的手都在颤抖,鲜血沿着右手滑落在墨魂身上。

他蓄积灵力集墨魂,用自己的血为引给幽荧致命一击,可这畜生倒也狡猾得很,闪躲及时往林中深处逃去。

“殿下,墨染已身受重伤,现在杀他易如反掌”

仇影冷眼看着一切,忽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慢着”

“哥......”

“将军....将军....”墨弦他们沿途找了一路,临近才发现痕迹。

“将军,将军,你受伤了”南宫木婉杏眼里蓄满了泪水,小手轻颤地抚上他的伤口。

“殿下,再不动手可就没机会了”阎望着下面的人影和部分军队,急切地询问。

仇影睨着下方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南宫木婉?眼眸微缩,启唇“撤!”

“殿下!”阎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神界的人也在,本王不想节外生枝,撤!”神界的势力不容小觑,上次为了帮北冥邪已然激怒了天帝,若这次伤了神界的人,修罗界怕是岌岌可危了。

.....................................................

北冥邪额上布满汗水,见她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脸颊上也白玉无瑕,他肃然的眸底有着一丝舒心。

“主上”兰琴见北冥邪从寝宫出来,忙迎上去。

“何事?”

“公主吵着要见您”兰琴面露难色“说如果主上不见她,她便自毁灵力”

呵!北冥邪嗤笑一声,笑中带着阴寒,口吻,寒如冰彻“既然她这般不爱惜自己,那本王就成全她”

卿妃,难逃

作者:回忆里的蝉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卿妃,难逃》由回忆里的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卿,风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晨光透过窗镂,温润地打了进来。 北冥邪垂下眼帘,凝着姜卿依旧昏迷的小脸。 后背伤口极深,她只能趴在床上,乌黑的长发随着北冥邪的动

小说详情